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七十章 找沈家算账
  宋九月吓得脸色发白,匆匆的跑了过去,脚一抬就上了车,而沈染跟在后面,看到她上车后,直接关了门。

  冷动车里的温度那么低,就不信这人还能活着出来。

  想到这,她的嘴角勾了勾,欢喜的离开了这里。

  这种女人就是贱,明明都已经结婚了,还要出来到处勾搭人,活该冻死她真是便宜了,就该把她拉去河边浸猪笼。

  沈染恶毒的想着,快速的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而宋九月在意识到门已经被关上的时候,眼里闪过一丝惊慌,不停的拍着门,但是丝毫没有动静。

  “有人吗?有人在外面吗?救救我……”

  冷动车的四周是封闭的,甚至还有一些隔音的效果,宋九月的声音就如一滴谁汇进了大海,没有一点儿动静。

 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要死了,因为太冷了,冷的她浑身发抖,她只穿了一件裙子,根本不保暖。

  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,她们之间难道有什么仇不成,可是她根本就不认识她……

  宋九月把自己抱作一团,连吸进的空气都变成了冰渣子,不停的冰冻着她的心,她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。

  不行!

  不能死!

  她为什么要这么死的不明不白,宋九月咬咬牙,站了起来,开始在车里面跑步,尽管冷的想把自己抱作一团,但她清楚,如果真的抱作一团,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,她在新闻里看到过这样的报道,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因为怕冷,停下来。

  否则,血液会更快的冰冻住,那个时候没有人能够救得了她。

  宋九月咬咬牙,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,疯狂的想要活下去,当初墨一说的对,她已经受够了总是被挑衅嘲讽的日子了,她要改变,轰轰烈烈的改变。

  宋九月更加快速的跑了起来,现在算起来,应该是在与死神赛跑才对,她只期盼有人能发现自己不见了,然后来救自己,在这之前,她一定不能停下来。

  司机在汽车里等着宋九月,等了半小时还是发现对方没有出来,疑惑的下了车,去店里转了一圈儿,发现只有那只猫可怜兮兮的蹲在一旁。

  “请问,这只猫的主人去哪里了?”

  店员摇摇头,她们还以为这猫被主人抛弃了呢。

  司机意识到不对劲儿,马上打了傅殃的电话,关于宋小姐的任何事情,他都不敢马虎。

  傅殃赶过来,调查了周围所有的摄像头,一切不过短短的十分钟而已,当看到沈染将宋九月关了进去时,心里一凉,马上让人把冷藏车的车门打开。

  寒气弥漫,像一团雾气朝大家扑过来,

  而宋九月,已经倒在了地上,连眉毛上都是冰渣子,傅殃的脸上染了风暴,马上把人抱了起来,送去医院。

  那一瞬间,他是真的有些害怕了,害怕这个人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  “老板……”

  墨一看着在走廊上吸烟的人,他的脚边已经摆了一地的烟头,尽管医院有不能吸烟这条规矩在,但是都没有人上来阻止他。

  “把视频拿去沈家一份,看他们舍不舍得这个宝贝儿女儿去坐牢。”

  傅殃的嘴角有些残忍,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到傅家的头上,真当傅家没人是不是。

  她沈染敢这么做,就要承担后果!

  视频被墨一送去沈家的时候,沈家人就慌了,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做出这种事。

  “啪!”

  沈周一个响亮的耳光印在了沈染的脸上,眼里愤怒难忍。

  “爸……”

  沈染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从小就没打过她的爸爸,这次居然为了这个事情动手打她,难道宋九月不该死吗,她那样放荡的女人,早点儿死了才好。

  “小染,你还在读大学,这件事要是交代不好,你这一辈子就完了,你怎么这么糊涂啊,你再怎么不喜欢宋九月,那也是傅家的人,傅殃要是有心送你去坐牢,大家都帮不了你。”

  李芝满脸的恨铁不成钢,沈家是很强没错,但是这件事他们根本占不到理,人家手握着证据,那就是能置她于死地的命门。

  沈染这个时候才惊慌了起来。

  坐牢,她怎么能坐牢呢……

  老师会怎么看她,同学会怎么看她,洛城的人会怎么看她……

  “爸,妈,你们要帮我,我不想坐牢。”

  沈染哭了起来,她要是坐牢了,这一辈子就毁了,洛城的上流社会根本容不得一个有过犯罪前科的人。

  沈周揉了揉额头,这下算是麻烦大了。

  “帮你?宋九月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,她要是死了,你就等着坐牢吧。”

  沈周一脸的坚定,真没想到自己还能养出一个这么心狠手辣的女儿。

  沈染泣不成声,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,期盼宋九月别死。

  而这边,宋九月依旧在抢救,她做了很长的一个梦,梦见自己在冰天雪地中,瑟瑟发抖的抱紧自己,到后来身体已经有些发热,她情不自禁的想要脱衣服。

  她知道这是一个人被冻死的前兆,极寒反热,只是一种错觉而已,她是真的要死了……

  她还有很多事没做,还有很多东西想要去尝试,怎么能死。

  宋九月不停的鼓励自己,从黑暗中醒过来。

  “她的求生意识很强,只要能够醒过来,好好休养,应该就没事了,幸亏她之前做过一些自救的措施,不然被冻那么久,肯定会截肢的。”

  医生摘下了口罩,对着傅殃说到,语气里有些感叹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傅殃坐了下来,一只手握住了宋九月的,脸上有些欣慰。

  直到晚上,宋九月才悠悠转醒,看到床前趴着的傅殃,知道自己还活着,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
  活着就好。

  “你醒了。”

  感觉到她的动静,傅殃抬起了头,眼里闪过一丝惊喜,只是转瞬,那丝惊喜就沉淀了下去。

  “你怎么会在冷藏车里,是不小心还是有人故意关你进去的?”

  宋九月没想到刚醒来,傅殃就会这么问。

  思考良久,也不明白那女人为什么要这样做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