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十二章 真的生气了
  “不了,我还是去家里等你吧。”

  回家后,她一直心神不宁,想着怎样开口威胁傅殃,直到晚上傅殃回来,她的担忧总算是少了一些,大概有一种早死早超生的感觉。

  只是对方一回来就去了书房,谁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,宋九月只能端了一杯牛奶进去。

  “秋姨,我不喝,端出去吧。”

  以往每到这个时候,秋姨就会端牛奶进来的,所以傅殃自然而然的以为这个人是秋姨,只是等了半晌,对方都没反应,一抬头便对上了宋九月那双干净的眼睛,心里一晃。

  抬手把牛奶接过,拉过对方狠狠的吻了起来,在宋九月的面前,他的自制力一向很差。

  “唔唔唔……”

  宋九月被吻的喘不上气,不停地捶着对方,但是这小小的挣扎,无异于是一把猛药,直接勾起了傅殃心里按捺着的浴火,将人一抱,放在了一旁的沙发上,一点一点儿的,享用着。

  宋九月咬牙,依旧觉得很疼,直到后来疼的有些受不了,才脸色苍白的推开了傅殃,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

  傅殃不妨,直接被她推到了地上,整个人都有些懵,看到宋九月惨白着的脸色,马上靠了过来,眉头紧紧的蹙着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疼……”

  “哪里疼?”

  傅殃心里焦急,这才发现沙发上有着一两滴血,整个人吓了一大跳,把宋九月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遍,依旧没有发现伤口。

  “宝贝儿,你哪里疼?倒是说出来啊。”

  那个羞耻的地方,宋九月怎么好意思说,只能苍白着脸色,疼的满头大汗。

  傅殃没有办法,只能马上叫了家庭医生过来,一番检查过后,医生的脸色有些僵,怪异的看了傅殃一眼,如果没有记错,这宋小姐和他的关系应该有些复杂啊,怎么两人就那啥了。

  “宋小姐没事,只是咳,房事上太紧张,所以会很疼。”

  医生尽量委婉的说出这些话,看了傅殃一眼,发现对方明显愣住,嘴角抽了抽,看来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啊。

  傅殃确实没有想到这个情况,突然从脚底板上窜出一丝尴尬,将医生撵了出去,再看宋九月时,脸上有些疑惑。

  “你一直都不舒服?”

  宋九月咬唇,还是点了点头,傅殃叹了口气,将人一把抱了过来,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背。

  “为什么不说?”

  难道她觉得自己是个禽兽?

  宋九月抿了抿唇,不说话,没有注意到傅殃眼里闪过的一丝暗沉,将她一抱,两个人上了床,接下来他没有再动她。

  第二天早饭时间,宋九月一直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直到和傅殃上了车,她的视线看着窗外的风景问道。

  “听说这次盛腾和唐氏有一个竞标?”

  她问这句话的时候,心里有些心虚,视线一直盯着窗外,却不知道傅殃嘴角勾勾的看着她。

  “百分之百吧。”

  傅殃就是傅殃,他一直这么自信,只要自己想要的东西,就没有谁能从他手里抢走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宋九月的心里抖了抖。

  果然,下车前,傅殃嘴角带着邪魅的笑意看她。

  “九月,你拿到的资料是假的,千万别拿出去害到别人。”

  宋九月的脸上一片苍白,她从来没有想过是这个结果,难怪傅殃那么自信,原来他一早就知道资料是假的,所以他压根儿不担心。

  一整天恍惚的度过,下班后她现在根本不敢去傅殃的别墅,不敢面对那个人,所以她没有犹豫的去了自己的地方,直到打开门,才觉得浑身泛冷,冷的颤抖,不是因为天气,而是傅殃这个人给她的感觉。

  他明明知道自己偷拍了公司的资料,却还是能云淡风轻的跟她相处,如平时一样,要不是他似笑非笑的话,她还以为傅殃根本不知道这一切。

  宋九月哆嗦着手指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听到敲门声,整个人抖了抖,打开门后,就看到傅殃正似笑非笑的站在外面,眼里闪过一丝惊慌。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挑挑眉,一个跨步就进了房间,将宋九月往墙上一推,自己也随之覆了上去,长腿将门一勾,房间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。

  宋九月呼吸急促,慌忙垂下头,根本不敢看对方的眼睛。

  “心虚了?”

  傅殃的声音响起,带着一丝隐藏的危险和调侃,偷资料,也亏得这女人想的出来。

  宋九月屏着呼吸不敢说话,任由对方的指尖从脸颊划向脖子,冷冰冰的,最后在脖子那里转了一圈儿。

  似乎只要他一个用力,自己这娇嫩的脖子就要离开脑袋,她知道背叛傅殃的人的下场,生不如死。

  “宝贝儿,你知不知道我很生气?”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幽深,将宋九月的裙子一把撩了开,嘴上恶狠狠但动作却轻柔了许多。

  宋九月咬着牙,不敢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,直到对方结束了,她才颤抖着身子,脸色苍白的扶着墙。

  “第一次我不介意,要是还有下次,你知道我会怎么对你的。”

  傅殃的眼里如同漩涡般,将宋九月的身子牢牢的锁定在里面,直到看到对方差点儿哭出来,他才有些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脸。

  然后将对方打横一抱,直接向着楼上走了去,手臂绷的很紧,嘴唇也抿成了一条直线。

  宋九月知道这个人是真的生气了,他生气的时候,嘴唇习惯性的抿着,眉眼间如山峦迭起。

  “给我搓背。”

  傅殃将她放进了浴室里,自己则转身脱了衣服,露出精壮的身体,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就那样扑来。

  以前宋九月从来没有细细打量过他的身体,这才发现他不仅高,身材更是劲韧有力,属于典型的穿衣显瘦,脱衣有料的类型。

  她这个时候,哪里还敢拒绝他的话,只能乖乖巧巧的拿过一旁的澡巾,细细的为对方搓起来。

  傅殃的整个身体都泡仔浴缸里,微闭着眼睛,似乎很享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