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十八章 招人嫉妒
  傅殃有些焦躁的揉了揉额角,想到宋九月,起身去了花园的位置,傅雪雅这个妹妹她还不了解么,既然说了房间里没人,那么每个地方肯定都被翻了一遍。

  宋九月真的不在房间里,那么就只有一个结果了,对方跳阳台了,想到这,心里闷闷的。

  走了几步,就在一处植被前找到了抱成一团的宋九月,她看着还真是可怜的紧,像一只被主人丢弃了的猫儿。

  “真是蠢。”

  傅殃嫌弃的说了一声,将人扶了起来,检查了她的浑身,发现没有受伤,心里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明明有那么多种解决方法,偏偏选择了最蠢的一种,你完全可以给我打电话,宝贝儿,该利用人的时候,绝对不能手软。”

  宋九月扯下了脑袋上的草,嘴角抿了抿,那个时候她那里能想起来那么多,只想着不被傅雪雅发现就好。

  傅殃对这个人无可奈何,拉着进了屋。将人又重新送回床上后,才去书房,继续还没有开完的会。

  而宋九月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这么下去,这段关系早晚会被傅家人知道的,瞒不了多久。

  这么一想,心里更是焦躁,到时候直接离开洛城好了,反正这个地方她没有什么牵挂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,她早早的就去上班,依旧和傅殃一起,只是墨一停车的位置很巧妙,所以到现在,都没有人知道她每天是和傅殃一起上班的。

  坐在凳子上的时候,宋九月的肚子就有些轻微的疼痛,伸手揉了揉,这才想起今天是姨妈来的日子,匆匆起身去了厕所,不一会儿才回来,刚好傅殃又打了内线,让她端咖啡进去。

  从来公司上班开始,每天出入傅殃的办公室似乎已经成了家常便饭,比起其他几天都不能进办公室的秘书,宋九月可以说是非常招嫉妒了。

  这不,当宋九月再次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,苏青的眼神就变了,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,总感觉这两人之间有猫腻。

  宋九月的唇彩好像消失了……

  苏青观察的仔细,这一次她确定自己没有记错,每次宋九月从办公室里出来,都会偷偷的擦唇彩,之前的莫不是被人吃了不成。

  想到这,眼里一暗,看到揉着肚子起身的宋九月,嘴角一勾,跟在了她的身后。

  宋九月没想到这次痛经这么厉害,肚子里像在翻绞一般,一圈一圈的绞着,额头上也开始冒冷汗。

  不行,再不吃药今天非得痛晕不可。

  她起身打开门,却发现打不开,疑惑的扭了扭,依旧打不开。

  “有人吗?有人在外面吗?”

  她拍了拍门,压着声音问道,因为痛经的关系,整个人都差点儿躬成了虾米,嘴唇抿着,不死心的拍着门。

  “哗啦!”

  一通冰水从头顶上淋下来,宋九月冷得一个激灵,肚子里的疼痛更加突然决堤的大坝一样,蔓延侵略着,疼的她差点儿晕过去。

  想要给傅殃打个电话来着,这才发现自己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了,不得已,只能一直拍着门。

  是谁故意把门关着的,是谁在故意整她……

  要是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被整了,那就是个白痴。

  宋九月咬着牙,眼里闪过一丝坚定,整张脸都变得苍白,一直哆嗦着手指,最后忍着疼痛,踩到了马桶上,又从马桶上,一点一点的翻过门,只是手一滑,重重的摔到了地上。

  肚子里的疼痛刹那间不受任何阻碍般,肆无忌惮的吞噬着她。

  宋九月的手紧紧的握着,心里愤怒的发狂,为什么总是这样,她没有去招惹别人,别人却总要这么为难她。

 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,宋九月已经不知道了,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,墨一正陪在她的身边,眼里有着一抹担忧。

  “老板刚刚才走,让你好好休息,宋小姐,你这是怎么了,我发现你的时候,你的浑身都湿着。”

  墨一推了推眼镜,幸亏当时路过了女厕,不然也不知道这个人打算躺多久。

  “痛经……”

  她应该是被喂了药的,现在已经不痛了,衣服也换过了,总之整个人都很清爽,只是想到刚刚的事,就觉得一肚子的火气。

  “墨一,厕所的走廊上应该是有摄像头的吧,你能帮我拿一份过来么,就我昏迷之前的走廊视频。”

  墨一搞不懂这个人要做什么,总感觉她那里变了,又好没变,不过他没理由拒绝。

  宋九月直到这个地方只剩下自己了,眼里才闪过一丝暗沉,淡淡的抿着唇。

  墨一的办事效率很高,不出一个小时,电脑就被送到了她的病房。

  宋九月一点儿一点儿的查着,她倒要看看,到底是谁故意害她。

  当视频里出现苏青的身影时,宋九月愣了愣,这个人一直对她阴阳怪气的,她一直不觉得有什么,没想到今天,她上升到了人身伤害。

  摄像头是安装在走廊上的,并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,但是从她进入厕所,苏青就探头探脑的跟在身后,不是她,还能有谁?

  宋九月淡淡的关上电脑,对上墨一疑惑的目光,有些苍白的笑笑。

  “我只是好奇而已。”

  墨一有没有深究,命人又端来了药,看着宋九月喝下去了,心里才松了口气。

  “宋小姐,这段时间还请你忌口,医生说你就是不注重这些,才会痛的这么厉害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被一个大老爷们说这些话,宋九月或多或少还是有些羞耻的。

  不过就是痛经,也没有什么大毛病,所以休息了几个小时就出了院,有这个的保护,傅殃晚上也没有兴趣再碰她,一直待到很晚才回来。

  宋九月静静的养着身体,直到生理期走了,才收拾好自己去上班,看到容光焕发的苏青,猜出了大概自己不在,都是她端咖啡去的办公室吧。

  宋九月嘴角抿了抿,眼里有些莫名,看到对方投来的挑衅的目光,什么都没说,静静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  “装什么柔弱。”

  路过苏青的时候,听到她这么鄙视了一句,身上的香水味很好闻,她的身段也很好,其实苏青是个很美丽的女人,只是不懂得掩饰自己的光芒,太尖酸刻薄了一些。

  不过一会儿,傅殃又招她进办公室,宋九月这次没有犹豫,相比平时的躲躲闪闪,这次倒是显得有些兴奋。

  眼里闪过了一丝光亮,偷偷的摸过一旁的笔,放在了自己的袖子里,轻手轻脚的去泡了咖啡,打算端进去。

  路过苏青的时候,对方依旧没有给过什么好脸色,满脸的讽刺和讥诮。

  宋九月没有理,推手打开了办公室的门,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傅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