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七十二章:开个价吧
  李芝本来强撑着没有晕过去,听到沈白的话后,眼前一黑,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医院里乱成一团,但是宋九月的病房倒是挺清净的,她吃着秋姨煮好的粥,脸上总算是多了些红润。

  傅殃在一旁挑挑眉,从始至终的把这个人看着,怎么形容呢,就好像是一个陌生人坐在自己的面前,刚刚的宋九月,真是迷人。

  “你的身子还很虚,这次就多休息几天。”

  傅殃说道,嘴角勾了勾,总算是有些进步了,只是这还远远不够。

  “宋小姐,多吃点儿吧。”

  等傅殃走了,秋姨才开口说话,想到什么叹了口气。

  “你这次真是吓死我了,好端端的,怎么就进了冷藏车了呢。”

  秋姨并不知道沈染的事,还以为是宋九月自己不小心进去的。

  “秋姨,我的猫呢?”

  宋九月想起来了,自己昏迷前可是还在寻着猫的,总不能把它弄丢了吧。

  “放心,还在,司机已经把它抱进家了,现在就等着你回去,所以你的身体要快点儿好起来才行。”

  宋九月总算是松了口气,小心翼翼的喝着粥,这次的遭遇也算是给自己提了一个醒,多多防着别人,傅殃的周围,还真没有几个好人。

  “我知道了,对不起,秋姨,让你担心了。”

  宋九月的脸上有些歉意,将盒子盖上,又坐着陪了宋九月一会儿,才提着保温盒赶了回去。

  晚上的时候,宋九月就已经在医院里待不下去了,听说沈染还在抢救,眼里闪了闪,伤人不是她的本意,但每个人都有底线。

  她直接让墨一给自己办了出院手续,迫不及待的回家去看自己的猫,直到发现它被照顾的很好,眼里才闪过一丝温暖。

 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,她就和猫一样,每天都在别墅里混吃等死,仔仔细细的清理着每一根猫毛,就怕傅殃的眼睛瞄到一根,那么她和猫,估计都不用活了。

  下午的时候,她把猫抱了出去,想要为它打针,只是刚进宠物医院就撞到了人,一个带着墨镜的,很有魅力的女人,和夏冰那种张扬的美不同,尽管没有看清这个人的样子,但是她的美,大概是属于柔媚型的。

  只是没想到这个人一眼就看中了猫,高傲的扬了扬下巴。

  “你的猫多少钱,我买了。”

  对方从头到尾都是一副高傲的姿态,宋九月眉头蹙了蹙,小声的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”,就打算继续向宠物医院里走去。

  “喂,你站住,我说了你的猫我买了,你没听见吗?开个价吧。”

  “我不卖。”

  盛阑珊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回答,脸上有些不好看,看了自己的助理一眼,对方立即心领神会的朝着宋九月走去,脸满是友好的笑容。

  “这位小姐,既然你不卖,能不能猫给她摸摸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猫。”

  宋九月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猫随随便便的让一个陌生人抱,只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那人就直接从她的手里抢走了猫,朝着那美丽的女人走去。

  盛阑珊很兴奋摸了摸猫毛,将猫从自己的助理手里接了过来,看到宋九月还愣在原地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一百万怎么样?买一只猫已经绰绰有余了。”

  宋九月的脸上有些不高兴,拳头握了握,对方很目中无人,全身上下都是奢侈品,看来又是哪个家里娇生惯养的大小姐。

  “猫还给我。”

  盛阑珊挑挑眉,不过就是一只猫罢了,这人还真是倔。

  她的手里抓着猫,想要凑近看看它的异色双瞳,冷不丁的却被猫爪抓在了脸上,脸上瞬间多了三个抓痕,很浅,但是很毁形象。

  盛阑珊的眼里闪过一丝残忍,将猫咬牙抛高后狠狠的一摔,宋九月的眼睛徒然睁大,只听到一声惨烈的猫叫,那只奶猫就那样被砸到了地上,奄奄一息。

  “哼,真是不知好歹的丑东西,还敢抓我,知不知道我这张脸买了保险的。”

  说着,她看了宋九月一眼,眼里闪过一丝不屑,难怪刚刚觉得这个人熟悉,这不是小明星宋妍么,前不久还抢了自己主角的人,虽然同是混娱乐圈的,她却没有怎么关注这个女人,只是偶尔在海报上看到一眼。

  宋九月浑身颤抖的走到猫的尸体旁,眼泪大颗大颗的砸下来,泣不成声,双手颤抖的捧起尸体,突然想起了傅殃前不久说的话。

  敢抢她的角色!真是报应!

  “我们走。”

  她对着旁边的助理说了一声,两人踩着小高跟儿想要离开。

  “站住!”宋九月开口,满脸的愤怒,他将小猫交给医护人员救治,想要跟着去,却不能就这样让罪魁祸首离开!

  “怎么?想报仇?就凭你?”在她心里,宋妍只是个小角色而已,想要威胁她,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。

  一个眼色,助理就要上前推开宋九月。

  还没碰到人,宋九月却从包里拿出了一把——枪。

  直直的抵在了盛阑珊的太阳穴上。

  盛阑珊被她唬了一跳,看清她手里的东西后,翻了个白眼。

  “拿一把剧组的假枪就想糊弄我?宋妍?你是不是傻了?”她眉头挑起,隐隐有些不耐烦。

  “真枪假枪,总要试一试才知道!”她利落的拉下了保险栓,只要轻轻的动一动食指,就能开枪。

  看到她的动作,助理的脸色突然惨白了下来。

  宋妍演的都是一些傻白甜的偶像剧,怎么可能摸过枪?可她此刻连手都不抖.

  这是一把真枪!

  “宋小姐,不要轻举妄动,杀人是要犯法的。”她第一次开口,声音有些尖利。

  “所以虐杀动物就不犯法对吗?我给你一次机会!道歉!否则,我不会放过你!”宋九月咬牙切齿,眼眶通红。

  “阑珊,道歉。”

  此时盛阑珊再傻,也知道抵在自己太阳穴上的是一把真枪了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她抖着唇说出了三个字,看到宋九月没有再发难,一路小跑着跟助理离开。

  宋九月看看自己手里那把傅殃硬塞给她的枪,想起傅殃说过的话。

  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,还怎么保护它。

  她当时觉得那个人在开玩笑,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真的,她真的保护不了它。

  医生进行了紧急的救治,出来告诉她内脏有破裂,还需要观察一下。

  宋九月瘫软在急救室的门口,抿紧嘴唇,记住了刚刚那个女人的身影,那应该是最近正大火的明星,盛阑珊,盛家的小孙女。

  宋九月眼里划过一丝暗沉,回去的一路上都在掉眼泪,自责,内疚,还有对那个女人的恨。

  她回了客厅,已经是傍晚了,秋姨正从厨房出来,看到她红肿的眼睛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宋小姐,你这是怎么了?为什么要哭?”

  秋姨不安慰还好,一安慰,宋九月的眼泪便如决堤的大坝一样,止都止不住,到后来,她趴在沙发上哭的睡了过去,眼睛早已红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