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七十一章 你也体验一下
  “是一个女孩子,我不认识她。”

  宋九月留了一个心眼,傅殃能够救自己出来,那就肯定是知道前因后果的,她要是这个时候说是自己不小心进去的,无异于是在找死。

  果然,她的预感没有错。

  下午的时候,沈家的人就带着沈染来认错了,姿态放的很低,但是傅殃全程在一旁看着,什么话都不说,看样子是把一切都交给了宋九月。

  “宋小姐,小染不懂事,这次还请你原谅她吧。”

  李芝爱女心切,说实话,心里也是看不起宋九月的。她一个乡下丫头,要不是攀上了傅家,他们哪里用得着大张旗鼓的来道歉,一笔钱就能轻轻松松解决。

  但是现在,他们不得不让宋九月开口,只要她不计较了,傅家的人自然也不会计较。

  宋九月看到一旁神色依旧高傲的沈染,突然觉得有些好笑,这些洛城的富家子弟,从来不把人命当回事儿,都这个时候了,竟然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。

  死过一回的人,她算是彻底明白了,她怕什么,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她左右不过一条命在这,大不了再死一回就是了。

  一个字,干!

  宋九月嘴角勾了勾,有些无辜的睁大了眼睛,拳头在床上捏的死紧,看起来似乎特别害怕。

  “如果……如果今天躺在床上的人是你们的女儿,你们会选择原谅我吗?”

  宋九月的目光看向了李芝,发现对方眼里稍微一愣后,闪过了一丝暗沉,算是知道了答案。

  但是李芝说出的话却是。

  “当然会啊,都是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嘛,又没有危及姓名,谁没有犯过错,你说是不是?”

  “嗯,你说的对。”

  宋九月沉思了一会儿后,缓缓抬头,同意了对方的观点。

  傅殃在一旁气得半死,这女人还真是没有出息,这么容易就被人带着走,也难怪处处吃亏了。

  李芝听到宋九月这么说,眼里滑过一丝得意,就知道这个乡下的丫头好糊弄。

  “这么说来,宋小姐是原谅小染了?”

  “阿姨,我也想和她小打小闹一下,所以待会儿会让人把你的女儿扔进冷藏车里,我在里面待了多久,就让她在里面待多久,反正你刚刚说了,会原谅我的是吗?”

  李芝的脸一僵,还没有说话,倒是后面的沈染先沉不住了。

  “宋九月,你这个贱女人,你想得美,不要以为你嫁进了傅家就能怎样,早晚会被人唾弃的。”

  “看来你是想坐牢了,据我所知,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伤害罪吧,或者……谋杀未遂。”

  宋九月淡淡的靠在床上,眼里闪过一丝坚定,只是太快,大家都没有看清。

  “坐牢还是自己去体验一下那种感觉,你选吧。”

  宋九月说完,脸上满是疲惫,看了傅殃一眼,发现对方满眼赞赏的看着自己,嘴角扯了扯。

  “宋小姐,小染她……”

  “她还是个孩子?你见过二十几岁的孩子么,阿姨,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已经保护不了她了。”

  宋九月的这句话,可以说是直接打李芝的脸了,看着她这么坚定的样子,沈染更是撒泼了起来。

  “宋九月!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,你做的那些龌蹉事,不要以为没有人知道!!你会身败名裂的!!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都这个时候了,还不知道服软,看来从小就是被溺爱长大的。

  “我做了什么龌蹉事?”

  “你!!”

  沈染刚想把那天看到的事情说出来,但是想到哥哥的告诫,犹豫了一下,眼角余光悄悄看向了傅殃,发现对方没有关注这里,顿了顿,不再说话。

  哥哥和傅殃哥的关系再好那又怎样,傅家到底还是傅家,是洛城这个地方的头把交椅,傅殃哥要是因为这个对付自己,到时候更没有人能够帮她。

  沈染不再说话,心里把宋九月恨个半死,这次是自己大意了,当时只想宋九月快点儿死去,哪里会考虑到摄像头的原因。

  等着吧,下次她一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。

  “妈,别求她了,我进冷藏车,就不信还能把我冻死。”

  沈染嘲讽的看着宋九月,想要自己认输,她想得美。

  李芝也没有办法,医院楼下就停着冷藏车,李芝给沈染准备了大衣,还准备了好几件,这算是作弊了。

  宋九月没有管,傅殃也没有管,不一会儿,冷藏车的门就被墨一给关上了,在旁边盯着手表,计着时。

  宋小姐可是整整在里面被困了四十分钟啊,要不是她知道跑步,恐怕这个时候早就截肢了。

  才二十分钟左右,冷藏车的车门就被捶响,看样子是里面的人想要出来,李芝眼里焦急,看着墨一,差点儿没有心疼的哭出来。

  “要不就算了吧,二十分钟,也够了。”

  “还差二十分钟,当时宋小姐被困了四十三分钟,我还给你打的了折的,李夫人,有这个空求我,不如想想以后怎么管教自己的女儿。”

  李芝的脸上白一阵青一阵,不过是傅家的一条狗罢了,凭什么对她这么说话!

  李芝憋了一肚子的气,但是还不能发出来,真叫一个憋屈。

  “小染,小染,你怎么样了?能听清吗?”

  李芝走到冷藏车的门口,捶了捶门,但是里面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,吓的她顿时六神无主了起来。

  “小染,你别吓妈妈啊,我可怜的孩子……”

  李芝在冷藏车的门前哭了起来,恨,恨傅殃,恨宋九月,也恨面前这个满脸戏谑看着她的人。

  她沈家好歹也是大家,她是沈家的当家主母,这些人竟然这么不给她面子。

  好不容易捱过了四十分钟,李芝把门打开,看到冻成一团的人儿,马上哭了起来。

  “医生!快叫医生!”

  不一会儿,医护人员就出来匆匆的把人抬了进去。

  李芝已经吓的腿脚发软,打电话给还在拍戏的沈白。

  “儿啊,你快来看看你妹妹吧。”

  沈白在电话里问清了前因后果,有些烦躁的想要挂电话。

  “妈,这都是妹妹自讨的,她要是活不过来,只能怪她自己,别打扰我,我还要拍戏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