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去你的骨肉亲情
  轻飘飘的声音,却如同淬了冰一样,那股冷气儿从宋妍的毛孔直直的钻进了心里,冷的她整颗心都在发抖。

  “傅……傅少……”

  傅殃的嘴角缓缓扯开,如同吸血鬼突然张开了巨口,“嘭”的一声,一把银色的小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上,而枪口所对的地方,正是宋妍的眉心。

  宋妍吓得腿都软了,眼眶通红,手也不听使唤。

  “傅……傅少……我是宋九月啊,你这是要干什么,你要杀了我吗?”

  傅殃挑挑眉,懒得再理会这个人的矫揉造作,眉头一蹙,缓缓开口。

  “如果我说是呢?宋妍,敢在我面前耍把戏,谁给你的胆子?!你们宋家,不想活了是么?”

  最后几个字,几乎是从牙缝里磨出来的,他的眼里如黑洞一般,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。

  宋妍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也被抽走了,她不明白,这个人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,难道她哪里做的不对吗?

  “傅……傅少,你在说什么啊?”

  她还在做最后的挣扎,但是一切的挣扎在傅殃看来,都是找死!

  “嘭!”

  响亮的一声,她的肩膀直接绽放了一朵血花,鲜血顺着白白的衣裙,就那样流了下来……

  “啊!”

  “我的肩膀!我的肩膀!!”

  宋妍吓的直接瘫在了地上,剧烈的疼痛差点儿把她整个人都撕裂了,嘴唇颤抖着,没想到这个人真的下得去手,他居然开枪打一个女人……

  墨一在旁边有些同情,老板从来不讲什么规则,不打女人这种话,在他看来就是狗屁。

  整个别墅都充斥着宋妍的惨叫声,秋姨吓的脸色发白,马上躲进了厨房,伸出一颗脑袋偷偷观察着,难怪觉得宋小姐今天有些奇怪,原来她根本不是真正的宋小姐啊。

  “宋妍是吧?你既然在这里,能告诉我,宋九月去哪儿了吗?”

  傅殃嘴角勾了勾,将枪在手里转了一圈儿,非常满意宋妍这个时候的表情,不紧不慢的跷起二郎腿,眼里有些邪气。

  宋妍现在根本不敢开口说话,就怕那黑漆漆的枪口又会对准她身体的某个位置。

  “不说话?你以为这样我就没有办法?墨一,你说女孩子最在意的是什么?”

  墨一一愣过后,开始接话。

  “自然是那张脸了。”

  “我讨厌这张和宋九月长得一模一样的脸,毁了它。”

  傅殃说的轻飘飘的,却是把宋妍吓了一大跳,他们怎么能毁了自己的脸,她是明星,脸要是被毁了,一切都完了。

  “傅少……我求求你,饶了我……求求你了……”

  傅少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耐,将枪口对准了宋妍想要上前的身体,意思很明白,再上前一步,就开枪打死她。

  这个人简直油盐不进……

  宋妍咬咬牙,没办法了,只能再努力最后一回,这么想着,她的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肩膀,脸上突然有些羞涩,将裙子一拉,露出圆润好看的肩膀,白皙的皮肤,因为害怕而轻微颤抖。

  “傅少,宋九月能做的事情,我也能做,你就把我当成她吧,反正我们两个长的一样,感觉不都是一样的么?”

  宋九月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羞涩,一想到要和傅殃做那种事情,整个人都有些激动,心脏跳动的很快,那种甜蜜的气氛,似乎要把她溺死在其中了。

  墨一抽了抽嘴角,这女人是疯了不成,余光瞥到自家老板已经暴怒的神情,心里哀叹了一声,真是脑残的女人。

  “宋九月能做的事情你也能做?宋妍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恶心。”

  傅殃已经懒得废话,一把将对方抓了过来,拿过墨一递来的匕首,抵在了对方的脸上。

  和这种女人是讲不通的,就得来硬的。

  “宋九月在哪里?我只问这一次,你最好是想清楚了再回答,她要是出了什么事,你们整个宋家都得陪葬!”

  傅殃的声音如一条蛇一样,钻进了宋妍的心里,毛骨悚然,冷的要命,她知道这个人说的是真的,宋九月要是出事了,他们都得玩!

  想到自己刚刚对妈的嘱咐,脸上就是一白,不知道对方现在有没有动手……

  谢娟一向宠着宋妍,对她也几乎是有求必应,所以当知道女儿想让宋九月毁容,想让宋九月死的时候,她心里也只是挣扎了两秒,便决定按照对方说的做。

  但是这件事不能她亲自来,所以她找了个地痞,给了对方一些钱和一把刀,然后把对方带到了宋九月所在的暗室。

  男人看着便流里流气的,不是什么好人,这次有钱拿,钱还不少,又听说不会被追究责任,顿时便心动了。

  不过当他看到暗室里的宋九月的时候,眼里闪过一丝惊艳,这样的美女看着太勾人了,既清纯又魅惑,那双不服输的眼睛更是让她添了几分性感。

  心里瞬间有了邪念,看到一旁的谢娟,故作正经的咳了咳。

  “你先出去吧,画面有些血腥,弄好了我叫你。”

  谢娟又怎么看不出这个男人在想什么,不过她也没有阻止,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,让别人爽一爽也算是积了德。

  天底下恐怕再也找不出这样的母亲,找人强奸自己的女儿,找人毁女儿的容,一切只因为偏爱另一个女儿而已。

  谢娟出去后,男人瞬间放下了手里的刀,嘴角勾了勾,指尖在宋九月的脸蛋上划了划,皮肤很好,白皙诱人,看的他现在就想上了这个女人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很沉静,现在她也不指望谢娟能良心发现了,心里是浓浓的嘲讽和不甘。

  男人一把撕坏了她的裙子,整个人如被点了一把火般,吞了吞唾沫,然后扑了过去。

  “滚!”

  宋九月冷冷的吐出一个字,挣扎了起来,心里满是绝望,一颗心如同被锉刀反复的揉搓着,疼的她浑身发抖,呵,这就是骨肉亲情。

  去他妈的骨肉亲情!

  宋九月的眼里翻滚着恨意,突然想到傅殃的话,懦弱只能被人欺负,她要强大!一定要强大起来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