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十一章 威胁
  回到傅殃的别墅,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在发凉,不是因为天气,而是傅殃这个人。

  她看到傅殃进了浴室,整个人才松了一口气,然而也没有忘了盛阑珊的事,她直接把视频匿名发给了一些媒体,不出一个小时,微博就已经闹腾起来了。

  盛阑珊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快就把视频发出去,完全是措手不及,短短几个小时,爱猫人士再一次攻陷了盛阑珊的微博。

  “表里不一,恶毒。”

  “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。”

  “蛇蝎女人,粉转黑,装的挺成功。”

  盛阑珊一个头比两个大,她拍视频的时候,没有想到这么私密的东西会被人发现,所以画面很清晰,她根本辩驳不了。

  “盛姐,广告商已经取消了和你的合作了。”

  “敲定女主角的那部电视剧,也把女主角换成了宋妍。”

  方艾刚提到这个名字,盛阑珊的眼里就一深,是了,她怎么把宋妍忘记了,上次自己摔死了她的猫,所以她这次来报复来了,想让她身败名裂,然后吞掉她的资源。

  盛阑珊越想就越觉得这件事是宋妍干的,那女人平时柔柔弱弱的,没想到心机这么深。

  这么一想,实在觉得气不过,一个电话就打去了盛家,盛家老爷子本来就是个护短的,听孙女这么一说,整个人就如一头愤怒的狮子一般。

  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他可以不管,但是这么大的事情,关系到孙女名声,这就有些过分了。

  “阑珊,你也是,干嘛给自己弄这些视频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这次就当长个教训了。”

  盛老爷子没有觉得自己的孙女残忍什么的,反正只要孙女高兴,她想怎么弄就怎么弄,但是被曝出来那就不一样了。

  “爷爷,我知道错了,我该怎么办……”

  盛阑珊的声音委委屈屈的,这件事她没法否认,总不能说视频中的只是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吧,网友不是傻子。

  “开发布会吧,除了道歉你还能怎么样,发布会过后先暂停一切活动,等这个风波过去了再说。”

  盛老爷子揉了揉眉心,挂了电话后,想到宋家那个女儿这次做的事,心里就憋着一团火,马上暂停了和宋家的一切商业来往。

  宋家在洛城这个地方虽然勉强算排的上号的家庭,但是和盛家一比,那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,所以盛家这么一弄,宋桓书瞬间就慌了起来。

  这损失的可不止一个亿啊。

  “爸,怎么了?”

  宋妍坐在沙发上,最近很少看到这个人愁眉苦脸的样子了,难不成又发生了什么事?

  “盛家取消了和我们的商业来往。”

  宋妍蹙眉,难道是因为自己和盛阑珊的摩擦?脸上有些不好看,那个盛阑珊总是故意来找茬,自己也总不能一直委屈着吧。

  “盛老爷子提到了你,妍妍,你是做了什么事吗?”

  宋妍撇撇嘴,真没想到,那个盛阑珊还学会了告状,脸上有些委屈。

  “爸,那个盛阑珊总是故意来找我的麻烦,我让了一次就罢了,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让着她吧,盛家是很厉害,但我也不至于被欺负了还一声不吭。”

  宋桓书蹙眉,在他看来,只要不是关乎到性命的事,就由着对方去闹就是了,总不能少块肉,整成现在这个样子,那可是白花花的钞票啊,如今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。

  “妍妍,以后这种事情,多忍着点儿,宋家想要在洛城彻底立足,绝对不能得罪太多人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  宋妍低头,眼里却是有些不甘,盛阑珊,好你个盛阑珊,给我等着,两人这梁子算是结大了。

  宋九月自然不会知道,自己无意的一件事竟然有了一石二鸟的效果,宋妍和盛阑珊闹起来。

  “宋小姐,最近傅先生好像都不怎么高兴啊,你们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?”

  秋姨在一旁忧心忡忡的说道,宋九月拿着杯子的手一顿,总不能说是她想要逃走惹恼了对方?她私底下做的那些准备傅殃怎么可能不知道,只是没说明白,而是恐吓她罢了

  想到这里,宋九月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。

  第二天的时候,她特意观察了傅殃放文件的位置,再次端咖啡进去的时候,整个人一直杵在原地,看样子是不打算出去。

  “还有事吗?”

  傅殃放下了手里的笔,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人,嘴角突然勾了勾,将人一把拉了过来,坐到了自己的腿上,声音有些暧昧。

  “昨晚没有回去,难道是想我了?嗯?”

  他昨晚直接在公司将就了一晚,没想到宋九月今早倒是来的挺早,难道良心发现,知道想他了?

  “嗯。”

  宋九月低头回答了一声,眼里闪过一丝委屈。

  “你下次不回家,记得打电话给秋姨。”

  傅殃心里一软,马上抱起人起身,去了一旁的休息室,整个人都有些激动。

  这个女人竟然说想他了,还真是该死的受用。

  傅殃将宋九月的衣服剥的干干净净,自己随之也压了上去,有些热情,这里面的空气不一会儿就火热了起来。

  刚到门口的墨一抽了抽嘴角,脚步拐了个弯儿,退了出去,还贴心的关上了门。

  一场欢爱结束,傅殃拿过一旁的浴巾进了浴室,宋九月等他走后,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走到傅殃放文件的地方。

  翻了两三分钟,便找到了最近关于竞标的资料,耳朵里传来傅殃洗澡的水声,宋九月的手有些抖,但还是咬牙用手机拍了照片。

  他拿着视频威胁她,她就偷拍他的标书威胁他,虽然不可能真的给别人,但是,留在手里也算一张底牌。

  做完这一切,才将文件还了原,乖乖的去了床上。

  傅殃擦着头发出来,看到宋九月正垂着眼睛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你可以睡一会儿,下班了我们一起回去。”

  宋九月的心里一抖,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做这种事情,整个人都很心虚,特别是对上傅殃关切的眼神,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