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十章 死不是最好的惩罚
  依旧是云淡风轻的四个字,整张脸上如同染了桃花一般,泛着迷人的色彩,宋九月却觉得扎眼无比。

  “傅殃,你想干什么?”

  她几乎是有些恳求的语气,眼里已经有了泪水,但是傅殃只是起身,一只手抬起了她的下巴,眼里有着一丝猩红。

  “我想干什么?宋九月,不如你来说说,为什么想离开?又别的男人了?”

  宋九月的心里一骇,到现在为止,她才想起傅殃今早上的那些话,细细想来,竟然觉得有些恐怖,他像看着小丑一般的看着她,根本没将她当个人。

  多么可笑啊,傅殃就是傅殃,洛城的傅少,没有那么傻。

  她不再说话,像具没有灵魂的娃娃一样站着,傅殃这下却是满意了,把人拉了过来,坐在自己的腿上。

  “宋九月,我告诉过你要听话,我允许你自由的表达想法,做你喜欢的事,但前提是不触到我的底线,明白么?”

  傅殃的声音带着诱哄的味道,宋九月却是一个字都听不进去,她像一个提线木偶,命运都是掌握在别人的手里,这种感觉,不甘又愤恨。

  “出去吧,下班了等我,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  傅殃拍了拍对方的脑袋,推开了她的身体。

  宋九月起身,嘴唇抖了抖,刚走到门口,傅殃的声音又传了来。

  “你也不想刚刚那些视频被你的养父母知道吧,宋九月,我劝你还是把其他的心思收一收。”

  傅殃坐在办公椅上,像一个帝王一样,抬手间主宰别人的命运,而宋九月,注定了是那只飞不出笼子的金丝雀。

  有些麻木的回到了座位上,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,没有想到傅殃会这么变态,在自己的房间里装摄像头,那种东西怎么可能被养父母看到。

  宋九月咬咬唇,直到下班,才看到傅殃从里面走出来,她等他下了电梯,才起身跟了进去,一路下楼,去了他的车前。

  墨一依旧当着司机,看到她来后,点点头,打开了车门。

  宋九月刚踏进去,就被傅殃一把拉了过去,像只小狗一样放在手里把玩着。

  “去哪儿?”

  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宋九月不说话,静静的窝在他的怀里,前排的墨一眼里却是闪过一丝同情,宋小姐这回是真的把老板惹恼了,老板对她那么好,她却三番四次的想离开,谁受得了。

  到了地方后,宋九月才发现这是一个废弃的仓库,已经偏离了市中心了,刚下车,她便发现了周围的不寻常。

  明明一个人都看不到,她却觉得自己正处在别人的监视之下,眉头蹙了蹙,冷不丁的被傅殃一把带进了怀里。

  三人就这样走了进去,门口有几个保镖模样的门低了低头,整齐划一的声音。

  “老板。”

  宋九月没有太在意,直到跨进了那扇门,她才被里面的场景吓了一跳,到处都是格斗台,上次她去过地下交易市场,对这种东西并不陌生。

  这个地方似乎是训练的地方,不远处正有几个人在操弄着手枪,黑衣保镖走了过来,先是恭敬的弯了弯腰,才开口说道。

  “那几个人在里面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傅殃应了一声,在对方的带领下走了进去,里面是一个密闭的房间,房间里已经血迹斑斑,而躺在地上的人,早已经不成人形,鼻青脸肿,手臂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扭曲着。

  “啊!”

  宋九月直接叫了一声,想要转身离开这个地方,却被傅殃一把抓住了手臂,眼里似笑非笑,一个用力,宋九月就直接跌进了她的怀里。

  “看着。”

  “我不想看,傅殃,我不想看……”

  宋九月脸上苍白的哀求着,余光瞥到地上的一个人正极力的想要往这边爬过来,看样子腿应该也断了,整个人如一条虫子一样,蠕动着。

  宋九月挣扎的更厉害,不停的捶着傅殃,只是她那点儿力气实在太小了,傅殃直接掰过了她的脸,眼里有着一丝深意。

  “知道这几个人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吗?”

  宋满脸的泪水,她不想知道,她只想离开这里,那几个已经不是人了,只是还存留着最后一口气的血色骷髅而已。

  “因为不听话,想要背叛老板。这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,他们不会死,可是会生不如死,背叛的人,死不是最好的惩罚。”

  墨一在旁边说着,看到宋九月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也抽了去,嘴角撇了撇,老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  宋九月算是明白了,这个人就是故意的,故意让她看到这一幕,他就是在警告自己,背叛不会有好下场的。

  傅殃没再说什么,可宋九月却觉得那就是未来的自己,不停发抖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,她不出一句话,只能机械的站在原地。

  “傅殃,你放过我吧。”

  她压低着声音,带着哭音说了一句,惹来的却是傅殃的低笑。

  “宝贝儿,你在说什么啊?”

  依旧是无辜的一句,却瞬间击溃了宋九月的心理防线,眼泪就那样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,没有要停的趋势。

  墨一有些看不下去了,总觉得宋小姐遇上老板,那可真是倒霉啊,最开始被小黑吓也就算了,后来在地下交易市场,也是被吓的不轻,又到现在这个场景,一个女孩子,没有晕过去已经算是幸运了。

  等她哭完了,傅殃才得意的站了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这女人哭着的时候还挺美的。

  “走吧,不想看我们就回去。”

  宋九月没有犹豫,紧紧的跟在了他的后面,眼神根本不敢到处瞟,耳边要么是枪声,要么是喝彩声,与地下交易市场比起来,也只是好了一点点儿而已。

  迫不及待的上了车,直到这个密闭的地方,她才觉得有了些安全感,在那个仓库,她担心随时都有子弹向自己射来。

  三人一路回了家,宋九月靠在窗户上沉思着,刚刚那个地方应该是傅殃的秘密基地,用来训练人的,但是她现在已经知道了。

  她有些想哭,她知道了傅殃这么大的秘密,他更不会放过她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