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六十六章 连自己都保护不了
  宋九月这么一睡,直接睡到了下班,外面的人都已经走光了,只有傅殃的办公室里还亮着灯。

  傅殃没有办法,把人打横一抱,直接抱到了怀里,朝着楼下走了去,上车后,也没有放下人,而是托着她的脑袋,就怕这神经大条的人突然滚下去。

  可能是因为今天实在太累了,宋九月这么一睡,直接睡到了第二天,醒来的时候,傅殃已经走了,只有秋姨还在下面忙着。

  “宋小姐,早餐在桌上,先生说今天不用去上班了,你好好休息。”

  “真的吗?!”

  宋九月眼里闪过一丝光亮,本来还焦躁着待会儿还得去上班,她的手依旧酸软的厉害,恐怕连杯子都端不稳,没想到傅殃还是挺有良心的。

  这么想着,她舒舒服服的坐上桌吃早餐,中午的时候又看了电视剧,外面实在太热了,她要是出去,恐怕会被晒化不可,所以打消了去傅殃的别墅周围转转的想法。

  说起来,她来这么久了,竟然都还没有把这个地方走遍,傅殃是个追求精致的人,他下令让人建造的地方,每一次看都有亮点。

  直到下午,宋九月才懒懒散散的走出去,只是刚转到一半,她就听到一声很小的猫叫声,很软,应该是刚出生生不久的奶猫。

  小黑最近被傅殃不知道送到了哪里,否则看见这种软软的小猫,非得一口吞了不可。

  宋九低头,在草丛里细细的翻着,直到找到那只软软的白猫,心里一喜,马上把它捧了起来。

  它竟然还是异色双瞳,一蓝一褐,看着就如同小仙女一般。

  宋九月把它抱进了屋,上网查了查奶猫应该喂什么,秋姨却在一旁开口了。

  “猫都应该喂猫粮的,超市有适合奶猫的猫粮,宋小姐,你先坐一会儿,我现在就去买。”

  宋九月摸着猫毛,听到它软软的叫声,只觉得整颗心都要化了,所以傅殃回来的时候,她立即把奶猫抱了过去。

  只是傅殃的脸色似乎僵了僵,眼里闪过一丝暗沉,一双眼眶直勾勾的把宋九月盯着,薄唇轻起。

  “扔了。”

  剪短的两个字,让宋九月脸上的笑瞬间耷拉了下去。

  “我要养它!”

  “墨一,把它拿去扔了。”

  傅殃越过宋九月,表情阴沉,与平时嬉笑的人完全不一样,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。

  墨一有些抱歉的对宋九月笑笑,动作极快的夺过了她手上的猫,往后一退。

  宋九月的反应能力怎么能和这些人比,所以意识到猫不见的时候,马上转身拉住了傅殃。

  “算我求你了行么……”

  傅殃挑挑眉,难道这女人不知道自己不喜欢那些软弱的东西么,那么弱小,处处需要人保护。

  “宋九月,你自己都没有能力保护自己,哪里来的勇气要保护它?”

  不就是养一只猫么,为什么要把它上升到这个高度,宠物只要负责乖巧就好了,它又不会惹祸。

  “我会保护好它的……”

  宋九月垂着眼睛,眼里闪过一丝坚定,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破开了一般。

  “墨一,把它带回来。”

  傅殃淡淡的说了一声,话音刚落,墨一就从大门拐角走了进来,手里正提溜着那只奶猫,毫不怜惜。

  宋九月马上心疼的跑了过去,将猫捉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  她刚刚的话,本来只是随便说说,想要敷衍一下傅殃的,可是不久后,她就知道了傅殃的话的意义,她没有能力去保护好这个小东西。

  “宋小姐,你养猫的时候注意一点儿,不能让它掉一根猫毛在这屋子里,不然老板一定会发火的。”

  墨一小声的对着宋九说了一声,心里其实也挺惊异的,他跟在老板身边这么久,自然知道他有多讨厌这些东西,只是这次,他竟然允许宋小姐养猫,宋小姐果然是特别的。

  墨一得出了这个结论,对宋九月在老板心中的地位又有了新的认识。

  宋九月抱着猫,心里依旧有些委屈,看着坐在对面气定神闲的傅殃,突然觉得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他了。

  有时很温柔,有时又很冷酷。

  “那个,亦白哥怎么样了?我想去看看他,可以吗?”

  “明天你跟着司机去。”

  傅殃喝了一口茶,连眼神都不给宋九月一个,几人吃过了饭,他就开始去楼上的书房里忙着,似乎总有开不完的会。

  宋九月抱着奶猫坐沙发上看电视,给它喂着秋姨买回来的猫粮,直到有些想睡了,才将猫抱进怀里,想要上楼。

  “宋小姐,我劝你别把猫弄上楼,老板会直接把它丢下来的。”

  宋九月的脚步一僵,停下来愣愣的看着墨一,眉头蹙了蹙。

  “他为什么这么讨厌猫?”

  “老板对这种软萌的东西过敏,要是碰了它们的毛,会起红疹子,他喜欢像小黑一样,霸气一点儿的动物,你要是养只狼,他估计会很高兴。”

  墨一的眼里笑眯眯的,端详了一会儿宋九月怀里的猫,弹了弹它的耳朵,十分受用的挑挑眉。

  “我知道了,秋姨,猫就麻烦你了。”

  宋九月没有办法,要是傅殃真的要把猫扔下来,她还真不敢阻拦,指不定他会把自己一起扔下来。

  所以把猫交给秋姨后,她上楼,去浴室仔仔细细的洗了澡,确定身上没有猫的味道了,才松了口气,披着睡衣出来。

  刚踏出浴室,与进卧室的傅殃碰了个正着,两人都顿了顿,傅殃却是直接把她抱了起来,往床上一扔,自己也像叠罗汉一样压了上去。

  不一会儿,房间里就是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,只是现在的一切,对宋九月来说都是折磨,其实她一点儿都不舒服,她很疼,可能是因为心里紧张的原因,但是为了配合傅殃的动作,她不得不演着戏。

  每次他停下来的时候,她就觉得解放了一般,今晚也是一样。

  一切结束后,傅殃有些餍足的把宋九月抱着,嘴角勾了勾摸了摸对方汗湿的头发,声音软了几分。

  “睡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