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发配到乡下
  那把匕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宋九月的手里,没有威胁的意思,他单纯的觉得这是把好东西,让刚刚的男人用真是糟蹋了。

  谢娟深吸了一口气,开始把这两年的事详细的叙述一遍,也讲清了宋九月为宋妍背锅这件事,最后还诚挚的道了歉。

  宋九月很满意的拿过了录音笔,将刚刚的录音听了一遍。

  “我是九月和妍妍的母亲,关于这两个女儿的事,我有必要好好的说一下,从小我就偏爱小女儿宋妍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“一直以来,我的小女儿就喜欢玩,但是不小心被人拍了照片,我们偏爱她,自然不希望她的名声被毁,所以那个一无是处的大女儿就成了这些事里的女主角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“那个孕妇是我的小女儿踢流产的,因为妍妍是明星,我怕影响她的星途,就把大女儿推了出去……”

  “现在我感到很愧疚,愧对这个大女儿,所以会尽可能的补偿她,暂时会消失一段时间,算是出去静心。”

  每一件,都让宋九月觉得心酸的要命,看着到现在还对她满腹怨恨的爸,一切都释然了,他们最在乎什么,她就夺去什么。

  宋妍在乎那张脸,那她就毁了那张脸,她这个妈最在乎的,无非是宋妍这个宝贝女儿,腿上那一刀,已经足够戳她的心窝子了。

  至于她这个爸……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最在乎的不就是宋家的公司么。

  “爸,你也老大不小了,和妈该好好享清福了,公司的事情,不用你二老再操心了,我会帮你看着的。”

  宋桓书的脸上闪过一丝难堪,这个人想要干什么?

  墨一似乎已经明白了宋九月话里的意思,马上让人去准备了东西,不一会儿纸和笔就摆在了宋桓书的面前。

  一切不过短短的二十分钟,宋九月赞赏的看了一眼墨一,不愧是傅殃手底下的人,这办事能力也太强了一些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爸,签字吧。”

  宋桓书看了看合同上的内容,差点儿吐出一口老血,他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公司,怎么可能轻易的让给别人,还是这样一个粗鄙的乡下人。

  “我不会签的,除非你们杀了我。”

  她就知道,这个爸最在乎的是他的公司。

  “小黑,去,把她吃了。”

  宋九月恶劣的指了指宋妍,眼里有着一丝趣味儿,尽管她现在衣裙还凌乱着,但是气势却不输任何人,似乎已经黑化了,现在的她就像一个恶魔,额头上一定长了两个角。

  傅殃仿佛看到那条恶魔的尾巴在摇啊摇,不知怎么的,竟然觉得好笑,这个人啊,怎么这么可爱。

  小黑很给面子的嘶吼了一声,一旁的谢娟瞬间发狂了起来。

  “你个死人!不就是一个公司吗?!难道它有我们小女儿重要!宋桓书我告诉你,妍妍要是出了什么事,我和你同归于尽!!”

  谢娟捂着脸哭着,隐隐的有想要吐的冲动,这房间里的血腥味儿太重了,旁边还躺着那个男人的尸体,要不是怕宋九月对妍妍做什么丧心病狂的事,恐怕她早就已经晕过去了。

  宋桓书的脸上有些恼怒,被谢娟的指甲狠狠的抓了两下,脸上马上有了几道血迹。

  “疯女人!给我住手!”

  宋桓书大喝了一声,看到面前的这些人,脸上有些挂不住,他再怎么落魄,也是一家之主,怎么能让一个女人骑在头上。

  谢娟一直“呜呜”的哭着,一会儿咒骂着宋九月,一会儿又骂着宋桓书,俨然一个疯子。

  宋桓书没有办法,最后还是在那个合同上哆哆嗦嗦的签了名字,看向宋九月的目光已经阴森的要吃人,真没想到啊,最后竟然会败在自己一直瞧不起的大女儿手上,牙齿咬了咬,现在傅少的人就在周围,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认命。

  宋九月满意的拿过合同看了看,嘴角勾了勾,蹲身看着她这个所谓的爸爸,声音清淡的开了口。

  “爸,你也别怪我,今天的事情,你们三个人肯定都参与了,我到现在还留着你们的命,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,不过妹妹的脸怕是已经毁了,真是可惜。”

  说着,她的目光看向了早已经昏迷过去的宋妍,那张脸血肉模糊,看得她有些想吐,但还是忍了下来。

  “你们一直瞧不起我是乡下长大的孩子,但是我为什么在乡下,还不是你和妈一手造成的,明明是双胞胎,偏偏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公主,一个是人人可欺的垃圾,我有时候真希望自己不是你们亲生的孩子,这样心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心寒。”

  宋九月说着,将手中的匕首看了看,杀父弑母这种事她还是干不出来,毕竟拿走他们的公司,已经算是把人往死路上逼了。

  “你们既然这么瞧不起乡下人,那以后就去乡下生活吧。”

  她的话刚说完,一旁就有人站了出来,将谢娟和宋桓书拖上了车,最后还有那个宋妍,也一并被扔上了车,乡下的医疗条件可是不好,那张脸,已经毁了,以后再没有人说她长的像谁了,她就是自己。

  她是宋九月!

  “好了,宝贝儿,干的真漂亮。”

  傅殃这个时候才说话,上前摸了摸宋九月的头,眼里有着宠溺,一把扣住对方的脑袋,狠狠的吻了上去。

  宋九月的手里还拿着那把锋利的匕首,但是他丝毫不怕,眼里流转着几丝邪气,把人一搂,拉风的上了那辆四不像的推土机,小黑也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,步子依旧优雅。

  墨一蹙眉看着面前的血腥场景,又看了看车里的三个宋家人,嘴角一弯,声音带着笑意。

  “哪里贫穷就往哪里送,别让他们再回来玷污宋小姐的眼睛。”

  “是!”

  训练有素的黑衣人答道,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,油门一踩,开始把几人发配到乡下。

  谢娟一直抱着昏迷的宋妍,悲切的哭着,谁知道这么多年的卧薪尝胆,居然毁在了那个野丫头的手里。

  真是恨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