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十八章 被人劫持
  傅殃?

  在洛城恐怕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傅殃的大名,但是通常不会有人敢这么喊的,外人都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声,傅少。

  “你说你是傅少的女人,哈哈哈哈哈哈,这美人估计是魔怔了吧,想成为傅少的女人,你做梦呢!!!别他妈废话了!兄弟们今天就上你了!怎么的!”

  宋九月的脸上惨白,闭着眼睛。

  “傅殃的妈妈叫白绾,爷爷叫傅将生,家里人叫他小殃……”

  这些消息外界是不知道的,毕竟谁敢去打听傅少爷爷的名字,那可不是普通人啊,那是高挂云端的人物,他们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,更别说名字了,还有傅少的妈妈,只知道是个名门淑女,至于叫什么,外界也是不知道的。

  但是这个女人……轻轻松松的就吐出了这些消息……

  男人想要拉开她裙子拉链的手指顿了顿,但也只是一瞬,就扬起手在宋九月的脸上又印了一个巴掌。

  “啪!”

  “你他妈的吓我呢!随便编个名字骗我!臭娘们!今天非把你轮死不可!!”

  宋九月的嘴角已经溢出了血,眼里闪了闪,手上想要挣脱开,可是用尽了所有力气,绳子丝毫没有反应。

  “妈的!!还真他妈被吓着了!!说起来,我们虽然听过傅少的名字,还没见过他真人呢,这种高高在上的公子哥儿,怎么可能和我们的生活有过交集!!”

  几个人冷静了下来,开始抽烟,宋九月被浓烈的烟味呛的想要咳嗽,但是努力的憋住了自己。

  “别耽误时间了,我看这女人就是在忽悠我们!上了她!再拿去卖个好价钱!”

  脸上有个纹身的男人走近了宋九月,把对方的绳子解开,脸上挂着笑容。

  “你说你是傅少的女人是吧,今天我们就要上了傅少的女人!别他妈瞎挣扎了!!”

  宋九月在对方解开自己绳子的一瞬间,一口咬在了男人的手上,然后跑向大门,一切发生的太快,几个人都没来得及反应,骂骂咧咧的追了上去。

  外面是半人高的荒草,看来平时都没有什么人来这里,宋九月随便选了一个方向,开始不要命的奔跑,回头的时候,看见几个黑色的影子朝她这里追了来。

  “噗通”一声摔在了地上,手上磨起了血泡,几个男人已经笑着走过来了……

  “哈哈,还跑,臭娘们!!”

  “哧!!”

  汽车急刹车的声音,几人中的一个人瞬间被撞飞了出去,在不远处半死不活的挣扎着,看样子已经起不来了。

  傅殃从车上走下来,看到狼狈的宋九月,眼里猩红,他舍不得伤这个人分毫,他们却把她伤成了这样。

  “妈的!你找死!!”

  几个男人低咒了一声,纷纷向着傅殃扑了过来,这几个人并不是普通的混混,至少每个人都是练家子,但是傅殃看起来,应付的并不吃力。

  宋九月在不远处观察着,暗暗着急,却不知道该怎么帮他,只能祈祷他能更厉害一点,把那群坏人打趴下!

  傅殃下手毫不留情,一脚将其中的一个胖子踢出去很远,几个男人这下才发现,他们提到铁板了,拳头紧了紧。

  躺在地上的那个悄无声息的站了起来,向着宋九月那里摸了去,大家都以为他死了,没有人注意到他,连傅殃都在专心致志的应付着面前的几个人,更不用说一心关心着战况的宋九月。

  “停下!!妈的!!再动一下老子杀了他!!”

  一把刀搁在了宋九月的脖子上,她不敢动弹。

  傅殃见状,脸上暴怒,但不得不停下来。

  本来压倒性的胜利,这个时候一停,对方瞬间跳了起来,一把匕首狠狠的向着傅殃的胸口扎去。

  “噗……”

  锋利的利器刺入骨肉的声音,傅殃的脸色白了白,看到被人威胁的宋九月,没有还手。

  “傅殃!!!”

  宋九月挣扎,完全不要命了一般,威胁他的男人愣了愣,宋九月的脖子上瞬间有了一条红线,看着刺眼极了,刺的傅殃的眼睛生疼,心里也疼。

  “宋九月,你不要命了。”

  傅殃捂着胸前的伤口,脸色虽然不太好,但是他从小被爷爷丢进部队,什么样的伤没见过,这不算重伤,毕竟对方并没有扎到他的心脏处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
  宋九月一把推开了控制自己的男人,也不管对方会怎么对自己,向着傅殃的方向跑过去,刚跑到一半,就听到几声枪响,几个绑匪的腿上都中了弹,纷纷跪了下去。

  宋九月愣了愣,抬眼就看到墨一的手里正拿着枪,枪口正冒着烟,旁边还跟着十几个黑衣保镖。

  “老板……”

  他马上向傅殃跑了过去,但却被傅殃嫌弃的推开了,傅殃对着宋九月招了招手,等到对方跑近后,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,额头上都是汗水。

  被推开的墨一嘴角狠狠的一抽,觉得自己的心上被扎了一刀,叹了口气,看了看那几个已经跪在地上的男人,眉头蹙了蹙。

  傅殃这才注意到宋九月脸上的手掌印,眼里如黑洞一般,似乎要吞噬一切。

  “谁干的?!”

  宋九月被他恶狠狠的声音吓得一抖,摸了摸脸上,其实不怎么疼,倒是他的胸口,还在流血,刚刚真是吓死她了。

  “没人说话是吧?墨一,把他们的胳膊先卸了,再放进水泥桶里,我要他们求死不能!!”

  水泥桶?

  人一旦被放进去,等水泥凝固以后,想动都动不了,要是没人喂食,只能被活活饿死。

  “好的,老板。”

  墨一应了一声,让那些保镖行动,自己的目光则放到了自家老板的胸前,还在流血,真的不要紧么……

  傅殃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,眼前也有了重影,但是在宋九月的面前,怎么能倒下去。

  “回家。”

  淡淡的说了这一声,三个人便上了车,宋九月的身上虽然也有伤,但是比起傅殃来,都是轻伤,看到这个人又一次因为自己弄成这个样子,她的心里除了愧疚外,还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