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对芒果过敏
  盛老爷子也有些急了,不停的在外面敲门,苦口婆心的劝着。

  “乖孙女,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啊?是不是傅殃那小子又让你伤心了,今晚爷爷就去傅家,为你讨回一个公道好不好,你快别哭了,把门打开,让爷爷看看,到底是怎么了?”

  盛阑珊房间里的镜子早已经碎了大半,刚刚起床的时候,她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,摸了摸,满脸都是凸起来的小点儿,直接让她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,跑到镜子前一看,差点儿没把她吓死,她本身就有一些密集恐惧症,脸上密密麻麻的小点看的她恶心的要命,失手打碎了房间里的镜子。

  现在怎么办,她压根儿不敢开门,就怕别人说她的脸恶心,惊慌的哭了起来,那什么护肤霜,根本就是假的!

  她哭的越来越大声,盛老爷子没有办法了,直接让人拿来了钥匙,打开了房间里的门,只见他那宝贝儿孙女脸上包了纱巾,正坐在床前哭着呢,这可把他给心疼坏了。

  “乖孙女,到底怎么了?”

  “爷爷,呜呜,我的脸毁了,那个贱女人毁了我的脸!”

  盛阑珊凄凄惨惨的哭着,盛凌一听说自己的孙女被毁了脸,马上拉下了她的纱巾,这一看,差点儿没被吓死,脸马上就有了怒气。

  “告诉爷爷,是谁干的?!别哭了,爷爷为你主持公道!”

  盛阑珊又重新用纱巾遮了脸,想到宋九月那个贱人,整张脸上都是愤恨。

  “爷爷,是宋九月!就是那个被傅家扫地出门的宋九月,她现在在盛腾上班,爷爷,你一定要帮我,让她把解药拿出来!”

  自己的脸现在这副样子,一定是被人下了毒,而下毒的人,不用说一定是宋九月,她肯定是想报复自己砸了她花店的事儿。

  盛阑珊越想,脸上便越是扭曲,宋九月,咱们走着瞧!!

  她大概忘了,那护肤霜可是她自己从人家宋九月的桌子上拿的,现在出了事,倒是知道把责任推卸给人家了。

  可惜宋九月现在压根儿顾不上什么盛阑珊,傅殃这一生病,那是立马变身成了傲娇少爷,挑食的要命!这也不吃,那也不吃,整天阴着脸,活像别人欠了他一个亿似的。

  秋姨做了一次又一次,但是人家傅少可是说了,吃不下,饿死他吧!

  宋九月真没想到,堂堂洛城的傅少,发起脾气来就和一小孩子似的。

  “宋小姐,请你好好照顾老板吧,他只要一生病,就浑身是刺,要是说了什么招惹到你的话,可千万别生气。”

  墨一提前给宋九月打了预防针,宋九月倒是也没有真的生气,只是觉得有些不可理喻,甚至是有些新奇,她恨不得把傅殃现在的样子照下来,然后拿到公司里去宣传,那估计会引起一波轰动吧。

  “这个做的是什么东西?!”

  病房里,傅殃又在发脾气了,将手里的饭菜放在了桌上,嘴唇很不高兴的抿着,似乎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。

  看到进来的宋九月,眼睛一亮。

  “宋九月,我要吃蛋糕,你给我做蛋糕吧。”

  宋九月眉毛抽了抽,大老爷们吃什么蛋糕,但是对上那人渴求的目光,她奇迹般的败下阵来,后来想想,大概是母爱的光辉。

  所以出了医院后,她马上回家和秋姨学做蛋糕,发现这东西做着也不难,就让秋姨去忙其他的,她自己待在厨房做就行。

  做好以后,她又拿出刚买的芒果,仔细的切碎,放在了里面,这样使蛋糕看着更可口了一些,一切结束,她马上就出发去了医院,伺候某位大爷。

  “喏,蛋糕。”

  傅殃满意的接过,拿起勺子,刚吃了一口,眉头就狠狠的皱了一下。

  宋九月心里一抖,想着这虽然是自己第一次做蛋糕,但也不至于难吃到这个地步吧。

  “很难吃么?”

  心里有些挫败,脸上马上垮了下来。

  傅殃将嘴里的吞完以后,低头看了看里面的黄色果肉,嘴角抽了抽,马上又挖了一勺子。

  “不难吃,宋九月,这是你第一次给我做东西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宋九月心里松了一口气,不难吃就好,其实来之前,她自己偷偷吃了一口,觉得味道还行,就是不知道这位爷会不会满意,现在看来,对方似乎并没有挑刺儿。

  她忙活了一下午,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吃,这个时候已经有些饿了,给傅殃打了个招呼,就打算去街上买点儿东西。

  宋九月不知道的是,她刚一走,傅殃就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,拉了拉旁边的铃铛,不一会儿,就进了急症室。

  墨一可是愁坏了,老板也真是的,明知道自己对芒果过敏,干嘛还要吃,难道就因为那是宋小姐做的?

  宋九月再回到医院的时候,床上已经没了傅殃的影子,眉头蹙了蹙,走到走廊上后,才看到了正靠着墙的墨一,有些疑惑的开了口。

  “傅殃呢?”

  墨一嘴角抽了抽,想着你自己做的好事还不知道么,别墅里可是从来都没有芒果什么的,这人该不会是恶意报复老板吧,毕竟最开始的时候,她可是被老板给欺负的那叫一个惨。

  “急症室里。”

  宋九月一愣,她才离开了这么一会儿,难道对方的病情就加重了?也不说话,站在墨一的身边,静静的等待着。

  大概半小时左右,急症室的门就打开了,傅殃被推了出来,脸色苍白,看着像是去了半条命。

  医生马上把人送去了病房,宋九月跟在后面,直到所有的医生都出去了,才坐到了傅殃的床边。

  “你怎么了?刚刚我走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?”

  傅殃并没有昏迷,听到宋九月这么问,伸出指尖揉了揉太阳穴。

  “不知道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不知道为什么,总感觉墨一看她的眼神有些怪,直到两人在走廊上相遇,对方总算是开了口。

  “宋小姐,老板对芒果过敏,下次你要是做什么东西,千万别放什么芒果,他爱面子,这种事儿不会主动说出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