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七十七章 说的对吗?
  “宋九月,我知道你是小地方出来的人,但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下贱到这个地步,不过是一块手表罢了,你要喜欢我赐给你,偷偷摸摸的算什么本事。”

  沈染说话可是毫不客气,就连周围围着的人都觉得这小姑娘说话有些过分了。

  “沈染,注意你的语气。”李芝对于女儿不看场合和眼色有些着急。

  傅殃的眉毛挑了挑,有些讽刺的看着李芝,还真是出来丢人现眼。

  大家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,要么讨论沈染,要么讨论宋九月。

  宋九月嘴角抿了抿,眼里闪过一丝怒火。

  “我没有偷你的手表。”

  “小偷会说自己是小偷么,宋九月,我要搜身。”

  哇,围观的人都如同看智障一样看着沈染,搜身这可过分了,宋九月好歹也是傅家的大少奶奶,沈家的人这是要干什么。

  傅殃正打算把这不知死活的家伙丢出去,但这个时候,人群中有人站了出来,手里拿着一块银色精致的手表。

  “沈小姐,这是你的手表么,我看到它在洗手台上,应该是你洗手后忘记戴上去了吧。”

  女人懒懒的声音响起,众人一看,这不是天后江影么,她不是退出这个圈子了么,好几年都没看到过了,怎么今天出现在这里。

  江影手里正拿着那块手表,看着沈染的目光有些似笑非笑,沈染脸上一白,想着自己刚刚确实去过洗手间的,也许就是遗忘在了洗手台上,但是她都已经那样说了宋九月,总不能这个时候承认自己错了吧。

  沈染脸上僵了僵,有些理直气壮的伸了伸脖子。

  “你看错了,那也许是别人的表,我的表不是这个样子的。”

  看来今晚是要强行把锅甩给宋九月了,宋九月又怎么会不懂这个道理,扭头看了看傅殃。

  “别墅大门口应该有摄像头吧,能把今晚的视频调出来看看吗,我要知道沈小姐的表到底长什么样子,不然怎么给她找。”

  宋九月说话的时候,眼睛一直盯着沈染,注意到对方有些闪躲,猜到了江影手中的表就是沈染的,嘴角勾了勾,她要她今晚抬不起头来。

  李芝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女儿的德性,马上亲切的想要上前握住宋九月的手,却被对方轻飘飘的躲开,脸上有些尴尬。

  “小染,你这孩子从小就记性不好,表才给你买没多久,你记不住也正常,你再好好看看,这不就是你的表么,还不给宋小姐道歉,真是的。”

  李芝的脸上有些嗔怪,又转头看着宋九月,这个时候语气倒是真诚了不少。

  “宋小姐,小染她调皮,不是故意的,这个事是她做错了,能不能原谅她一下,大家都在这洛城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总不能弄的太尴尬,是吧?”

  李芝这算是在搬出沈家这个靠山了,一只手直接把沈染拉了过来,唯恐宋九月不答应似的,马上呵斥了沈染。

  “小染,别再胡闹了,在家胡闹也就算了,这里是什么场合,快给宋小姐道歉!”

  她说着,眼里拼命的给沈染示意,就怕这孩子不明白,今晚继续闹下去,丢脸的也只是她们而已。

  “宋九月,对不起,刚刚我没有反应过来,那确实是我的表,我记性不好,有些忘记了。”

  沈染这下倒是乖巧了,人家母女俩都这么诚恳了,宋九月要是再追究下去,在别人的眼里,那就是仗着傅家的关系胡作非为了。

  所以她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垂了垂眼睛,但是心里大多还是气的,平白无故被人辱骂诬陷也就罢了,还被泼了一身的酒,换谁不气。

  “沈小姐,如果刚刚我没有看错的话,宋小姐身上的酒是你泼的吧?在傅家这么做,未免有些太不给人面子了。”

  江影懒懒的声音又响起,带着几分戏谑,傻子都知道,这人是在挑拨傅家和沈家之间的关系。

  李芝的脸一下子就白了,狠狠的蹬了江影一眼,这个没爹没妈的孤儿在这里插什么嘴,不过是娱乐圈里的一个小歌星罢了,她还没有放在眼里。

  江影对上对方看来的视线,淡淡耸耸肩,将手表扔给了沈染,也不管对方能不能接住。

  宋九月有些喜欢这个人的性格,敢说敢做,她突然无比羡慕,心里微微暖了一下。

  江影的话一出口,众人这才注意到了宋九月身上披着的是傅殃的衣服,原来是被泼酒了啊,晚礼服被泼酒,这得多尴尬。

  “宋小姐,小染她是泼了你酒水,但是你也扇了她一个耳光,就算这件事过去了吧,我们大家都不要再计较,免得让人家看了笑话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看到沈染脸上的手指印,心情好了几分。

  “阿姨你说的对,这件事我们两个人都有错,确实不应该再追究下去了,沈染妹妹,你脸上的伤回去好好敷鸡蛋吧,我也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宋九月的声音有些无辜,突然就变成了沈染妹妹,还真是把沈染恶心的一抖,这个贱女人,今晚的一巴掌她早晚会讨回来的。

  众人听到宋九月这么说,也知道这个事情是过去,只是对于沈家的家教,算是有了新的认识,想要散开,却被傅殃一句淡淡的话重新聚拢了起来。

  “说的对吗?”

  他眉头轻佻。

  “我觉得不对。”

  李芝和沈染的脚步也因为他的话顿住,不可思议的转身看他。

  “既然沈小姐瞧不上傅家,那傅某还是不高攀了。”他转头对身后的墨一开口:“沈家的合作,全部取消,至于沈夫人和沈小姐嘛。”

  他停顿了一下,让众人的心都跟着吊了起来。

  “拒绝来往。”

  墨一很干脆的领悟了老板的意思,立即点头后,走向了李芝和沈染的面前:“沈夫人,沈小姐,请吧。”

  两人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至极。

  原本站在人群里看到妻女并未吃亏所以没有出现的沈父,终于忍不住现了身。

  “孽障!”他一巴掌打在了沈染的脸上,沈染的脸霎时就肿了起来。

  打完之后,他用余光看了看傅殃和宋九月,两人并没有什么反应。

  他不甘的转身,在傅殃面前点头哈腰。

  “二少,这个孽女我回家一定好好教训,只是这合作现在终止的话,大家都要损失惨重啊!”他痛心疾首的提点这傅殃,傅家也是要赔付违约金的。

  傅殃却连个眼角都没给他,带着宋九月离开时,开口道:“九牛一毛,就当给大嫂买一个开心吧。”

  他说大嫂的时候语气微微加重,宋九月就站在他身旁,因为他递过来的眼神心如擂鼓。

  她急忙低头,飞快的逃离了傅殃设变,站在了江影的身旁,脸色才缓和下来,举了举酒杯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江影挑挑眉,将酒杯举起,与对方碰了一下,才开口说道。

  “人不能一味的忍让,有些人是不知道你在忍让的,他们只会觉得你在害怕,心虚,所以会更加得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