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八十九章 她的骑士
  眼眶泛红,眼泪“啪嗒啪嗒”的往下掉。

  “傅殃,我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  傅殃嘴角勾了勾,一手扣住了对方的脑袋,薄唇吻了上去,宋九月紧张的捏紧拳头,试着去回应他。

  “咚……”

  脑袋砸车窗上的声音,傅殃果断晕过去了,接吻的时候晕过去……这成了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。

  墨一的油门直接踩到了底,把人送去了医院,医生们知道这个人的身份,丝毫不敢怠慢。

  宋九月就在走廊上站着,看着一群医生围着傅殃忙来忙去,最后给他的胸口绑了绷带,病房里的气氛很紧张。

  半个小时后,医生们都走了出来,看到走廊上站着的女人,顿了顿。

  “宋小姐,你过来,我们帮你处理一下伤口,傅少已经没事了。”

  宋九月这才彻底的放了心,跟着医生走了过去,她觉得自己没事,但是傅殃要是醒了,看到她的样子,肯定会生气的。

  把自己的伤口也处理好后,她才去了傅殃的病房,对方依旧在昏迷着,不过脸色已经好多了,墨一知道自家老板没事后,就去了走廊,反正不想在里面碍人家的眼。

  宋九月坐了下来,犹豫一瞬后,拿过傅殃的手放进了自己手里,眼里动容。

  床上的傅殃似乎在做梦,嘴唇一直抖动着,宋九月起身,凑近对方,想要知道他在呢喃些什么。

  刚把耳朵凑近傅殃的嘴,他的声音就突然增大。

  “宋九月,你个死女人!”

  宋九月愣了一瞬后,嘴角抽了抽,做梦都在骂她……

  两个小时后,傅殃总算是醒来了,不过想到自己晕过去的情景,眉头狠狠的一皱,似乎……在亲宋九月的时候晕过去的……

  他的男性尊严,他的面子,通通都完了……

  宋九月看到这个人漆黑的脸色,心里一急。

  “傅殃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伤口是不是还疼?”

  傅殃叹了口气,看了看窗外的风景,整个人都有些缥缈。

  “我心疼。”

  宋九月愣了一下后,眉毛狠狠的蹙了一下,奇怪,医生说并没有伤到心脏啊,怎么会心疼呢。

  左右想不通,所幸也不再想了,就坐在这个人的身边,照顾了一个下午。

  傍晚,傅殃死活不肯再待医院了,让人办了出院手续,和宋九月一起回了家。

  吃饭的时候,整个人都蔫蔫的,筷子也不拿,一双眼睛就那样把宋九月看着。

  宋九月的手僵了僵,蹙眉看着满脸淡漠的傅殃,发现他的筷子就摆在桌上,但是他却没有动。

  “你的伤,吃饭应该没事吧?”

  “喂我。”

  傅殃的目光总算是看向了桌上,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。

  宋九月没办法,马上拿起筷子,为傅殃夹菜。

  “我要你的碗。”

  傅殃又开口说了话,脑袋撇了开,错开了宋九月想要给他夹的东西。

 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。

  “可是我的碗已经用过了。”

  “你碗里的更好吃,宋九月,少啰嗦,快喂。”

  宋九月算是怕了这位大佬了,将自己的碗端了起来,给对方喂了一口饭,又夹了一筷子菜。

  傅殃满意的挑挑眉,一口一口,惬意的吃着。

  看着这两个人的互动,秋姨心里简直乐开了花,之前宋小姐似乎对先生不太喜欢,但是现在好了些,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。

  傅殃的胃口难得的好,整整吃了三大碗,要不是撑的吃不下了,估计他会吃十碗,停下来后,趁着宋九月端水的空隙,他看了一旁的秋姨一眼。

  “我要健胃消食片,吃的有点多……”

  秋姨一愣后,有些哭笑不得,只能去药箱子里把消食片翻了出来,拿给傅殃嚼着吃。

  宋九月为傅殃端来了水,看到他嘴里嚼着东西,想着这个人还真能吃啊,把水放到了茶几上,在他的面前坐了下来。

  傅殃自然而然的将脑袋枕在了宋九月的腿上,感受到对方僵了僵,不过没有将他推开。

  “宋九月,我想吃葡萄。”

  宋九月觉得那股无奈从脚底板一路升了起来,直直的蔓延到了心里,只能让秋姨端来了葡萄。

  “剥。”

  傅殃心安理得命令着,稍微看到对方的犹豫,手就摸了摸自己的胸口,叹了口气,这副样子,越发的让宋九月愧疚,最后只能认命的给他剥葡萄。

  剥葡萄的时候,指尖上难免沾了葡萄汁,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傅殃每次吃葡萄的时候,都会特意的吸一下她的指尖。

  第一次,宋九月脸红了一下,但以为这个人是不小心的,眼神乱瞟,心脏狂跳,没说什么。

  第二次,她感受着傅殃嘴里的温度,红色从脸上一路蔓延到脖子,整个人都烧了起来。

  第三次……

  无数次后……

  她终于知道了,傅殃在故意调戏她,有些懊恼,但是这个人只要还在吃葡萄,她就不能停下。

  傅殃嘴角勾勾,笑眼弯弯,长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,余光瞥到宋九月绯红的脸蛋,心里如揣了个气球般,有些飘飘然了。

  宋九月的心一直在坐过山车,起起落落的,直到这个人吃不下了,她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而傅殃已经缓缓的坐了起来,眉头皱了皱,该死,又有些吃撑了……

  刚刚睡着还不觉得,现在坐了起来,只觉得肚子涨的要命。

  “宋九月,陪我出去转两圈。”

  总得去消消食,不然今晚没法睡觉。

 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,去转?去哪里转,现在大晚上的,这个人是疯了么。

  但是傅殃直接拉过了她的手,攥在了手里,眉毛一挑。

  “就在别墅周围转转,今晚月亮挺好看的,别早早的就去睡了,多可惜。”

  只是等两人出去后,抬头一看,哪里来的月亮,天空漆黑黑的,要不是霓虹灯照耀,恐怕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傅殃也不觉得尴尬,拉着宋九月的手,沿着别墅慢悠悠的转了起来。

  “我们要善于发现隐藏的美。”

  这就是你大晚上带我出来遛的理由?宋九月有些抓狂,但是眼神在瞟到傅殃胸前的绷带时,一切的焦躁都如水一般,慢慢的退了下去。

  这个人不是第一次为她受伤了,好像只要她有困难,他都能像骑士一样,威风凛凛的出现在她的面前,为她挡去一切伤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