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十四章 你叫我宝贝儿?
 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她总感觉单容看她的目光有些不对劲儿,只是等她打算细看的时候,对方却已经转过脸了。

  疑惑的蹙了蹙眉,也没有太在意。

  单容到现在还有些不能接受昨天看到的那一幕,她的家庭都比较传统,说是传统,其实主要还是她们那个地方很落后,还保存着很多老旧的习俗,像宋九月这样的,绝对会被大伙拉去浸猪笼的。

  但是老板怎么偏偏就喜欢这种女人呢,水性杨花,到处勾搭。

  单容的眼里暗了暗,直到宋九月进了办公室,她才特意经过门口,竖着耳朵听了听,只是办公室的门隔音效果很好,她什么也听不到,只能咬咬牙回了座位。

  不一会儿,宋九月就满脸晕红的出来了,单容可不觉得对方是被训斥了,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,宋九月这样,显然是刚被吻过的。

  宋九月心慌意乱的坐在座位上,对于傅殃的突然袭击,早就已经习惯了,只是每次都吻的她喘不过气来。

  简单的平复了一下心情,拿过一旁的文件开始看了起来。

  中午快休息的时候,盛阑珊踩着高跟鞋过来了,就如她的名字一样,时刻都是盛气凌人的样子身旁还带了两个保镖,排场挺大。

  宋九月手里端着的咖啡顿了顿,对方走到自己面前就停了下来,满眼的高傲。

  “这是端给谁的?”

  宋九月刚想说傅殃,但是所有人都叫他老板,自己这样似乎有些不妥,只能把到嘴的两个字又咽了回去。

  “老板。”

  “给我吧。”

  虽然是商量的语气,但是盛阑珊直接拿走了她手上的咖啡,脸上有些嘲讽。

  “你们宋家人,还真是一个不如一个,不过你比那宋妍可是好多了,至少识相。”

  对方说完这句,就摇曳生姿的踩着小高跟进了傅殃的办公室,宋九月无奈,也只能去楼下的餐厅吃饭,已经到了中午的休息时间,顶层的办公室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几个人。

  傅殃没有抬头,满脸严肃的盯着电脑屏幕,感觉到自己的旁边多了一杯新的咖啡,眉眼松了松,端过喝了一口,手指灵活的在键盘上敲着。

  “宝贝儿,出去吧,我这里还很忙,下班的时候等我。”

  傅殃的声音很温柔,盛阑珊听得沉醉,以为对方这话是在对她说的,整个人都很激动,直到看到对方喝光了一整杯的咖啡,她的眼里才闪了闪。

  “傅殃,你刚刚是在叫我宝贝儿吗?”

  盛阑珊说这个的时候,总算是露出了一丝女儿家的羞态,哪里还有刚刚的半分盛气凌人。

  傅殃的眉头狠狠一蹙,抬眼才发现自己的旁边站的是盛阑珊,嘴唇不高兴的抿着,了解他的人都知道,这是生气的前兆。

  “有事?”

  “我只是来看看你。”

  盛阑珊说着,踌躇的想要离傅殃更近一点儿,但是上前的脚步却被对方散发出来的冷气生生顿住。

  “出去。”

  傅殃的手指依旧飞快的在键盘上敲着,看样子是完全不想理会这个人。

  盛阑珊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冷淡,有些委屈的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  “虐猫的事不是我做的。”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耐,这人当他是傻瓜么,那么清晰的视频,说不是她,完全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。

  盛阑珊的手有些紧张的捏了起来,看到傅殃依旧淡定的忙着自己的事,想着难道是自己的药没用,可是那是夜店的女人用来对付男人的药啊,据说不管是谁,都会中招。

  傅殃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燥热,将领带扯了扯,看了房间里的空调一眼,一手拿过旁边的遥控器,调低了两度,他这个动作,直接让盛阑珊的眼睛一亮。

  但还是忍住了,不要急,在对方还没有失去理智之前,不能贸然的上去,不然她保证,自己一定会被从窗台上丢下去。

  傅殃敲字的动作停了下来,嘴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直线,感觉到旁边靠近一个寒凉的身体,总算觉得身体里的热度好受了一些,想要将人拉进了怀里。

  强忍着身体快要爆发的火,忍得额头上都是汗水,低头一看,这女人是怎么进来的,还有自己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身体中的热度如挣脱牢笼的野兽一般,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着,直觉告诉他,这很不对劲儿。

  傅殃淡淡的咬了咬自己的舌尖,这才发现怀里的哪里是什么宋九月,分明是盛阑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,有些嫌恶的将人一把丢在了地上,拿过一旁的纸巾擦了擦手。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愠怒。

  “盛阑珊,你不想活了是吧?”

  这几个字儿几乎是从他的嘴里磨出来的,整个人如一头发狂的狮子一般,一脚踢开了旁边的沙发,双眼通红,看着有几丝可怖。

  盛阑珊完全被对方吓住了,但也只是一瞬,眼里就闪过一丝坚定,今天来之前她就已经想好了,一定要爬上这个人的床,只要怀了孕,傅家就一定会让她过门。

  她从地上站了起来,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个干净,只穿了一件内裤,但是这一切在傅殃看来,毫无诱惑力,只是一句没有性别的肉体而已。

  “滚出去!”

  他已经没有多少耐性了,要是这女人敢过来,他一定把她丢出去。

  盛阑珊咬咬唇,也有些犹豫,只是错过了这次机会,下一次只会更难,所以她还是移动了脚步,一点一点的朝傅殃靠近。

  傅殃忍得浑身涨疼,只觉得踢了沙发还不够,他想把这办公里的一切都给毁了,看着还在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女人,眼里闪过一丝危险。

  盛阑珊离对方只剩下几步的距离,傅殃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,这让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散了个干净,但是下一秒,她就无比坚定的向着对方走了过去。

  傅殃的嘴角有些残忍的勾着,将对方一把扯了过来,走到门前,大力的拉开办公室的门,也不管她有没有穿衣服,就那样一把丢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