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十三章 你睡你的
  宋九月给他搓完了以后,正打算起身,就被对方一只手给带了进去,裙子瞬间沾水,湿哒哒的垂在身上。

  “一起洗了。”

  傅殃的眼睛依旧没有睁开,只是一只手牢牢的箍着她的腰,指尖划过她的腰际。

  宋九月只能僵硬的挤了沐浴露,随便的擦了两下,正想问傅殃什么时候出去,就被对方一把抱了起来,她很想知道,对方的额头上是不是长了眼睛。

  上了床后,她尽量的把自己团起来,不碰到对方的身体,奈何傅殃的手如同长了眼睛一般,她躲去哪里,他就伸到哪里,所以最后,她还是落进了他的怀里。

  办公室。

  想到昨晚宋九月的抗拒,傅殃烦躁的拿过一旁的茶喝了一口,良久才平复了一会儿心情。

  “苏青那个位置空了出来,最近再招一个秘书吧,墨一,这个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墨一点点头,心里已经有了人选,最近公司来了一个比较出挑的毕业生,就让她来吧。

  所以宋九月来上班的早上,就看到苏青那个位置多了一个陌生的女人,温婉,不过听同事说这个人很有能力,家庭不好,完全是靠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拼上来的。

  长的还挺清秀,没有以前苏青那样的艳丽,如清汤寡水一般。

  午间的时候,宋九月才知道,原来她叫单容,是那种放在大街上都会有人回头的妹子,不是最漂亮的那种,但是干练清秀。

  单容也没有想到,自己短短的时间就能被提升到顶层办公室,更是下定决心,一定要好好干。

  只是这个要好好干在看到傅殃的第一眼,就瞬间土崩瓦解,一颗名为暗恋的种子瞬间在心里发芽。

  以前她们这种人是见不到老板的,只有偶尔在大厅能够看到他进电梯的身影,没想到老板长的这么好看。

  过去的几年,她除了学习就是工作,从来没有考虑过喜欢一个人的事情,但是现在,她清楚的听到了心脏加速跳动的声音,整个人僵了僵,垂垂眼睛,很好的掩饰住了眼里的神情,再抬眼的时候,恢复了清明。

  扭头看了看另一边正在打着字的宋九月,嘴角抿了抿,听说这个人是老板的嫂子……

  宋九月没有想到,单容会主动来约自己去吃饭,毕竟在公司,没有人愿意和她走得近,很多甚至还是针锋相对的态度。

  “好啊,一起吧。”

  这个人长的很讨喜,又那么努力,宋九月顿时有了几分好感,中午的时候,单容特意和她坐到了一起。

  “九月,听说你是老板的嫂子,我刚来公司的时候,就听到了这个八卦。”

  单容的脸上带着调笑的意味,似乎只是无意这么一提。

  宋九月也没有太在意,只是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,又恢复了常态。

  “嗯。”

  单容脸上的笑更真诚了一些,一顿饭下来,两人似乎就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。

  只是下班之前,傅殃又把她叫去了办公室一趟,让她等着他一起下班,所以下班之后,宋九月只能在座位上继续坐着。

  “九月,我们一起走吧。”

  单容的声音传来,把正在思考问题的宋九月吓了一大跳,回过神后,有些抱歉的笑笑。

  “我还有点儿事,你先走吧。”

  单容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,下了楼后,总觉得刚刚的宋九月有些不自在,所以在柱子后面等了一会儿。

  十分钟过后,总算是看到宋九月和老板一起下来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心里闪过一丝怪异,至于具体是什么,说不出来,只能隔了很远,跟了上去。

  直到看到两人上了同一辆车,老板把宋九月搂在怀里,扣着她的脑袋不停的吻着,而宋九月,还没有拒绝……

  单容觉得自己被雷劈了一下,直到那扇黑色的窗子升上去,她才愣愣的站在原地,手撑在一旁的墙上,差点儿把墙皮抠下来一块。

  宋九月不知道这种关系已经被单容知道了,她现在被傅殃搂在怀里,压根儿动弹不得,只能仰着脑袋,被动的承受着,直到汽车停下,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刚刚一路被对方吻着,她根本不知道汽车开向了哪里,下了车后,才发现到了一个类似于展厅的地方。

  刚踏进大堂,就是巨大的水晶垂钻吊灯,两旁的油墨画看样子都是真品,就这么大喇喇的贴在走廊的墙上。

  宋九月有些紧张的靠近了一点儿傅殃,心里的那种自卑的心理此时又在作祟。

  “别怕。”

  傅殃把对方拉近了一点儿,两人一起进了拍卖会的现场,他看上了一对耳环,觉得那很适合宋九月,不然今晚不会来的。

  拍卖会上的东西起价就已经惊到了宋九月,她觉得这里有些透不过气儿来,压抑,浓浓的压抑,不一会儿,她就起身,打算去走廊上透透气。

  宋九月再回到包厢了时候,傅殃已经拿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,直接塞进了她的手里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耳环。”

  听到傅殃这么说,宋九月将盒子还了回去。

  “我没有耳洞,拿这个来没用。”

  傅殃这才注意到宋九月的耳垂上白白净净的,没有一个孔,眉头蹙了蹙,牵着对方的手就离开了这里,直到上了车,才将盒子递给了墨一。

  “拿去改一下,让他们把这个做成夹着的那种,她没有耳洞,戴不了。”

  “好的,老板。”

  墨一接过,心里却是有些感叹,老板对宋小姐,未免太贴心了一些,只是宋小姐看起来,似乎并没有把老板放在心上啊。

  三人一路回了家,宋九月难得的吃了夜宵,看到傅殃又去书房忙去了,安心的躺上了床,迷迷糊糊的被压着醒来,抬眼就看到傅殃正啃着她的肩膀。

  “你睡你的,不用管我。”

  大概是因为动情的原因,傅殃的声音有些沙哑,宋九月听得恍惚,心颤的被对方折腾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