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十五章 老板,你认错人了
  盛阑珊浑身上下,除了一条内裤,根本不剩下什么,这么被人一丢,只能狼狈的抱住了自己的胸前,注意到周围投来的几束目光,脸上白一阵,青一阵,难堪的要命。

  “那是盛阑珊吧,天呐,是被老板丢出来的,还没穿衣服。”

  “真不要脸,估计又是想勾引老板不成功吧。”

  “盛家也算是名家了,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女人,平时在外面趾高气扬的,没想到私下里这么放荡。”

  放荡这两个字一出来,盛阑珊瞬间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,她怎么这么蠢,要挑在办公室对他下药,这里都是他的人,这下还怎么见人。

  盛阑珊来的时候是带着保镖的,只是这俩保镖现在也被吓懵了,反应过来后,马上脱了身上的衣服,披在了他家小姐的身上。

  盛阑珊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羞耻过,周围的目光充满了鄙夷和不屑,她是盛家的小姐,平时走到哪里,别人就捧到哪里,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她的美貌和出身。

  为什么那个人就不屑一顾?

  盛阑珊既委屈又羞耻的上了楼下的车,直到车窗也关上了,才大声的哭了出来,这下是没脸见人了,那么多人都看到她光着身子被丢出去。

  这边盛阑珊在伤伤心心的哭着,办公室里的傅殃却依旧暴躁的如一头野兽一般,打了宋九月的电话,对方没接,内线也没接,看样子应该是去吃饭还没有回来。

  办公室的大门依旧紧闭着,单容眉头蹙了一会儿,才拿过一旁的文件,敲敲门后,走了进去,假装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,就连眼神都没有乱瞟。

  “老板,这是你昨天让我整理的资料,放在桌上吗?”

  单容的声音听着无比的纯真,眼神也是湿漉漉的。

  傅殃的脑袋短暂的一懵后,瞬间恢复了理智。

  “不是让你一周以后交给我么,怎么今天就拿进来了。”

  那个资料整理起来还是要一些时间的,以前的苏青办事效率也不错,但从来不会这么快。

  “昨晚加了班,熬到凌晨五点,总算是把它弄出来了。”

  单容将资料放到了一旁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眼角余光瞥到傅殃的身体正紧紧的绷着,眉头一蹙。

  “老板,你的身体不要紧吧?要不要找个医生来看看?”

  “不用。”

  傅殃的手指捏着笔,紧的差点儿把笔杆子捏断,牙齿也紧咬着,似乎要咬碎了一般。

  想着这个人应该是不知道什么的,努力的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,将笔放下后,抬手揉了揉太阳穴。

  “办事仔细,不要出错。”

  “老板你放心,时间虽然很短,但是质量绝对有保证。”

  都说自信的女人的最美丽的,单容从来不怀疑自己的能力,从大学开始,她就努力的把一切做到最好,让人挑不出错,进了公司也是一样。

  傅殃诧异的抬头,眼前的脸一瞬间又变成了宋九月的,整个人僵了僵,低头揉了揉太阳穴,总感觉那里突突的疼。

  “老板,你流了好多汗。”

  单容犹豫着走近了一步,冷不丁的被突然抬头的傅殃一把拉进了怀里,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,但转而就开始挣扎了起来,只是力道很小,根本挣脱不了傅殃的禁锢。

  “九月,别闹,我现在很累。”

  傅殃懒懒的将人拉过来,整个人已经失去了理智,有些飘,浑身酥软的一塌糊涂。

  “老板,你认错人了。”

  单容的眼里瞬间有了泪水,更加用力的挣扎了起来,其实她的心里简直惊喜,只是样子还是得做的,所以她一直轻微的挣扎着,眼里却满是幸福。

  盛阑珊那个蠢女人,没有搞清楚状况就下药,到头来还不是便宜了自己,只要工作上做的无可挑剔,这人一定会对自己另眼相看,警惕自然没有那么高。

  况且她对这个人的感情,除了自己,不会有任何人知道。

  宋九月刚从餐厅回来,就听不远处的几个同事说自己的内线响过,那个电话只有傅殃能打,所以没有犹豫,她直接去了傅殃的办公室门口,刚把门打开,就看到了里面暧昧不明的一幕,整个人僵了僵,马上心如擂鼓的退了出去。

  而单容,周身被傅殃好闻的气息包裹着,整个人却还是保存着一丝清醒的,自然知道办公室的门被人打开过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时间差不多了,不然得不偿失……

  想到这里,她挣扎的力度更加大了一些,甚至是用拳头在傅殃的胸前捶着,不一会儿便是满脸的泪水,看起来受了极大的委屈。

  “老板,我求求你了,放开我。”

  傅殃被这一声老板惊的身体一僵,松开了人,才发现单容在自己的怀里,,眉头蹙了蹙,一把将人推了开。

  而单容这个时候,才敢大声的哭出来,狼狈的理了理衣服,双眼红肿不堪。

  “出去……”

  傅殃眉头紧皱,依旧觉得自己的脑袋疼的厉害,以前也有过女人对他下药,但是威力可从来没有这么猛过,也不知道盛阑珊从哪里弄来的药,连他都有些吃不消。

  “没……没事,老板,我知道你的身体不舒服,只是,我不是那种女人,还请……请你不要误会我。”

  “滚!”

  傅殃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,将身体靠在椅背上,额头上的汗水不停的顺着脸庞落下,幸亏他没有对单容做什么,他已经是极力的忍着了。

  “是。”

  单容委屈的点点头,将有些凌乱的头发理了理,才咬唇走了出去,只是低头的时候,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。

  主动送上去的女人,男人都是不屑一顾的,只有半推半就或者是宁死不屈的那种,才会激发男人心里的征服欲。

  单容出了办公室门,特意往宋九月的地方看了一眼,对上对方的目光,眼里闪过一丝惊慌。

  宋九月的心揪了起来,果然,这些豪门公子哥儿,都是见一个爱一个,况且傅殃那么大的权势,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,怎么可能为了她,去承受将来的风风雨雨。

  大概只要他们的事情一曝光,傅殃就会毫不犹豫的把她推出去当挡箭牌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