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六十八章 撞破好事
  “你拿着我的财产,完全可以过上很好的生活,我怕就怕……你用我的钱,包养小白脸,还给我生一个干儿子,宋九月,你要是敢这样,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  傅殃脸色苍白的捂了捂嘴,肩膀上的血流的更厉害。

  宋九月被吓懵了,除了哭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。

  “傅殃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
  傅殃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想着这女人真是好骗,眼尾弯了弯。

  正想再说点儿什么,汽车已经到家了,郁闷的撇撇嘴。

  宋九月擦擦眼泪,将傅殃扶起来,他的整个身子,都搭在她的身上,让她有些吃力,但还是咬咬牙,什么都没说。

  墨一觉得自家老板畜生,其实不想想,他自己也挺畜生的,因为他完全没有上去帮忙的打算。

  瞥到老板脸上的惬意,想着宋小姐真可怜。

  宋九月将傅殃扶到了沙发上,转身一把拉过墨一的衣领,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。

  “取子弹,你愣着干什么?!”

  墨一的眼镜都差点儿被拽飞出去了,看到宋九月满脸的愤怒,嘴角抽了抽,龟速的去拿医药箱。

  宋九月这才握着傅殃的手,眼眶通红,但是眼神坚定。

  “你再坚持一下……傅殃,你不会死的。”

  傅殃第一次看到这个人为自己发火,露出那么有气势的一面,心里酸酸麻麻的,眼睛垂了垂,那种心上突然开了一朵花的感觉,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

  墨一拿来了医药箱,撕开了傅殃肩膀处的布料,拿过消毒镊子,认真的取着子弹。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

  傅殃淡淡的开口,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似乎只是下意识的开口。

  “我有点儿疼……”

  宋九月握着对方的手紧了紧,瞥到镊子已经钻进了他的肉里,脸上一白,低头在对方的嘴上啄一下。

  “你坚持一下。”

  傅殃的心里抖了抖,掩下眼里的思绪,他怕再演下去,最先受不了的是自己,抿唇不再说话。

  墨一的手速很快,马上就给他取出了子弹,然后止血,上药,包扎,不过几分钟的时间,就把一切都搞定了。

  宋九月眼眶红了红,这才松了口气,看到傅殃的脸上恢复了血色,打算松开握着他的手。

  “还是很疼……你再亲一下。”

  傅殃闭着眼睛,又淡淡的说了这一句,到这个时候了,宋九月怎么可能不知道刚刚他在耍自己,但是因为愧疚,她还是俯身,在对方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  墨一假装自己眼瞎,老板什么伤没受过,这种只能算是小伤,只要把子弹取出来就没事了,所以他没有把对方送去医院。

  不过老板遇到过那么多次危险,大到甚至差点儿丢了性命,从来没有喊过一声疼,刚刚那声疼,是发自内心的,在宋小姐的面前,他似乎更有人味了一些。

  “再亲一下,最后一下……”

  某人恬不知耻的要求。

  “傅殃,你不要太过分。”

  宋九月压抑着愤怒的声音,懒得再搭理这个人。

  而墨一已经让人去查这件事,只是得出的结果很失望,对方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
  ……

  宋九月已经两天没有去上班了,所以到第三天的时候,她根本不用傅殃催,大早的就坐上了对方的车。

  顶层没有了苏青,似乎空气都清新了一些。傅殃只是受了点外伤,并不打紧,加上公司还有几个大买卖等着他处理,所以休息了一天之后傅殃又来上班了。

  宋九月依旧做着端咖啡的工作,不过每次都会被傅殃以工作的名义揩点儿油罢了。

  只是今天这油似乎有些过分了。

  宋九月低头,看着已经把手伸进了自己衣服里的人,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。

  “我……我想出去了……”

  “做完再出去。”

  傅殃直接把人抱了起来,向着一旁的休息室走去,宋九月拒绝不了,只能又闭着眼睛承受着。

  只是忘情的两人自然不知道办公室的门这个时候已经打开了,沈染那张娇俏的脸出现在门口,很好奇今天竟然没有人阻拦她,脸上闪过一丝惊喜,抬脚就进了屋,刚想叫一声傅殃哥,她就听到了一旁休息室里传来的声音。

  很低沉,很暧昧,她虽然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,但是没吃过猪肉,总见过猪跑吧。

  沈染的脸瞬间红了起来,只是当听清那两个人的声音时,整个人一顿,如晴天霹雳般,直接顿在了原地。

  那个女人的声音她知道,上次的KTV,她特意留意过她,因为她长的还行,又是傅殃哥的嫂子,在厕所走廊的时候,她还特意整了她。

  只是现在,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两个人竟然……竟然做那种事情……

  当初别人告诉她,防着一点儿宋九月的时候,她还不以为然,毕竟两个人的身份摆在那儿,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才对。

  可是赤裸裸的现实就摆在面前,那两个人上床了,看起来还不止一次。

  沈染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,像是不小心揭开了那层遮羞布,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。

  她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,防止那些惊讶从嘴里冒出来。

  离开……

  离开这里……

  绝对不能让傅殃哥发现,不然也不知道对方会把自己怎么样,这个秘密,应该可以撼动上层社会了吧。

  沈染颤抖着手指,连身体也抖了起来,只觉得传入耳朵里的声音是如此刺耳,刺的她耳膜发疼,想要走,可是身体却没出息的发软,软的她想哭。

  好不容易平复了自己,她才抹了抹脸上的泪,轻手轻脚的出了办公室。

  换作平时,听觉灵敏的傅殃不可能听不出有人进了自己的办公室,但是今天他正忙着做羞羞的事儿,整个人都很沉沦,哪里会去想其他的。

  沈染跌跌撞撞的下了楼,直到上了自己的车,她才彻底释放了自己的哭声,不是伤心,是被吓的,自己不小心知道了这么大的秘密,就如同怀揣着一个炸弹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出来。

  又过了一个小时,她才把汽车开离了盛腾大楼,直到回了沈家老宅,才觉得自己仿佛新生一般。

  沈白正坐在一旁喝茶赏花,看到这个平时总爱去外面胡闹的妹妹,眉头蹙了蹙。

  “你这是干什么去了,怎么脸色那么苍白?”

  沈染抬头看着自己的哥哥,又望了望周围,确定没有其他人在,才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