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要你们付出代价
  宋妍端着牛肉,缓缓的靠近了小黑,有些怕它突然扑上来,把盆摆在一旁,声音温和。

  “小黑,这是你今晚上的晚餐,快吃吧。”

  小黑的耳朵动了动,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缓缓的向那盆牛肉走去,低头嗅了嗅,突然发起了狂,朝着宋妍狠狠的撞去,宋妍躲避不及,直接摔在了地板上。

  还没反应过来,脸上就狠狠的挨了一下,似乎是那头畜生用尾巴抽的,火辣辣的疼,应该有印子了,该死的畜生。

  小黑从小就受傅殃的严格训练,怎么可能闻不出这盆肉有问题,牙齿呲了呲,在宋妍的脑袋上戳上了敌人的标签。

  既然是敌人,那就不用手下留情。

  秋姨吓得心脏发抖,看到旁边一盆没动过的肉,还有狂怒的小黑,脸色惨白,小黑这样发怒她从来没见过,宋小姐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“小黑……”

  秋姨叫了一声,缓缓的靠近,手指发抖着,伸向了它的头,一下一下的抚摸着,企图平息它心里的怒火。

  小黑一直疯狂的龇着牙,眼神凶恶的盯着宋妍。宋妍根本不敢动一下,到现在整个人都还是坐在地上的,在这个畜生的目光下,她腿脚发软的动不了分毫,只能求救的看着秋姨。

  秋姨也被这样的小黑吓了一跳,她可是看过小黑吃人的,知道这家伙还完完整整的保留着兽性,也只有在先生的面前,乖巧的像一只猫咪。

  “小黑……安静……安静……别气……”

  秋姨的手不停的在小黑的头上抚摸着,心里却是在祈祷先生快点回来,因为今晚太不正常了,宋小姐不正常,小黑也不正常。

  小黑龇牙的表情消失,淡淡的瞥了宋妍一眼,转过身子,优雅的踱着步子,向门外走去,而秋姨,趁机关了客厅大门,不让小黑再进来,看到吓傻的宋妍,马上跑过去安慰。

  “宋小姐,你还好吧?”

  “我没事……”

  宋妍已经镇定下来了,看到那盆牛肉,眼里阴暗的要命,那畜生竟然不吃,看来得想想其他办法了。

  一定要赶在傅少回来之前,想办法把那头豹子解决掉,拳头握了握,为了以后的生活,绝对不能露馅。

  而与此同时,宋九月已经醒了,头晕脑胀的厉害,动了动手,这才发现自己被绑起来了,手上和脚上都是链子,根本挣脱不开。

  这个地方是潮湿的地下室,只有旁边有一扇窗户,有着微弱的光线透过来。

  宋九月嘴角扯了扯,回想在医院发生的一切,突然觉得有些讽刺,为了引她上钩,竟然演了那么大的一出戏,宋家人还真是煞费苦心啊。

  脚上动了动,能够移动的距离只有方圆一米而已,她这是……被囚禁了吧。

  那狠心肠的爸妈,竟然连这个招数都用上了。

  宋九月没有觉得伤心,她对宋家的期盼,早就已经被对方亲手捻灭了。

  不过她也气自己,明知道宋家是什么样的嘴脸,偏偏赶着上去让别人欺骗,也真是活该!

  正想着,小门被人打开,她看到自己那个出车祸的妈妈正好端端的站在门口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也没有丝毫的愧疚。

  谢娟看到被铁链拷着的宋九月,脸上的表情突然温柔了下来,是的,温柔。

  “九月,你也别怪妈妈,妍妍她什么都没有,傅少要是喜欢你的话,你就把傅少让给她吧,好吗?妈妈再为你找个好男人。”

  宋九月想笑,到这个时候了,她竟然还这么恬不知耻的说着妈妈那两个字,就不觉得羞愧吗?

  嘴角扯了扯,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镣铐,脚上拖着的长长的链子,懒得和面前这个人废话一句。

  “你想把我怎么样?”

  谢娟的脸上顿了顿,为了不让傅少发现,只能先把这个人囚禁起来,要是妍妍一辈子都没被拆穿,那这个人就得在这个昏暗的地方待一辈子。

  “九月,你先在这里待着,每天会有人给你送吃的进来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有些嗤笑,抿着嘴唇不再说话,也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哪里,宋家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,也是厉害。

  谢娟看对方不再理自己,有些恼火,但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赢了一大半了,这人再不认命也没有办法。

  她正打算转身离开这个地方,就听到宋九月云淡风轻的声音传来。

  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宋妍应该假装是我,混进盛腾了吧,嗯……或者是已经混进了傅殃的别墅,可是我忘记告诉你们了呀,傅殃的别墅里有一只大型的黑豹,名字叫小黑,宋妍的外貌可以和我一样,甚至神情和动作都和我相同,别人发现不了异常,可小黑是动物,动物的嗅觉异常灵敏,不出三天,宋妍一定会露馅,我的好妈妈,你可想过宋妍被拆穿的下场?想过傅殃知道自己被欺骗后的下场吗?宋家会从洛城除名的,呵呵,一定很好玩吧,你现在这么对我,也别指望我到时候会帮你们,我只会求着傅殃,让小黑咬死你们,狠狠地咬断你们的脖子。我不会放过你们的,我宋九月这次要是不死,就要让你们付出代价!”

  宋九月边说,脸上的笑容变得高深莫测了起来,眼神高傲的看着谢娟,这个她名义上的妈妈,恶毒的夫人。

  “你……你胡说,谁会在别墅里养这么危险的动物。”

  谢娟的脸上有些苍白,看着这个女儿,突然觉得她是真的变了,变得太陌生了,自己竟然都有些不认识她了。

  “我胡说?傅殃是谁?他想养什么东西,没有谁能够阻止他,不过是一头豹子罢了,就算他想养老虎,别墅里也照样有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有些笑意,此时尽管被链条束缚着,可是她高傲的像一个女王,眉眼微挑,斜勾着嘴角。

  或许是和傅殃呆的久了,她的某些动作,也有些像对方了。

  谢娟嘴唇抖了抖,脸上更是发白,转身便出了这个暗室,想要打电话问问妍妍,那边到底怎么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