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彻底放飞自我
  早知道有今天,当初就该掐死她的,扫把星!

  这几人到现在都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,也难怪会有这样的结局。

  而这边,傅殃和宋九月已经到了别墅外面,小黑的脑袋上还沾着血迹,看着可怖的紧。

  宋九月虽然衣裙破了,但是现在看着,却有一种矛盾的气质,那种破茧成蝶,完全展露风华的魅力。

  “豹爷,你今天帮了我大忙,走吧,为你洗澡。”

  小黑一听,马上抬起头,脚步轻缓的跟在宋九月的身后,倒是一旁的傅殃不干了,小黑帮了她大忙,难道自己就没有吗?这个女人还真是忘恩负义。

  “宋九月,你……”

  然后他的声音还没落下,一个温软的东西便覆在了他的唇畔,很甜,很软,他的心瞬间跳漏了一拍,甚至是狂跳了起来,耳朵尖可耻的红了。

  “傅殃,这是你的。”

  宋九月亲完,带着小黑就去了别墅旁边的游泳池,旁边有一个小号的池,是豹爷专用的,还有洗漱用的工具。

  小黑“嗷”了一嗓子,扑腾一下就蹦了下去,头上的鲜血瞬间在池里面晕染开,宋九月见状,马上打开一旁的开关,换了水,直到水清澈,她才下去,拿着刷子仔仔细细的为小黑清洗了起来。

  而傅殃在一旁愣了好久,只觉得脸上烧的厉害,口里也渴的要命,后面跟着的小弟马上把脑袋低了下去,假装没有看到老板这副小女人的模样。

  倒是墨一有些看不清脸色。

  “老板,你的脸红了。”

  一句话,气氛瞬间微妙了起来,傅殃咳了咳,暗地里咒骂了一句,宋九月这个该死的女人,居然玩偷袭,他一点儿准备都没有。

  但是越是想到宋九月这三个字,他的脸上就越是烧的厉害,只能匆匆进了屋,背影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。

  而跟在后面进屋的墨一,差点儿被大力关上的门砸到了脖子,庆幸的摸了摸,还好还好。

  “眼神这么好,流放宋家的任务你亲自去吧,记得选一个偏远的地方,最好是还没有解放的山旮旯里。”

  这简直是公报私仇了……

  墨一叹了口气,推了推鼻梁上的金框眼镜,再不愿意也只能照着对方的话去做。

  宋九月并不知道傅殃脸红的事情,毕竟在她看来,傅殃有钱,有权,想要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不计其数,他应该是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才是。

  但是她哪里知道,傅殃或许在外人看来是不羁放荡了一些,但是他从始至终,真正拐上床的女人也就只有宋九月这么一个而已。

  “小黑,把嘴巴张开。”

  宋九月挤了牙膏,给高贵的豹爷刷着牙,她一直很好奇,小黑怎么会这么通人性。况且那些被饲养在动物园里的凶猛物种,早就已经在安逸的生活下磨灭了兽性,但是小黑没有,它要是发狂,谁看着都会觉得恐怖。

  把小黑洗的干干净净了,宋九月还体贴的拿了毛巾,给对方擦洗干净,这家伙还挺让她感动的,三番两次的救她。

  帮小黑洗完,宋九月才一头扎进了旁边的游泳池里,像尾鱼一样,不停地在里面游着。

  游泳池就挨着别墅,属于室内,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况。

  “给她拿睡衣过去。”

  傅殃洗完澡出来,发现宋九月还在里面游着,嘴角抽了抽,那女人是放飞自我了么?

  “好的,先生。”

  秋姨答应了一句,马上上楼去找睡衣,而楼下的客厅,还有几个佣人在擦着地板和椅子,因为老板说过,要把宋妍走过的地方都擦一遍。

  宋九月不停的游着,觉得这样真是好极了,她就该这样的,活的恣意一点儿,潇洒一点儿,勇敢一点儿。

  “别游了,上来吃饭。”

  冷不丁的男声传来,她抬头就看到傅殃穿了家居的睡衣,一条袋子松松垮垮的系着,手里还拿了她的衣服。

  “嗯。”

  宋九月应了一声,马上从水里上来,拿过傅殃手里的衣服,对上对方戏谑的眼神,低头一看,才发现自己这条裙子湿了以后,里面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眉头蹙了蹙,拿过睡衣遮住了自己前面,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地低俗。

  换了衣服出来,两个人一起去客厅吃了饭,今天被这样折腾,宋九月早就已经想睡觉了,所以吃完饭以后,她就打算上楼休息,只是刚起身,就被傅殃按住了肩膀。

  眼神询问了一下对方,傅殃却直接拿起了她的手腕,上面还血迹斑斑的,虽然都是小伤,但是看着很骇人,又加上她刚刚下了水,现在伤口有发炎的趋势。

  “秋姨,把医药箱拿来。”

  傅殃的眼睛一直盯着宋九月的手腕,眉头蹙着,接过秋姨递来的箱子后,打开寻找消毒水,给伤口消毒。

  他蹙着的眉眼很认真,薄唇微抿着,瑰丽的眼睛这个时候似乎都沉寂了下去。

  “嘶。”

  宋九月疼的出声,傅殃马上轻了些,他从来没有为人做过这个,难免有些生疏。

  “这两天别碰水。”

  他认真的嘱咐着,宋九月的眼神瞟向了对方的眼睛,鼻梁,嘴唇……最后落在了那性感的锁骨上,这才发现这个人的身材真是没得挑。

  “好了。”

  包扎完后,傅殃直接起身,在宋九月的额头上亲了亲,然后将人一搂,上了楼。

  宋九月的脑袋里早就空白了,从傅殃蹲着为她上药的时候,她就已经懵了,这个时候接触到了软绵绵的大床,理智才突然回归,不想去管宋家的事情,闭上眼睛打算休息。

  只是感受到突然覆上自己身上的人,她蹙眉推了推,声音清淡。

  “我累了,想睡觉。”

  傅殃挑挑眉,一直养着的小猫,这下是真的开始成长了,懂得拒绝了,嘴角一勾,眼里有些趣味儿。

  “你躺着就成,我动。”

  没脸没皮的说了这么一句话,他直接拉开了宋九月的睡衣带子,看到那白皙的肌肤时,瞳孔一缩,顿了顿,整个人立即被点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