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十二章 我哥回来了
  从傅殃进来的时候,KTV的经理就已经彻底跪在地上了。当听到傅殃的话之后,心里更加绝望了。

  刚走了一个军长,现在又来了傅少,那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?

  经理此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墨一带人从一楼到四楼又砸了一遍,吓得根本不敢报警。且不说先前那个军长,凭傅殃的地位报警也不会有人敢管的。

  此时宋九月的脚踝已经完全肿了起来,脸色微红,傅殃伸手一摸,有些发烫。一直守着宋九月的那个司机早就不见了踪影,傅殃也无从得知先前帮宋九月出头的人到底是谁。

  傅殃烦躁的捏了捏拳头,打算先将宋九月送到医院。

  刚走出KTV,就听一帮小女生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。

  “真的超级帅唉,带着那么多人来砸店,军衔应该不低吧,但是好年轻啊,还不到三十岁。”

  “比娱乐圈里那些小鲜肉帅多了啊,嘤嘤嘤,可惜不知道叫什么。”

  “好拉风啊,这辈子要是嫁给这个男人,死了都值了。”

  很快有人发现了一脸冰霜的傅殃:“快看,那好像是傅少,我还是觉得傅少更帅一些。你们发现没,刚才那个男人”

  傅殃冷哼了一声,将宋九月扶上了车,朝着医院开去。他一路上眉头都紧紧的蹙着,似乎在想着什么。

  医生看到这个一脸阴沉的男人,上药的手都在抖,他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,那双眼睛也如护犊的老鹰一样,直勾勾的盯着他。

  所以他被吓的手一抖,手上的动作重了一些,宋九月瞬间叫出声来。

  医生瞬间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拴在了裤腰带上,脸上全是汗水,连嘴唇都哆嗦了起来。

  “对……对不起。”

 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,看了满脸风暴的傅殃一眼,想着这个人不收气场的时候,还真是能把人吓死。

  好不容易上好了药,她被傅殃直接命令不许下床,然后又是打针输液,直到两个时辰后,额头上的温度才降了下去。

  傅殃总算是松了口气,看到打算下床的宋九月,直接把她提溜到了床上,眉头紧紧的蹙着。

  “宋九月,想要什么,我给你拿,不许下床。”

  宋九月拗不过,只能委屈吧啦的在床上待着

  “香蕉。”

  秋姨早已经在旁边卖了新鲜的水果放着,就怕宋九月输液的时候无聊。

  傅殃嘴角弯了弯,拿过剥了一根,递给了对方,宋九月正打算美滋滋的吃一口,就听傅殃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  电话接通几秒钟之后,傅殃说了声:“我知道了。”随后就挂断了。

  宋九月注意到傅殃脸色有些变化,正打算开口询问,就被傅殃接下来的话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我哥回来了。”

  云淡风轻的几个字,却是让病房里的空气都凝固了,宋九月手里的香蕉“啪嗒”一下断了,狼狈的落在了床单上。

  但是比起她的害怕来,傅殃的脸上却是有些迫不及待,满眼戏谑的看着对方,淡淡的把床单上的香蕉捡起,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,起身拉开了病房里的窗帘,阳光一下子倾斜过来,晃的宋九月有些睁不开眼睛。

  “宝贝儿,等很久了吧,恭喜你,要离婚了。”

  傅宸回来了?宋九月的心里是无边的恐惧,只觉得那阳光刺眼,刺的手抖,身体抖,最后连整颗心都抖了起来,心里泛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不说话,垂着眼睛思考问题

  “你不高兴么?”

  傅殃挑挑眉,声音有些清淡,转身,阳光从他的背后穿了过来,他脸上的淡笑与镇定,让宋九月的一颗心安了安,但依旧是害怕,毕竟傅家还有老爷子,还有傅殃的爸妈和妹妹,暂且不说她名义上的丈夫傅宸,就是这几个人,就够她喝一壶的了。

  不过听到傅殃的话,她摇摇头,这几天,她越发清楚的知道了自己内心的想法。

  傅殃从一开始,强势的闯进她的生活,尽管最开始的方式不对,但是那么多次的救她,为她受伤,她不可能一点感触都没有。

  这个男人成功了,成功的在她的心里留了印迹。

  “最迟明天晚上,爷爷就会派人叫你回去,宋九月,你别怕,一切有我。”

  傅殃的脸上满是认真,走近几步,指尖在她的脸上缓缓逡巡着,不知是心疼还是什么,眼里有些复杂。

  “你今晚还是好好做做心理准备吧,明天我会和你一起去的,我哥他是典型的面冷心热,不过他不喜欢你,你也不喜欢他,这段婚姻早就没有必要了,还是说,宋九月,你其实不想和我哥离婚?”

  说这个的时候,傅殃的眼里有些危险,整个人的气息都阴暗了下去。

  宋九月摇摇头,正如傅殃所讲的,这段婚姻本来就是个错误,没有必要再进行下去,她只是有些好奇,那个名义上的丈夫到底长什么样子。

  从结婚以来,她可是一次都没有见过。

  “傅殃,我离婚了,你……”

  你什么?你会娶我么?傅殃是什么身份,怎么会娶一个离过婚的女人,但是现在的一切,又是为什么。

  宋九月的拳头缓缓握紧,将床单捏的起了褶皱,脸上也有些发白。

 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,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指尖在对方的脸上捏了一下。

  “等你爱上我了再说吧。”

  他这是什么意思?

  宋九月被这云里雾里的一句话砸的头晕,眉头蹙了起来,她承认自己有些胆小了,不敢去爱,就怕像其他的女人一样,一不小心,万劫不复。

  傅殃说完这句话,在她的唇畔亲了一下,起身就走了出去,病房内凝固的气氛消散了一些,宋九月叹了口气,拿过一旁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。

  而傅殃刚走出医院,手机就响了起来,拿起来一看,不是傅宸又是谁,嘴角撇了撇,将电话一挂,出了医院,直接跳进了一旁的敞篷车里,“唰”的一下,汽车便飞了出去。

  到傅家老宅后,他将车停了下来,不过没有进屋,反而是去了与主屋相对的另一栋房子。

  刚推开房间门,迎面便飞来一个东西,他动作利落的往旁边斜了斜,轻巧的躲了过去,锋利的小刀直接插在了一旁开着的门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