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六十九章 是谁主动的?
  “哥,我该怎么办,我不小心知道了一个秘密。”

  沈染哭的悲悲切切的,和平时那个张扬跋扈的人完全相反。

  沈白揉了揉眉头,不就是知道了一个秘密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“什么秘密,说来听听。”

  沈染的哭声骤然一顿,突然吞吞吐吐了起来,走近了几步,才在沈白的耳边轻轻说到。

  “哥,我……我刚刚去傅殃哥的办公室,他和那个宋九月……正在……上床……”

  沈白的眼睛陡然睁大,满脸怒气的看着他这个妹妹。

  “小染,就算傅殃不喜欢你,你也不用编造谣言来诋毁他吧,这些话还是少说,你知道的,祸从口出。”

  “哥,真的,我真的亲耳听到的,就在傅殃哥办公室的休息区,我也很害怕,所以才跑了回来。”

  沈染的眼里还挂着泪珠,看样子是被吓的不轻,而一旁的沈白已经低头沉思了起来,良久才说了话。

  “不管是不是真的,这件事你都得烂在肚子里,要是傅殃追究起来,我也帮不了你,明白么?”

  “我知道,哥。”

  将秘密说出来,沈染的心里总算好受了,末了又开始诅咒宋九月,没想到她真的是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,傅殃哥怎么就偏偏和她上床了。

  沈染的嘴角撇了撇。

  她却不知道的是,自己的那个哥哥晚上就去找傅殃了,还亲自把傅殃约了出来。

  傅殃当然没有拒绝,沈白算是他玩的好的哥们儿中的一个,平时大家一起花天酒地习惯了,大半夜的出去也是常事。

  这次见面的地方依旧是KTV,只是他去了才发现只有沈白一个人,他的面前已经摆了好几个空酒瓶,看样子是在借酒消愁。

  “你今晚这是怎么了?感觉心事重重的样子。”

  傅殃坐了下来,想着这人该不会是失恋了吧,可是沈白是谁啊,那是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的人,女人在他眼里也就一天的保质期,所以这样的人压根儿就不存在失恋的事儿。

  “傅殃,你和宋九月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别告诉我,饿了这么久饥不择食了,连自己的嫂子都不放过。”

  沈白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,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这个人,好么,在女人这方面,这人还真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

  傅殃挑挑眉,这人是怎么知道的,还是说自己表现的太明显了?

  “别猜了,总之我就是知道了,我就想听听你怎么想的,你知不知道这件事要是曝光了,对你们傅家有多大的影响。”

  沈白叹了口气,还是第一次这么为一个傻逼担心,你说说你和谁发生关系不好,偏偏要吃窝边草。

  傅殃拿过桌上的酒,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,看到沈白的脸上隐忍着风暴,知道这人怕是已经忍到极限了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别担心,我已经和哥说好了,让他回来离婚,应该不远了才对,宋九月只能嫁给我。”

  沈白抽抽嘴角,看来这个人是完全没有想过,宋九月一个大姑娘,先是嫁了哥哥,后嫁给弟弟,到底会被别人这样诟病。

  “是宋九月主动的?”

  可是那人看起来不像是这种女人啊。

  “不是,是我强迫她的,我看上她了,她不从也没有办法,反正她和我哥的那个狗屁婚约,我可没算过数。”

  沈白狠狠的喝了一口酒,看这人的样子,是已经下定决心了,他再说什么都没有用,只能叹了口气。

  “你好自为之吧,宋九月摊上你,也真是倒霉。

  两人又喝了一会儿酒,才各自离开,不过傅殃一直好奇,沈白到底是怎么知道的,他的公司肯定不敢有人嚼舌根,难道是夏冰?

  这么一想,对夏冰就有些改观了,那女人该不会喜自己吧,想到这,浑身开始冒鸡皮疙瘩。

  傅殃回了家,上楼的时候看到宋九月已经睡着了,其实今天沈白的话提醒了他,他自己倒是不介意宋九月结过婚,但是宋九月呢,她介意吗?

  这件事不管怎么说,反正被别人知道了,两人都得承受一番舆论。

  傅殃叹了口气,将人搂的紧了一些,想着想着,便睡了过去。

  这也是他一直无意间锻炼宋九月的原因,她不能一直这么懦弱,要成长起来,和他一起承受那些风暴。

  第二天的时候,周末不用上班,宋九月带着小猫出去,想要为它买一个项圈,可是又不知道这家伙适合什么颜色,所以想来想去,她把猫带在了身边,亲自去店里挑选,而司机在远处等着。

 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,冤家路窄。

  沈染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就会遇到宋九月,眼里闪过一丝愤恨,就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勾引了傅殃哥,她就该去死的。

  沈染的双手捏的紧紧的,嘴唇咬的发白,要是手里有把刀的话,她估计会冲上去,在对方的脸上来两刀。

  宋九月挑好了铃铛的项圈,回头的时候,却发现猫已经不见了,她有些焦急的站了起来,在店里四处寻找。

  上次在KTV里,她并没有仔细的认人,所以沈染虽然认识她,但是她却是不认识沈染的,所以路过她的时候,很有礼貌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不好意思,请问你看到一只白色的猫了吗,很小,眼睛有两种颜色。”

  沈染看着在自己身边焦急的说着话的女人,眼里闪过一丝讥诮,但是知道自己不能急,要慢慢来。

  “没看见,可能是出去了吧,你去外面找找看。”

  沈染本就长的乖巧,这么一笑,宋九月毫不犹豫的就相信了她说的话,去外面找了一圈儿,依旧没有,焦急的眼眶发红。

  沈染跟着走了出去,看到不远处的冷藏车,眼里一闪,嘴角残忍的勾了勾。

  “那个,你说的猫是不是很小,长的很可爱,我看到它进了冷藏车里了。”

  沈染指了指不远处的冷藏车,又嘀咕了一句。

  “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冻死,里面的温度可是很低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