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七十六章 不是你,还能是谁?
  “其实你也有感觉,不是吗?何必压抑着自己。”

  傅殃说完这句话,将对方的手高举过头顶,也不管她的反抗,自顾自的进行着自己的动作。

  宋九月只能压抑着自己的声音,到最后,竟然有些想哭,这样的日子,到底怎样才是个头。

  不知道傅殃什么时候走的,反正她醒来的时候,对方已经不在了。

  宋九月有些心虚的怕别人看出什么,马上去浴室洗了澡,一看镜中的人,差点儿吓了一大跳,脸上红晕遍布,眼里秋波如水,这一看就不像老实人家的姑娘吧。

  宋九月马上捧了冷水洗脸,直到脸上的红晕浅了一些,她才敢穿好衣服下楼。

  楼下佣人很忙,大概都是在为今晚的宴会做准备,所以香槟美酒,足足摆了好几个花台。

  宋九月看着,觉得帮不上什么忙,只能在沙发上坐着,直到晚上七点,宾客陆陆续续的到场,她才发现自己没有穿晚礼服,甚至已经忘了准备,急得不行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傅殃刚问完?看到她一身的普通衣裙,大概也猜出了问题,马上打了电话给墨一,不出十分钟,晚礼服就送到了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宋九月小心的说了一声,马上上楼去换裙子,简单的给自己化了个妆,才又重新下来。

  上流社会这样无聊的宴会,每个月都不知道要举办多少场,但是每场的人都很多,特别是傅家作为东道主的时候,来的人更是多。

  宋九月坐在角落看着宴会上的男男女女,没注意到走来的傅殃。

  “宝贝儿,你在想什么?”

  傅殃突然凑到了宋九月的耳边,在别人看来,就跟接吻一样。

  宋九月被对方一吓,手中的果汁都差点儿端不稳,看到面前的傅殃后,吓得脸上一白,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退。

  不知道刚刚的一切,这个人有没有看到,这个男人的可是占有欲很强的。

  “我只是有些累了。”

  宋九月低头答道,害怕别人发现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氛围,所以特意离的傅殃远了一些。

  傅殃也不在意,指尖把高脚杯捏着,看不出来什么表情,有些似笑非笑,但是眼里却是闪过一丝危险。

  有些在意……

  沈染一直在不远处把宋九月这里观察着,直到傅殃离开,她才坐过来,脸上有些嘲讽。

  上次冷藏车的事儿,可是把自己折腾的不清,好吃好喝地位养了好几天,身体才算是恢复了一点儿力气,如今看这个宋九月,鼻子不是鼻子,嘴巴不是嘴巴的,反正是怎么看都不顺眼。

  “宋九月,你还真不要脸,勾搭的男人一个接着一个,也不怕得病。”

  沈染小小的年纪,不知道为什么,嘴里总能蹦出这些恶心的词汇。

  宋九月懒得搭理她,想要去洗手间洗洗手,刚刚被傅殃吓得把果汁洒在了手上,现在摸着有些腻。

  只是刚打算走过去,就被迎面的沈染泼了一身的红酒,她今晚的裙子是白色的,吊带裙,湿了之后有些透视,现在看着很尴尬。

  “噗嗤,对不起啊,宋九月,没想到你会过来。”

  沈染的脸上有些得意,手中空空的高脚杯昭示着她的胜利。

  宋九月的前面是一片红红的颜色,连黑色的内衣都已经隐隐可见,然而沈染周围的几个女孩子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。

  “沈染,你说的就是她吧,喜欢勾搭男人的?”

  “真没想到啊,都结婚了还不老实。”

  一群十八九岁的女孩子,讨论的话题却远远超出了年龄范围。

  宋九月突然觉得有些好笑,这个沈染还真是没有脑子,在傅家的宴会上,还敢这么对她,就算她在傅家再怎么不受重视,名义上她也算是傅家人。

  “让开。”

  她们挡着去洗手间的路了,宋九月不想这个时候计较,先记着,她现在的样子真是有些不雅。

  “宋九月,你装什么,你现在的样子,应该很多男人都看过了吧?”

  “啪!”

  重重的一巴掌,直接印在了沈染的脸上,周围的人这才注意到这里,看到对峙的几个人,纷纷围了过来。

  傅殃从不远处走来,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,披在宋九月的身上。

  傅殃有些云淡风轻的拍了拍宋九月的肩,也不说话,只是无言的气场,顿时向四周蔓延开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沈家也来了人,李芝有些心疼的看着沈染脸上的那个巴掌印,愤怒的看向了宋九月。

  “宋小姐,上次你把小染关进冷藏车的事,我们已经不与你计较了,没想到现在你还变本加厉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扇她的耳光,你未免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。”

  宋九月抿着嘴,注意到沈染委屈巴巴的眼神,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好笑,别人可以装可怜,她怎么就学不会。

  “小染,你来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李芝拉过躲在自己身后的女儿,满心的愤怒。

  “妈,我……我只是发现自己的手表不见了,刚刚与我接触的就只有一个宋九月,我就想问问她有没有看到我的手表,没想到……”

  沈染说到这里,眼里砸下大颗大颗的泪水,看着真是委屈极了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染上淡淡的讥诮。

  “李阿姨,你说我把你的女儿关进冷藏车里,有证据么?倒是你女儿把我关进冷藏车里,那视频我可还是留着呢,既然你们母女俩这么会颠倒黑白,那我不介意把它放到网上,让大家都看看,你沈家的家教。”

  宋九月已经忍不下去了,这家人还真是有些蹬鼻子上脸,偷她的手表,呵呵,她再穷,也不会去做这种事。

  李芝没想到宋九月会突然变得这么牙尖嘴利,眼里沉了沉,说起来,小染进冷藏车的事儿,除了她自己,并没有人看见,总不能让墨一来做证明吧,太离谱。

  可是宋九月被关进冷藏车,可是连视频都在,这件事他们不占理。

  李芝暗地里拉了拉沈染的手,但是沈染是个不识趣的,想到丢失的手表,刚刚与自己接触的也就只宋九月,不是她还能是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