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九十三章 尴尬的饭局
  “不错。”

  傅宸的嘴角勾了勾,缓缓的站起来,头上还戴着军帽,一身军装透着些凛冽的气息。

  傅殃拔下门上的小刀,放在手里转悠了两圈儿,“啪”的一声,射向了傅宸原本坐着的那张椅子上。

  这个地方空间很大,地上是木质木板,周围是健身的东西,而且乍眼看去,都是军绿色的,这是他们两兄弟的私人禁地,除了他们两个,其他人根本不能靠近这里。

  两人都没有说话,上来便开打,侧踢,拳击,闪躲,狠狠的一个踢腿后,两人都后退了几步。

  傅宸挑挑眉,将帽子脱了下来,指尖缓缓的解着扣子,在脱上衣,傅殃也是同样的动作。

  “小殃,我是不喜欢宋九月,不过你挖我的墙角,我很生气,所以今天,不会留情。”

  傅殃抽抽嘴角,想着这个男人真是不要脸啊,当初是谁喜滋滋的向他要枪的,他可没看出这个人有半点的不舍。

  脱衣,靠近,继续打,房间里一直响着“嘭嘭”的声音,傅殃一拳砸到了傅宸的肚子上,不过傅宸手比较黑,直接给了傅殃一个熊猫眼。

  傅殃摸摸眼睛,咬牙切齿。

  “不是说了不打脸么?”

  傅宸揉着自己的肚子,想着这小子力道还挺大,嘴角一弯,继续上前。

  “我可没说过!”

  直到夜幕降临,两人才躺在地板上喘着粗气,汗水滚滚,牵成线的流下。

  傅殃率先起身,去一旁的浴室洗澡,穿了干净的衣服出来,眼角懒懒的把还在地板上装死的人看着。

  “哥,明天看你的了,最好别让爷爷怀疑什么。”

  傅宸起身,将缠在拳头上的沙布缓缓的拆下,眼睛瞄了一眼傅殃的位置,细碎的头发上还滴着汗,顺着发丝,一颗颗的砸在地板上。

  “要吃晚饭了,你去哪儿?”

  “宋九月生病了,我得去看看。”

  傅宸嘴角抽了抽,低咒一声。

  “那是我的老婆!”

  “呵,马上就不是了。”

  傅殃说的毫不愧疚,甚至是有些得意忘形,不屑的看了一下傅宸的某个部位。

  “哥,不是我说你,喜欢男人就好好的喜欢着,结什么婚,祸害人家姑娘一辈子。”

  “啪!”

  傅宸脱下自己的一只鞋,直接向着傅殃砸了过去,脸上阴沉的要命,他这个好弟弟,总是能让他破功。

  而傅殃轻巧的躲过后,早已经没了影子,看样子是开车回去了,这次回家连家门都没有正式的跨入。

  “有异性,没人性。”

  傅宸幽幽的说了一声,起身也去洗了个澡,出来的时候穿了休闲的衣服,看到这个屋子,嘴角勾了勾。

  看样子他不在的这段时间,那小子并没有堕落啊,今晚的身手还真是不错。

  不过宋九月……

  想到这,眼里深了深,她对这个弟弟的影响似乎有些大了,不知道是好还是坏。

  而另一边傅殃开了车,刚驶到半路,就接到宋九月的电话,说是已经回家了。

  所以他直接把车往家里开,进门的时候,看到墨一怪异的眼光,眉头蹙了蹙,摸了摸自己的眼睛,很奇怪么。

  “老板,你是被谁打了么?要不要我去帮你打回来?”

  满脸的凛然,侠肝义胆,恨不得剖开自己的心,以表忠诚。

  “我哥打的,你去吧。”

  墨一听到这句话,心里的想法顿时退了个干净,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。

  “也许是老板你该打吧,大少打的好。”

  “滚,碍眼。”

  傅殃被气笑了,想着傅宸给这个人的阴影还在啊,真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

  在玄关换了鞋,进门就看到宋九月正坐沙发上吃水果,看样子好多了,心里松了口气,走近后,拿过对方的脚,放在手中看了起来。

  “还疼不疼?”

  被人这样握着脚,宋九月的脸上瞬间微红,尴尬的想要伸回来。

  “好多了,只是崴脚而已。”

  “吃饭了么?”

  傅殃揉揉太阳穴,本来做这个动作的他有些矜贵的,但是当宋九月发现他眼睛上的熊猫眼后,嘴角抽了抽,一只手摸了上去。

  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被我哥打了。”

  傅殃说的云淡风轻的,宋九月却是愣了愣,被傅宸,傅宸不是截肢了么?怎么可能打傅殃。

  “宋九月,好好休息,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其实这一整天,她都是在忐忑中度过的,直到第二天晚上,傅家来消息,说是傅宸回来了,让她过去好好聚一聚。

  洛城的传闻一直都是傅家大少截肢又毁容,最近几年在国外治疗什么的,但是当宋九月看到穿着一身军装从楼梯口缓缓走下来的人时,整个人突然被震了一下。

  铁骨铮铮的军人形象,五官棱角分明,眉眼冷峻,浅薄的嘴唇一直淡淡的抿着,那张脸若是甩出去,估计会有一大群的小姑娘争着舔屏。

  她完全呆了,这不就是在KTV为她出头的那个人吗?

  这就是傅宸?她名义上的丈夫?

  “怎么样,我哥帅吧,不是我说,宋九月你还真配不上我哥。”

  旁边傅雪雅伸过头来小声的说了一句,宋九月瞬间从震惊中清醒,看到傅宸的视线移向了自己,点头微微示意了一下。

  “小宸,这就是你的妻子宋九月,你们两人应该还没有见过面吧,你也是,怎么能为了执行任务,这么久都不回来。”

  傅老爷子虽然嘴上在责怪,但是可以看出,他对这个孙子还是满意的。

  傅宸是那种很冷情的男人,不怎么喜欢讲话,身上也一直释放着冷气。

  如果说傅殃很会吸引女人,会引得所有女人疯狂靠近,那么傅宸的存在,会生生把别人想要靠近的脚步冻住,他太冷了,一个眼神就如冰霜一般。

  “先吃饭吧,这两个孩子有的是时间相处,小宸,这次你打算待多久?”

  白绾让人把饭菜端了上来,脸上难得的多了一丝微笑。

  傅宸的目光在傅殃的身上转了一圈,嘴角勾起一丝浅淡的弧度,拿过一旁的茶喝了一口,眼里深沉。

  “明天就走,这次回来只是有点儿事儿要处理。”

  “什么事啊,哥,你怎么总是这么忙。”

  傅雪雅嘟囔着嘴巴插了一句,眼角余光看了宋九月一眼,怎么感觉这个人很紧张。

  “把饭先吃了吧,来,宋九月,这是你最喜欢的菜。”

  傅殃嘴角勾了勾,亲自起身夹了一筷子菜进宋九月的碗里,桌上的气氛瞬间诡异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