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二十章 宋九月的初心
  “可是我手腕疼。”

  傅殃本来还想继续的动作马上停了下来,手腕疼和做这事有什么关系?嘴角抽了抽,终究是有些不忍心,叹口气躺在了床边,那股怨念直直的朝着宋九月噗扑了去。

  宋九月嘴角撇了撇。

  “其实也不是很疼……”

  傅殃“唰”的一下睁开了眼睛,重新覆上了对方的身体,嘴角勾了勾,整个人都有些激动。

  宋九月的眼神向天花板上看了看,向落地窗看了看,就是不敢看面前的这个人,有些不敢相信,刚刚的话竟然是自己说出来的。

  听着旁边男人粗重的呼吸声,眼里突然有了一丝笑意,其实这样,也不错。

  宋九月反抗不了,只能任由对方为所欲为着,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她总觉得今天的傅殃很不在状态,尽管依旧和平时一样如狼似虎,但是他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,额头上也溢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,顺着脸庞,一路滚下来。

  结束后,傅殃直接趴在了她的身上,宋九月想要把对方推开,触摸到的却是一片的湿润,打开旁边的灯一看,顿时吓了一大跳。

  房间的床上完全像凶案现场一样,看着确实恐怖,零星的血迹沾染着床单,还有傅殃的背,也是血淋淋的一片。

  “你怎么了?!”

  宋九月起身,披了睡衣下楼,马上叫了墨一两人拿着医药箱上楼。

  傅殃躺在床上装死,觉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话为好,墨一看到床上的狼藉,狠狠地唾弃了自家老板,还真是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啊,真他妈的不要命了!

  “我没事……”

  傅殃趴着,露出精瘦的后背,一床薄毯搭在了他的腰间,不至于让他走光,不过背上现在已经是一片血淋淋了。

  墨一将绷带拆了下来,看到纵横交错的伤口很多地方都已经溢出血了,嘴角抽了抽,这得多激烈啊,伤口才会崩开成这样。

  幸亏从老宅带回来上好的止血药,不然准得发炎不可。

  宋九月这才知道傅殃的背上有伤,当墨一解开绷带的那一刻,她自己的背上都跟着疼了疼,也难为这个人都这副样子了还不忘了那事儿。

  墨一将伤口用消毒水重新洗了一遍,上好药,缠好绷带后,面前的一盆水已经是血水了,嘴角抽了抽。

  “老板,也不是我说你,你就不能忍个几天吗?”

  这些话显然有伤傅殃高贵的面子了,头也不抬,就那样闷闷的趴着。

  “滚出去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墨一不敢反驳,推推眼镜,想着毕竟是老板啊,自己还得在他的手下混口饭吃,总不能把人得罪个干净。

  房间里转眼就只剩下宋九月一个,将床单重新换了后,有些无语的看着闷闷不乐的某尊大佛,别说,傅殃发起小脾气的时候,真的像个孩子。

  “你怎么样,还疼不疼?”

  “亲亲就不疼了。”

  傅殃满脑子都是刚刚的事情,哪里还会想到疼这个问题。

  宋九月额头挂下一片黑线,么么哒你个大头鬼!郁闷的上床,关灯睡觉,反正痛死了也不干她的事!

  就是活该!

  傅殃就这样郁闷的趴了一晚上,也没想到自己的动作会那么大,直接把已经好的伤口给崩开了,这下真是撕裂着疼,不过因为旁边有宋九月的气息,他还是很快就睡了过去。

  醒了过后,宋九月并没有堕落,想着要去公司看看,但又担心傅殃的伤口,不过看到对方满脸懒散的样子,知道这个人是没问题了。

  “傅殃,你要去公司么?”

  吃饭的时候,宋九月这么问了一句。

  “嗯。”

  傅殃整个人都有些蔫蔫的,也不管在一旁撒娇打滚求抱抱的小黑,吃完饭后,直接拉着宋九月上了车。

  两人不一会儿就到了公司,宋九月照例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不过才几分钟的时间,傅殃又打电话让她进去。

  宋九月无奈,看到从早上开始就一脸不高兴的人,缓缓的在一旁坐下。

  “傅殃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  “宋九月,你到底有没有良心,昨晚竟然就那样睡过去了。”

  傅殃的声音都是控诉,宋九月挑挑眉,面对这个人的指控,丝毫不觉得脸红,嘴角弯了弯。

  “等你伤好了,我再补偿你。”

  傅殃一听,心里瞬间激动了起来,也不管宋九月没打招呼就出去的事,开始美滋滋的期待着伤口好的时候。

  宋九月出了办公室,才发现自己把包落在里面了,也没有再管,反正她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。

  傅殃自然也看到了宋九月的包,拿过一看,里面还有她的手机,嘴角勾了勾,突然想到最近网上很火的一个测试。

  你相不相信你的另一半,你会检查她的手机吗?

  傅殃只是愣了一瞬,毫不犹豫的就把宋九月的手机拿了出来,一看竟然还有密码。

  嘴角勾了勾,缓缓的输入123456,嗯,密码正确,就知道那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不会设什么有难度的密码。

  宋九月很少用微信,到现在,她大多数用的都还是qq,不过,她好像没有加自己啊……

  想到这里,傅殃有些不高兴了,他也有qq,但是和宋九月相反,他从来不用这个。

  点击添加好友,查找自己的账号,没有经过对方的允许,直接把自己加为好友,并且霸占了一整个分组,想了想应该取个好听的名字,叫什么呢……

  嗯……亲亲老公好了。

  越想便越觉得这个名字好听,他怎么这么有才华呢,眼尾一勾,马上将分组的名字改成了这个,看着里面就只有自己,心里无比的满足。

  手指点进了对方的空间,想要继续翻翻还有没有其他的内容,说实话,他对宋九月的大学还挺好奇的。

  这个人明明长的挺好看,却从来不像其他的女生那样秀自拍,就连动态都少得可怜,一年也就两三条,半小时就能翻完。

  不过她的一篇日志引起了傅殃的注意,日志的配图是一张黑板报,就是学生时代经常挂在后面的黑板报。

  画的是一个花店,很美好,映衬着午后阳光,真的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,透过这个,他似乎看到了宋九月那颗干净纯粹的内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