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十章 爱上你的女人都很惨
  宋九月的眼里湿润,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谁这么保护过她,养父母虽然弥补了她缺少的亲情,但是他们性子软,遇到什么都是教育她,忍一会儿就好了,没有过不去的坎。

  所以每每在学校受气的时候,她不敢告诉养父母,因为他们一定会告诉她,懂事一点儿,要听话。

  这么多年下来,养成了她这样懦弱的性子,可是从遇到傅殃,似乎一切都变了,他告诉她,别人欺负了你,要还回去,不能受委屈。

  “宋九月,你在想什么?”

  傅殃发现宋九月一直都不说话,眉头蹙了一下,手上换了一个方向,与对方……十指紧扣。

  宋九月因为傅殃的这个动作,心里一直在发抖,十指紧扣,这是恋人才会有的动作,这是最暧昧亲切的动作,但是傅殃他这么做了,还做的这么自然……

  她的心里好像被什么烫了一下,脚步也有些踉跄,没有注意,一头撞到了傅殃的背上。

  傅殃顿了顿,有些好笑的回头,看着满脸无措的人,玩味儿的勾着她的下巴,眼里染了两分魅色。

  “爱上我了?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很好,想跟我这样一直牵手走下去?”

  宋九月的目光不敢看这个人,甚至有些逃避的味道,但是他的目光如一把钩子一样,紧紧的勾着她,不肯放过她丝毫。

  她越是无措,越是慌乱,傅殃就越是紧逼,越是想知道答案。

  “宋九月,回答我,是不是?”

  宋九月的心里一直吊着,换作以前,面对这个男人她只想逃离,离的远远的,最好是老死不相往来,但是现在,她竟然不知道答案了。

  是还是不是。

  是了会怎样……

  “我……傅殃……”

  宋九月犹豫良久才开口,抬头发现面前哪里还有傅殃的影子,人家已经走了老远,正和晚归的小黑玩耍着,一人一豹,看上去异常和谐。

  宋九月心里松了一口气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又有些失落,只能抬脚走了过去,在对方的面前站了起来。

  小黑作为一头豹子,一直没节操的摇着尾巴,在傅殃的面前,丝毫没有尊严。

  “傅殃。”

  宋九月开口,紧紧的捏着拳头,似乎是做了莫大的决定一般。

  “嗯?”

  傅殃是蹲着的,手放在小黑的头上,正在为它顺毛。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宋九月我了半天,急得脸上通红,这让傅殃很担心,担心这女人会抽过去,目光转向了小黑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别急,你慢慢说。”

  声音淡淡的,气质尊贵,叛逆的眉毛悄悄向上扬了起来。

  “我觉得你好帅!!!”

  宋九月憋出了这么一句,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,脸红脖子粗,丢脸到想哭。

  傅殃先是一愣,然后低笑了一声,手在小黑的头上拍了两下,小黑虽然不情愿,但还是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。

  宋九月看到站起来的傅殃,有些心慌意乱的向后退了一步,傅殃走到她的身边,停下,弯身,闭上了眼睛。

  意思很明显,亲他。

  宋九月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,这才发现他的睫毛好长,嘴唇很薄,心又不争气的狂跳起来,到最后,她有些欲哭无泪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,仿佛胸口受伤的不是傅殃,是她。

  往前倾身,吻了上去,淡淡的啄了一下,便退了几步,眼神慌乱的盯着脚尖。

  傅殃感觉到自己嘴上一热,睁开眼睛,就只看到宋九月的一颗脑袋,眼里染了几分笑意,走过去将人抱了起来。

  “你在害怕什么?”

  他的嗓音淡淡的,如飞雪一般,簌簌的飘落着,在这燥热的夜里,有几分牵人心魄的凉意。

  宋九月闻到他身上好闻的气息,突然发现自己以前都没怎么注意过这个人,比如他挺好看的,他的声音挺好听的,他的怀抱挺踏实的……

  越想下去,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在无线下坠,好像坠入了一张网里,逃不开,跑不了……

  傅殃放开了人,看着别墅里还大亮着的灯光,眼里暖了两分,将她的手又拉进了自己的手里,向着屋内走了去。

  “有我在,你什么都不用怕,宋九月,我是你的靠山。”

  宋九月低着的头抬了起来,她觉得今晚的傅殃一定是故意的,故意要让她感动。

  一路被拉着进屋,上楼,她的脑子里都是空白的,直到进了卧室,里面钛白的光晃的她有些眼花,习惯性的闭了闭眼睛。

  “啪!”

  灯光被人关上,世界又恢复黑暗,她的身体被人往墙上一推,紧接而来的就是炽热的吻。

  这样的夜里,这样的一个吻,比任何时候都让人沉沦和迷醉。

  宋九月不敢动,感受到对方的手又如刚刚那般,与她十指紧扣着,这次是两只,她的手被牢牢的固定在墙上。

  黑夜里,谁的心跳声很快,如擂鼓一般,急促,剧烈……

  宋九月的腿有些发软,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慌紧紧的缠绕着她,害怕,不安,触摸不到未来的恐惧。

  “别怕。”

  傅殃停了下来,眼神清亮的盯着对方,靠在她的脖子上喘着气,嘴角缓缓的上扬。

  “你还真是胆小。”

  宋九月不说话,不敢动,傅殃说的没错,她是害怕,害怕这样沉沦下去,沉沦在这个男人撒开的情网里。

  他是故意的,像一个猎人一样,铺好了一个又一个陷阱,等着她踩进去,等着她沉沦,等着她求饶。

  宋九月的心跳越来越快,是啊,傅殃他是故意的,可是不争气的是,她真的有些慌了。

  嘴唇抿了抿,扭头看了看已经沉默下去的男人,想要将灯打开,可是手刚伸到一半,就被对方拦了下来。

  “你还没告诉我,你在害怕什么?”

  傅殃对这个问题有些执着,不问出个答案,就不会罢休。

  宋九月的眼睛对上他的,这次没有闪躲,反而是透露着一丝坚定,手中用力,让傅殃感受到她的力道。

  “傅殃,每个爱上你的女人都会很惨,你说我在害怕什么。”

  傅殃一愣后,手一伸,将灯光打开,眼里认真的打量着面前这张脸,说出的话似承诺一般。

  “你可以试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