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七十五章 别叫,是我
  盛腾背后可是傅少,两人刚刚传绯闻,盛阑珊就宣布与盛腾签约,这未免也太巧了一些吧。

  不过比起夏冰来,傅殃在微博上的回复更加霸气。

  ——适可而止。

  不知道是在说网友,还是在说总是想把两人扯在一起的盛阑珊,反正这样一来,整得盛阑珊里外不是人。

  但是傅殃的话谁敢反驳,别说反驳了,就连质疑一下都不敢,盛阑珊也只有等这件事的风波过去,毕竟现在她的脸上还真是无光。

  下午的时候,傅家就给宋九月打来了电话,晚上回去吃饭,爷爷回来了。

  宋九月心里一抖,她从嫁进傅家以来,还没有见过爷爷,听说她是老将军,到现在都还没有退役,应该很严肃吧。

  宋九月有些坐立难安,搞不懂怎么这个人这么快就回来了,她想着是不是该买什么见面礼,但是就自己那可怜巴巴的工资,估计也买不起什么入得了眼的东西吧,想到这,叹了口气。

  这次她可不敢再跟傅殃一起了,所以到傍晚的时候,自己一个人去了傅家,上次傅殃说送她的车,现在已经到手了,看起来很低调,比起他停车库里的东西,这可以说是很正常了,宋九月这才敢开着它上路。

  到了傅家大门口,她先整理了一下思绪,做了几个深呼吸,这才进了屋。

  刚在玄关处换鞋,就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穿着唐装的老人,尽管头发已经花白,但是整个人很精神,看到她后,目光顿了顿,然后热情的招了招手。

  “你是九月吧,抱歉现在才回来,过来爷爷看看。”

  他在给她道歉?

  宋九月有些懵,按理说这样的大人物,都有些心高气傲吧,可是这老人家随和的不像样子,连眼里也如深邃的大海般,包容万千。

  “傅爷爷。”

  她鬼使神差的喊了一声,叫完以后,整个人一僵,马上低下了头。

  “乖。”

  傅将生笑眯眯的答了一声,看着楼上走下来的人,立马招招手。

  “快来看看这孩子,很不错,和小宸很般配。”

  宋九月浑身一僵,该不会……僵硬着扭头,果然发现楼上下来了一个男人,一身军装,整个人很硬朗,眉毛如漆刷般,就像电影里的那种硬汉形象,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人。

  她的喉咙有些干,突然不知道该叫什么,只能在沙发上紧张的捏着手,手心里已经全是汗。

  嘴唇嗫嚅了很久,才颤颤巍巍的叫了一声:“爸。”

  她其实一直很奇怪,自己的名声在洛城算是出名了,为什么这两人要让自己嫁进傅家,难道就不怕别人诟病吗。

  傅博把宋九月看了一眼,点点头,算是承认了傅将生的话,只是他不苟言笑习惯了,整个人如冰山一般,呼啦啦的冒着冷气,大热天的,宋九月竟然觉得冷的发寒。

  宋九月觉得自己快受不了的时候,傅雪雅总算是回来了,看到沙发上坐着的老人,整个人如归巢的鸟儿一样,冲了过去,开始撒娇。

  “爷爷,你都好久没回来了。”

  老人的脸上满是和蔼,有些无奈的把人推了开。

  “你这要再撞一下,我这把老骨头非得交代在这里不可。”

  “呸呸呸,爷爷你就爱说这些有的没的。”

  傅雪雅撇撇嘴,坐在一旁,拿过桌上的苹果啃了起来,丝毫不紧张,不像宋九月,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。

  看着刚刚爷孙俩互动那一幕,她竟然觉得羡慕,从有意识以来,她就从邻居嘴中知道了自己不是养父母的亲生女儿,所以总是被人嘲笑是野种,虽然养父母很好,一直为她挡着这些,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,整个少女时代,都是自卑的。

  大概因为这个,才养成了现在这样懦弱的性格吧。

  “爷爷,你和爸现在回来,是不是因为我明晚的生日宴会?”

  傅雪雅的脸上有些兴奋,爷爷和爸要是特意为了这个回来,她一定会很开心的。

  “你不说我还真忘了,我们的孙女都要十八了,成年人了。”

  傅将生的脸上依旧和蔼,和傅雪雅一直说着她小时候的糗事,老人家似乎对这些记忆很好。

  宋九月一句话都没说,紧张的连茶都不敢喝一口,直到开饭前傅殃到来,她才暗地里松了口气,悲哀的发现,在这个家,竟然是这个男人让自己觉得放松。

  一家人围上了桌,只是宋九月依旧很拘谨,只吃了七分饱,就已经放下了筷子。

  因为明晚是傅雪雅十八岁的生日宴会,所以白绾留下了傅殃和宋九月,说楼上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住处。

  宋九月不好推迟,吃完饭后,找了个借口就上了楼,进门后整个人才一松,有气无力的躺在大床上,还好屋里还有水,不然她今天晚上非得渴死不可。

  宋九月堪堪喝了两大杯,才觉得嘴巴里面好受了一些,拿过一旁的睡衣,进了浴室洗澡。

  这个卧室她以前住过的,里面现在都是她的东西,反正傅家的别墅这么大,周围错错落落的都是自己的庄园和宅子,房间自然是很多。

  宋九月洗完了澡出来,迷迷糊糊的躺床上睡着,总觉得在窗台那里有声音,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反正她是醒来了。

  哆哆嗦嗦的走近,就看到一个男人的影子从窗台上翻进来,吓的她差点儿惊叫出声,然而那惊呼才冒出喉咙,就被对方结结实实的捂住了嘴。

  男人很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  “别叫,是我。”

  宋九月眨眨眼睛,点点头,有些搞不懂这个人大半夜的爬窗台干什么,不过下一秒她就懂了。

  傅殃结结实实的把她压在了床上,有些猴急的扯下了她睡衣的带子,宋九月一直阻挡着,不允许对方继续。

  今晚的傅家人那么齐,要是两人被发现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“回去再做行不行?”

  宋九月有些哀求的意味,把声音放的很低,现在两人的状态,让她觉得很羞耻,甚至是难堪。

  “可我现在就想要。”

  傅殃压低着声音,舔舐着她的耳垂,注意到她小小的抖了一下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