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求你放了她
  她的手被粗大的镣铐束缚着,这个时候已经被磨出了血,镣铐周围隐隐的还有带血的皮肉,可见她有多用力了。

  可是男人怎么可能停下来,一张臭嘴在宋九月的脖子周围到处拱着,心里简直乐开了花。

  有钱拿,有女人上,别提有多爽了。

  宋九月牙齿咬了咬,抬眼看到谢娟探进来的一颗脑袋,在接触到她的目光后,又退了出去。

  “别碰我!”

  她的嗓子都喊哑了,眼里差点儿流出血泪来,难堪,可耻,特别还是当着自己亲生妈妈的面被这样。

  “小美女,我劝你还是别挣扎了,没有用的,今天让爷好好爽爽,也会待会儿下手会轻一点儿~”

  男人的声音有些得意,一把将宋九月推到了墙上,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。

  宋九月不停的挣扎,脚上的链子却差点儿让她狼狈的摔跤,她一味的躲闪已经让男人有了一些不耐,眼里闪过一丝狠光,一把抓住宋九月的头发,强迫她的脑袋抬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,我上你,你还很不情愿?呵,老子今天可告诉你,你要是再挣扎一下,我就用刀在你的脸上划一下,我劝你还是配合一下我,免得受皮肉之苦!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倔强,满脸的嘲讽,看到男人渐渐恼怒的神情,突然笑了起来。

  “垃圾!”

  吐出这两个字后,她闭上了嘴,不再说任何话,尽管现在的她很狼狈,衣裙已经遮蔽不了她的上半身,腰部也露了出来,但是她看着,依旧干净的要命!

  “啪!!!”

  男人狠狠的扇了宋九月一巴掌,眼里有些恶毒,这女人犟的要命,这样下去只会耽搁时间,想到这里,伸手便拿过了一旁的匕首。

  宋九月被对方扇的脸上红肿,嘴角马上就溢出了血,她就是在故意激怒这个人,最好是能把她杀了,她死也不要被这样的人折磨。

  “好啊,你这个贱女人,这可是你逼我的!!老子现在就毁了你的脸!!他妈的!!”

  说着,他就举起了刀,泛着寒光的刀马上就要往宋九月的脸上挥去,但是这个时候,外面有着巨大的轰鸣声传来。

  男人眉头蹙了蹙,外面在干什么?

  然而还来不及思考,一旁的墙就已经轰然倒塌,傅殃坐在推土机上,一旁是威风凛凛的小黑。

  墙就那样被推倒,外面的阳光瞬间洒了进来,宋九月被刺的睁不开眼睛,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。

  “傅殃……”

  她缓缓的吐出这两个字,只觉得一颗心都沸腾的厉害,生死关头,他来救她了,他真的来了……

  小黑率先跳了下来,一口咬向了男人的手,鲜血瞬间喷涌,那把匕首也被丢在了不远处。

  傅殃的眉头蹙着,看到这样狼狈的宋九月,眼里有着滔天的怒火,这群人竟然敢这样对她!

  “啊!我的手!!我的手没了!!”

  男人在地上拼命的蹬着,脸上满是惶恐,这群人是谁?好恐怖,感觉就是从地狱里冒出来的一样!他挣扎着想要向还完好的门爬去,小黑却压根儿不给他任何机会,龇着牙,朝着对方的脑袋狠狠的咬了过去。

  “噗……”

  利齿穿过头骨的声音……

  听得人头皮发麻,小黑得意的欣赏自己的战利品,伸出爪子戳了戳,确定对方已经断气了,才小跑着向傅殃,似乎是想要一个夸奖。

  然而被某个无良的主子一脚踢了开。

  “满嘴脏血,别靠近我。”

  傅殃满脸的嫌弃,走向了被铐着的宋九月,有些心疼的亲了亲对方的眼睛,当看到镣铐周围的血迹时,眼里深了深。

  拔出手中的枪,对着链子开了几枪,那些铁链子瞬间断开了。

  宋九月的腿一软,差点儿跪在地上,幸好傅殃及时搂住了她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她的声音很平静,对于这血腥的一幕,并没有多大的感触,似乎是已经麻木了,也许出了这个暗室,以前的宋九月就已经死了,彻彻底底的死了。

  墨一这个时候从那辆不知道从哪里开来的推土机上下来,手里拎着肩膀上还在滴答着血的宋妍,嫌弃的将对方丢在了地上,“嘭”的一声,宋妍直接摔在了地上。

  另外两个黑衣人这个时候绑来了宋桓书,还有偷偷摸摸在外面张望的谢娟。

  宋九月轻笑了一声,推开了扶着她的傅殃,整个人如洗尽铅华般,散发着迷人的魅力。

  “妹妹,爸,妈,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  明知故问,最是气人……

  宋妍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脾气,被傅殃那一顿威胁,到现在腿还发软,根本站不起来,悲悲切切的哭了起来。

  “姐姐,对不起,呜呜呜呜,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,你原谅我吧……”

  看着自己的小女儿这样哭泣,谢娟心疼的不得了,特别是瞥到对方的肩膀还在往外流着血,胸腔里更是泛着怒火,看着宋九月开了口。

  “九月,她是你的妹妹,你就忍心看着她这么被伤害,妍妍从小就没有受过什么委屈……”

  宋九月想笑,这些人真是可笑极了,她有什么不忍心的,要是今天傅殃不来救她,谁知道她会遭受些什么,她不忍心,这些人又何时留过情,都是他们逼的!

  “妈,刚刚你在外面看戏很过瘾吧,看着我被那个男人侮辱,心里是不是很愉快,还有那把匕首,也是你给他的吧,喏,就是这把。”

  说着,她弯腰,将匕首捡了起来,上面还泛着寒光,看着可怖的紧,她特意拔了一根头发,刚靠上匕首,头发就断了,可想而知,它有多锋利。

  “妈,这把匕首还是好货,为了杀我,你真是煞费苦心了。”

 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云淡风轻,但是傅殃却从她的语气里感觉出了浓浓的心酸,眼里有些心疼,但也只是一瞬,那心疼便掩了下去。

  他告诉过她的,要强大,不然只有被欺负,被凌辱的份。

  谢娟的心里抖了抖,那种阴森的语气,根本不是她这个女儿该有的。

  “九月,是我对不起你,妍妍她是无辜的,你就放了她吧,行吗,算妈求你了,你是姐姐,就该让着她对不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