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零七章 挨了鞭子
  傅宸在一旁嘴欠的说道,惹来傅雪雅的一个怒视。

  傅将生起身,去了院子,他今天必须得好好问个明白,到底是不是这个孙子强迫的人家宋九月。

  地上的鹅卵石有些硌人,傅殃的腿早就已经麻了,但是傅家的男人,谁没有去部队待过,这点儿小痛根本不是事儿。

  抬头看到走过来的几个人时,他知道重头戏来了,脑袋抬了起来。

  “小殃,我问你,和宋九月那丫头在一起,到底是你主动还是对方主动的,你有强迫人家吗?”

  傅殃看了躲在人群中的傅宸一眼,嘴角抽了抽,点点头。

  “我主动的,我强迫的她。”

  “混账东西!!你要把傅家的脸丢到哪里去!!拿鞭子来!!”

  “爷爷……”

  傅雪雅不忍的低头说了一声,瞥到傅将生的目光,生生的被吓了一个激灵。

  “还不快去!!”

  傅将生低吼了一声,显然是被气的不轻,身体都颤抖了起来。

  傅雪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爷爷,完全被吓懵了,倒是一旁的傅宸马上转身去了客厅,再回来的时候,手里多了一条黑色的鞭子。

  “爷爷,给。”

 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,傅殃真的跳起来咒骂这个人两句,这还是亲哥哥吗?简直是畜生!

  不过他倒是忘记了,当初傅宸还在部队的时候,他趁机挖了人家墙角的事情,那事做的也不地道,在傅宸的眼里也是畜生。

  “混账东西!!”

  傅将生狠狠地抽了一鞭子在傅殃的背上,他大半辈子都混在部队,这一鞭子又用了全部的力气,差点儿把傅殃的腰给抽断了,背上火辣辣的疼。

  但是没有谁敢上来求情,况且这件事怎么看都是傅殃错了。

  “我从小是怎么教育你的,你就这样学吗?!!!”

  傅将生挥着鞭子,一鞭一鞭的抽到傅殃的背上,他背上的伤瞬间纵横交错了起来,很多地方甚至深的可见皮肉,看来老爷子是一点儿情分都没有留。

  傅殃从头到尾都没有吭过一声,豆大的汗不停的从额头上滚下来,紧紧的咬着唇,没有开口说一个字。

  整整抽了二十鞭,老爷子才罢手,眼里闪过一丝心疼,但是一想到这个孙子做的混账事,软下来的心瞬间又冷硬了几分。

  “回去就把这件事处理了,我不想再听到你们两个的名字绑在一起,我不会允许她嫁进傅家的,小殃,你该知道这一点。”

  “我就是要和她在一起。”

  傅殃嘴犟的回了这么一句,傅将生气的又挥起了手中的鞭子,只是挥到一半的时候,被人给拦住了。

  抬头一看,不是傅宸又是谁,这家伙总算是良心发现了。

  “爷爷,你也知道小殃的脾气,打他没用的,他对宋九月就是涂个新鲜而已,你这么强行让两个人离开,只会让他食髓知味罢了,心里更加的惦记,反正现在外面的人已经知道两个人在一起了,他们分不分开都不影响,你还不如让小殃自己主动提分手,他小子花心习惯了,对女人不长情的,爷爷,别生气了。”

  傅宸的这段话是凑到傅将生的耳边说的,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到。

  这段话说的在理,傅将生将鞭子丢给了一旁的佣人,只不过看着傅殃的目光依旧有些不善。

  “我倒要看看你和她能够折腾到什么时候。”

  丢下这句话,他就转身进了屋,也没有让傅殃起来,所以傅殃依旧是不敢乱动的。

  白绾和傅博也都走了进去,傅雪雅犹豫了一下,不敢再待在这个地方,小跑着跟在了两人的身后。

  只有傅宸一个人留在了这里,看到傅殃背上可怖的伤口,嘴角弯了弯,状似心疼的感叹了一句。

  “爷爷下手也太没个轻重了,瞅瞅,伤口深的都能见到骨头。”

  傅殃抬头狠狠的瞪了这个人一眼,目光只表达了两个字,畜生!

  傅宸眉毛挑了挑,缓缓的蹲了下来,看到满脸汗水的傅殃,嘴角撇了撇。

  “我这可是在帮你,要不那样做,宋九月可就遭殃了,你也知道爷爷的性子,眼里向来是容不得沙子的,你是他的孙子,他自然不能把你怎么样,但是宋九月在她看来可就什么都不是,想要对付她还不是动动手指么?”

  傅殃心里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些道理,不过他就是看不惯这人一脸欠揍的表情。

  傅宸起身,懒得再搭理这个人,转身悠悠然的进了客厅。

  不远处的墨一这才走了过来,欲言又止。

  “老板……”

  傅殃根本不敢动,背上的衣服早已经和皮肉沾在一起,动一下就撕心裂肺的疼。

  “打个电话回去,让宋九月早点儿休息,别等我了。”

  墨一嘴角抽了抽,想着都什么时候了,还想着宋小姐,但是这个人既然下了命令,他就得执行。

  ……

  宋九月正坐沙发上看着电视,听到秋姨的喊声,马上起身去了座机旁,有些奇怪墨一怎么打家里的座机了。

  “宋小姐,今晚你好好休息,老板有点儿事,不回来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宋九月应了一声,挂了电话后,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才发现外面已经下雨了,不知道傅殃在忙些什么,不过人家既然说了不回来,她也就不必再等了,领着小黑上楼,洗完澡后打算睡觉。

  她不知道的是,在她洗澡的时间段,傅殃已经被傅家的人抬进客厅了,在外面跪了一下午,背上的伤口深可见骨,又加上下了雨,整个人都烧的有些糊涂。

  家庭医生皱眉,一点一点的剪开傅殃背上的衣服,因为皮肉已经和衣服沾到一起了,他根本不敢用力,只能这样一点一点的剪开,企图让对方少痛一些。

  布料一扯开,皮肉连带着,都会被撕扯下来,伤口在雨水的冲刷下有些泛白,看着真是可怖极了,傅雪雅被吓得眼泪汪汪的,小心的扶着傅殃,不让他歪过去。

  白绾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,这个儿子就是活该,这下触到老爷子的底线了,要不是傅宸那小子油嘴滑舌的帮忙求情,恐怕这个时候还在外面晕着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