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六十五章 怎么忍心责备她
  反正傅殃自己把这件事交给她的,至于做什么,那就是她自己说了算吧。

  宋九月眼里闪过一丝光亮,从柜子里取出一个大碗,开始打着鸡蛋,光是这样一个个的敲下来,她就觉得有些手酸了。

  顶层办公室那么多让人,每人一份恐怕就得做很多了,况且有些还是爷们儿,人家肯定不止吃一碗的。

  宋九月对自己要做的蛋炒饭还是很有信心的,握着勺子开始翻炒,因为锅太小,她不得不做十几份,一盆一盆的端出来。

  而外面,众人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,今天的厨师是怎么回事啊,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做好饭。

  顶层办公室里,满满的都是怨念。

  宋九月依旧挥着铲子,搅了这么几锅下来,她的手早已酸的动不了分毫,围着围裙,坐在一边擦着汗,看到进来的几个厨师,长长的舒了口气。

  “做好了,你们端出去吧。”

  几个厨师傻眼了,搞什么,就一个蛋炒饭?这次老板可是也留下来吃饭了啊,要是让他知道这次的午餐是蛋炒饭,估计大家都得被炒鱿鱼吧。

  “端出去啊。”

  宋九月催促了一声,开饭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,对于傅殃那个守时狂魔,耽误时间恐怕是最不能忍的事情。

  几个厨师也觉得没有办法了,总不能这个时候再重新做吧,几人眼睛一闭,将东西端了出去。

  众人看到一钵一钵的蛋炒饭,心里蔓延着不好的预感,总不能今天的午餐是蛋炒饭吧,这估计是有史以来最穷酸的一次午餐了。

  “有没有搞错啊,厨师还想不想干了,等了半天就一碗蛋炒饭,你逗我呢?”

  “我的龙虾呢,鱼呢,我不要吃蛋炒饭。”

  女秘书们满脸委屈,知道这是宋九月做的后,更是在心里把人骂了个半死。

  大家怨声载道的,都不想动手,反正觉得没有食欲。

  这个时候,傅殃的办公室门打开了,那人一身矜贵的走了出来,缓缓的在一张桌子前坐下,而他的助理墨一,亲自去端了两碗蛋炒饭,两人面对面坐着,吃的很香。

  老板吃蛋炒饭……

  这么没有水平的东西竟然进了老板那张高贵的嘴里。

  众人马上觉得受到了鼓舞般,也许今天的午餐只是老板想考验一下大家吃苦耐劳的精神,想锻炼大家坚强不屈的意志力。

  所以一瞬间,众人便如同打了鸡血般,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,到最后,一些平时嚷嚷着减肥的女秘书,还不怕死的吃了好几碗。

  这可苦了厨房里的宋九月,正打算坐旁边休息一会儿,就听到厨师跑过来说,蛋炒饭还不够,还得再做。

  所以宋九月不得不又开工,哪里知道这群人的战斗力这么厉害,她又做了一份,像刚刚端出去的那么多。

  本以为这次应该够了,但是半小时后,厨师又跑了进来,说是还不够,还得加。

  宋九月累的手都抬不起,只能咬牙坚持着,又做了一份,做完后,她的眼睛已经有些睁不开了,累的只想睡觉。

  而外面,众人撑的想吐,但是在老板面前,不得不保持着自己高雅的姿态。

  “嗝~”

  一位高层忍不住打了一个长长的嗝,在安静的空间显得异常响亮,众人低头,想笑却还得憋着。

  墨一的眼里也闪过一丝笑意,推了推眼镜,有些腹黑的想,宋小姐其实做的不错,只是忘了准备汤,光是蛋炒饭太干了些。

  “今天的厨师不错,告诉她,可以休息了。”

  傅殃破天荒的吃了三碗,差点儿把众人的眼珠儿都给惊了下来,一些秘书暗暗的在心底做了记号。

  老板喜欢吃蛋炒饭……

  傅殃优雅的接过一旁的手绢擦了擦嘴,淡定的端了一杯茶进办公室,众人的神经这才完全松懈了下来,一个个的都瘫在了座位上。

  “我的妈呀,我发誓,这辈子都不会再吃什么蛋炒饭了。”

  “好咸,这厨师到底是怎么混进盛腾来的。”

  有人低声抱怨了一句,毕竟宋九月被罚扫地和做饭的事情,只有那些女秘书们清楚,其他人都以为这是今天的厨师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。

  宋九月浑身油烟味儿的从厨房出来,眼皮都已经不想睁开,可是现在还没有到下班的日子,她只能回了自己的座位,要死不活的趴着。

  刚刚睡着,旁边的电话就不要命的响了起来,接起来一听,傅殃冷淡的一个字。

  ——茶。

  宋九月没有办法,重新泡了一杯茶进去,看到一身云淡风轻的傅殃,不知道为什么,她觉得很委屈。

  “知道你哪里错了吗?”

  傅殃挑着眉,端着宋九月递来的茶,低头喝了一口,才淡淡的开口说道。

  宋九月觉得委屈的很,平白无故被罚扫地,做了那么多人的午饭,她现在整个手臂都酸的发抖,端茶的时候,有好几次都溅到了自己手上。

  他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……

  越想,宋九月就越发觉得委屈。

  “我问你知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?”傅殃依旧不依不饶地问着。

  “我哪里错了?”

  宋九月抬头,疑惑的看着这个人,她在他的身边,已经够小心翼翼了,到底是做了什么,惹他这么不高兴。

  傅殃的心里憋着一团火,原来这女人压根儿就没有把昨天的事情放在心上,不说他和那个女人什么都没有,假如他们真的有什么,这女人也该像其他那样,吃吃醋吧。

  她倒好,竟然还关门,误会他出卖色相,他这样的身份,用得着出卖色相么。

  傅殃心理腹诽了一阵,刚想抬头把这个人好好的数落一阵,可是视线只看到了那个人窝在沙发里的身影。

  睡……睡着了?

  这就像一个拳头砸在了棉花上,不疼,但是憋屈的很,所以傅殃现在整个人都差点儿炸了。

  但是当看到宋九月眼角还挂着的泪滴时,只觉得好气又好笑,这个女人真是像个孩子,这么无害,让他怎么忍心责备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