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十一章 神秘的军装男人
  试试?她怎么敢。

  宋九月不再说话,傅殃把人往床上一带,自己也睡在了一旁,眼睛有些缥缈的看向了天花板。

  “宋九月,你连喜欢我的胆子都没有,还害怕什么后果。”

  宋九月抿唇不说话,悄悄伸手,拉住了傅殃的衣角,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动作,傅殃把人往怀里一搂,眼神清亮。

  “睡吧。”

  ……

  黑夜过去,阳光悄无声息的透过窗户玻璃,落在地板上,缓缓爬高,最后落在柔软的大床上。

  宋九月醒来才发现,傅殃又不再了,去洗手间洗漱好了下楼,抬眼便看到那个男人大清早的在花园里逗小黑,看样子胸口的伤应该没什么大碍了。

  接下来,两人在家休息了几天,傅殃恢复地不错,又加上用的药很好,所以伤口很快结疤,脱落,不过那里有一个淡淡的印子,宋九月每次在对方脱衣的时候,心里都会烫一下。

  因为她知道,那是为了她才有的。

  傅殃养伤的时候。完全像变了一个人,总是撒娇。

  刚他又说想吃葡萄,可是家里没有了,管家不在。宋九月想了想,决定自己出门去买。

  车停在路边,她正往超市里走,一边KTV门口的广告牌,突然向她倒了过来。

  宋九月闷哼一声,低头一看,已经擦出了血,广告牌挡倒在一边,四分五裂。

  受了伤的宋九月还没反应过来,KTV里跑了出来了一个男人。

  “喂!”

  他语气,很不礼貌的叫住宋九月,宋九月抬头,一脸茫然。

  那男人一看,宋九月虽然一身名牌,但似乎是一副好欺负的样子!送上门的肥羊,不宰等什么。

  “弄坏了我们的广告牌,还想跑?”

  宋九月被他的话问的一顿,明明是这个广告牌砸了下来,伤到了人,这人还要反咬一口。

  “是你们的广告牌自己倒下来,砸到了我,我还没让你们赔医药费,你们竟然还问我要广告牌的钱?”

  那男人嗤笑一声,开口:“怎么那么多人走过来走过去,它都没有倒下,就偏偏你路过的时候就倒了下来,分明就是你,今天不赔钱,别想走。”

  宋九月懒得看他得意的嘴脸,愤愤地说道:“你们有监控吗?调监控出来不就什么都知道了。”

  那店员翻了个白眼:“调监控。监控是你说调就调的。”

  宋九月算是看出来了,他今天是讹上自己了。于是,拿出手机准备报警。

  那店员扫了一眼他的手机,根本没有当回事儿:“报警,是吧?好,我告诉你,现在赔3000,警察来了就是5000,看看警察说你对还是说我们我对。”

  周围已经渐渐聚满了人,窃窃私语,还有人劝她:“赔钱走人吧,这家店啊惹不起的,警察来了也是向着他们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周围人的话,顿时无语。

  所谓官商勾结,原来是这样。

  她握着手机,犹豫着要不要给傅殃打电话。不过想了想,傅殃还受着伤,算了。

  人群外,一辆挂着军用招牌的车缓缓停下,被人群挡住了路,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后座上坐着的男人气场强大,面容俊美,狭长的眼睛睁开,看了眼外面围着的人群,薄唇微启。

  “好像是有人在闹事。”司机探出头,看了两眼:“好像是一个女人被欺负了。”

  男人眼睛一眯:“去看看。”

  说罢,司机迅速跑下车,替后座的军装男人开门,

  “让让……”两人一起走到跟前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司机先开了口。

  此时KTV的经理也走了出来,看到穿军装的人一点都不惧怕:“想管闲事儿?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脸。”

  军装男人在司机身后不悦的眯了眯眼,浑身开始散发冷气。

  司机看到他的表情,急忙噤声,先将宋九月服了起来:“这位小姐,你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宋九月的脸,在太阳下晒得有一些微微发红,她看向军装男人,总觉得这男人有些眼熟。

  “要不算了吧?他们官商勾结。”

  “这种店,不开也罢。”军装男人冷声说道。

  “你算老几?不要以为你穿了身绿皮老子就会怕了你,不就是个穷当兵的嘛,学别人逞英雄?”

  跟在军装男身后的司机有些忍不了了:“你小子说话客气点,这可是我们军长。”

  “你吓唬谁呢?他要是军长,老子就是军长他爹。”

  经理的话音落下,军装男人的眼里更加深沉。

  “五千是吗?我这就打电话让人送钱过来。”

  军装男人说着,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随后便站在那里如一座大山一般,气势骇人。

  他的眼睛淡淡的斜了斜,跟在他身边的司机却是手脚发凉,这是要出大事儿的节奏啊。

  惹恼了这位爷,这家黑店也算是开到头了。

  十几分钟后,身后传来一阵鸣笛声,很吵,看来不止一辆车,汽车熄火后,一个带头人突然跑到了军装男人面前。

  “首长,步兵旅一营全员全装集合完毕,请您指示。

  经理整个人都懵了,看到黑压压涌进来的人,心里颤了颤,接触到军装男人瞟来的目光,脖子里开始流汗,然后整个背都打湿了。

  军装男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扔在了经理面前:“这是五千,收好。”

  说完这句,他回头看着一众手下,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:“砸了。”

  淡淡的两个字,如一记闷锤一样,狠狠的敲在刚刚还高高在上的经理心上,酒店的保镖早已经被这群人的气势吓成了狗,呆呆的躲一旁不敢说话。

  尼玛,这得有多少人啊,至少大几百吧,那男人还真是军长?哪儿有那么年轻的军长啊。

  一群人得到指示,开始动手砸了起来,期间经理一个屁都不敢放,甚至已经吓的腿软,撑着没让自己跪下去。

  整整四百号人,从一楼砸到顶楼,一路如蝗虫过境。

  司机搬来一张椅子,军装男坐下,脸上有些调笑,指尖在椅子上淡淡的点着,这副样子,宛若指点江山的古代将军。

  旁边的司机不敢说话,反正这人一生气啊,那可是比核武器还恐怖,这经理刚刚还说什么来着,说他是军长的爹?简直是活腻歪了。

  不出十分钟,KTV就被砸了个干净。

  军装男人起身,整个人气势非凡,看到经理吓的满头大汗,嘴角勾了勾。

  不一会儿,四百人已经有序的走了下来,整齐的集合,等着这个人发布新的指令,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些兴奋。

  “撤了。”

  军装男人缓缓的吐出这两个字儿,薄薄的嘴唇一直抿着,不再说话,就那样淡定的往KTV门口走去。

  眼看着就要出去了,军装男忽然扭头对司机说道:“你,去把那个女人送到医院,我自己回去。”

  这男人的命令司机自然不敢违背,等到他扶起宋九月打算往出走的时候,门口又传来一阵急刹车的声音。

  紧接着,就看到傅殃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,身后还跟着墨一和一大帮手下。

  “把这里给我砸了!”傅殃一边走着,一边对墨一说到。

  不过当他看到整个KTV已经形同废墟的时候,也有些惊讶,随后一咬牙:“再砸一遍!还有那几个人,我要让他们彻底消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