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五十九章 以牙还牙
  傅殃不忙的时候便不忙,但是忙起来就像一个陀螺,虽然大多数时间,在外人的眼里他都是浪荡不羁,无所事事的,但是宋九月知道,只是这个人把一个月的工作量压到了几天而已。

  “你的咖啡。”

  傅殃已经好几天没回去了,这个时候看到宋九月,只觉得想的厉害,一把拉过了人,抱在怀里禁锢着。

  “生理期结束了?嗯?看样子今晚我该回去一趟了。”

  宋九月没有说话,看到桌上堆着的一大堆文件,眼里闪过一丝什么,嘴角突然有些弧度。

  “批改文件这种小事,不是应该交给秘书来做么,我拿出去帮你分担一点儿吧。”

  傅殃挑挑眉,这个人什么时候知道为她着想了,嘴角一勾,将人又抱了满怀。

  “宝贝儿懂事了,知道心疼我了。”

  尽管在这之前,他并没有让外人动过这些文件,但是既然这个人那么听话的开了口,他又干嘛要拒绝。

  手一挥。

  “把这些给我带出去一下,宝贝儿今天这么听话,晚上重重有赏。”

  宋九月假装没有听到这句话,将文件抱在了怀里,转身打算出办公室的门。

  拉开之前,袖子里的笔动了动,拿出来小心翼翼的在最上面一份文件上划了划,做完这一切,才拉开了门。

  有趣的是,苏青正侧着头靠在门上,可能没想到她出来的这么快,脸上闪过一丝怔愣,不过也只是一瞬,便理了理自己的发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。

  宋九月顿了顿,随手关上了门,声音有些疑惑。

  “苏小姐,你趴门上干什么?”

  苏青咬咬牙,冷哼了一声,正打算回自己的座位,就听到宋九月的声音。

  “傅总让你把这个文件签一下,签好后直接拿下去,他不用看了。”

  “总裁他真这么说了?”

  苏青的脸上闪过一丝兴奋,难道是这几天的勤劳都被对方看在了眼里,觉得她比宋九月更好?

  能到得到傅少完全的信任,这就是苏青一直梦寐以求的。

  想到这,看着宋九月的目光满是嘲讽,不屑的撇撇嘴。

  “你也就是个花瓶,除了端茶送水,什么都干不了。”

  宋九月没有反驳,看着对方接过文件,嘴角微微的勾了勾,侧身去了自己的位置。

  你别得意,有你好受的。

  下午的时候,就看到一群公司高层匆匆的走了上来,脚步带风,看样子是有什么急事。

  宋九月淡定的喝了一口咖啡,反正不干自己的事。

  而办公室内,一群人看着懒散坐着的傅殃,嘴里干燥,像是含了一口沙子般。

  “老板,坏了,今天上午的那个合同,原定的十个亿竟然变成了三十个亿。”

  这可不是一般的差距啊,要是搞不好,所有的人都得卷铺盖走人。

  傅殃挑挑眉,不知怎么的,心里闪过了一丝光亮,只是那丝光亮到底是什么,他没有看清。

  “去问问宋九月,文件是谁处理的。”

  傅殃揉了揉眉头,端过一旁的咖啡喝了一口,静静的等着,不一会儿,苏青就被叫到了办公室。

  苏青本以为这个人会夸自己什么的,只是看到高层都在,且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些严肃,心里就紧张了起来。

  “总……总裁,是发生了什么事么?”

  高层的目光静静的打量着这个女人,这下可闯大祸了,二十个亿的差距,卖了她也赔不起。

  傅殃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个人,有些嫌弃的撇开了头,倒是一旁的市场总监开了口。

  “苏青,你知不知道这次闯了大祸,与东欧的那个合同,原定的十亿变成了三十亿,现在对方就咬着这点不松口,公司平白无故亏损二十个亿。”

  苏青的脸一下子就苍白了起来,整个人哆嗦的厉害,有些惊骇的把傅殃看着,眼里差点儿飙泪。

  “总裁,不是我……”

  “哦?你说不是你签字的?”

  傅殃的脸上有些似笑非笑,指尖淡淡的把嘴唇抚着,想到什么,眼里一亮,那女人总算是知道反击了。

  “二十个亿,苏青,你拿什么赔,从明天起,不用来上班了。”

  苏青差点儿哭了,当初进盛腾,花了她多大的力气,所有人都羡慕她能够在盛腾工作,能够离傅殃这个国民老公这么近。

  可是现在犯了这么大的错,对方没有把她送进监狱,已经算是天大的恩赐了。

  “总裁,我……我不想走,我可以弥补的,以后我一定好好干。”

  苏青慌忙上前,想要抓住傅殃的胳膊求求情,但是被对方躲避了开。

  “不想走,看来你是想赔钱了?”

  傅殃的声音云淡风轻的,眼白都不曾给苏青一个。

  苏青一顿,她拿什么赔,恐怕几辈子加起来,也挣不到这么多钱吧,这么一想,脸上灰白的厉害,不再说话,垂头如同要死了一般。

  “我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  她强装镇定的转身,想到那文件是今天宋九月递给自己的,眼神闪了闪,会不会是她?但是想了想,宋九月要是这么厉害,也不至于被她压着这么久了还不反抗。

  想来想去,也只能把一切归结于自己倒霉,收拾东西的时候,还往宋九月那边看了一眼,发现对方无动于衷,似乎压根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心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  一定是其他人了,嫉妒她能跟总裁走得这么近,等她有机会回来,一定弄死那群贱人。

  苏青愤愤的捏着拳头,直到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完,才抱着箱子离开。

  在宋九月没有来之前,苏青是所有秘书中与傅殃接触的最多的一个,早已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,所以她这么一走,其他秘书差点儿放鞭炮了。

  而总裁办公室,高层们都静静的把傅殃看着,这个事情,除了他,还真指望不上其他人。

  但是总裁在他们看来是无所不能的,从盛腾创立到现在,挺过了那么多次难关,还不是发展起来了。

  “老板,就这么放她走了,那公司的亏损怎么办?”

  “难道留着她就能不亏损了,你看她像赔得起的样子么,通通滚出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