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打脸啪啪响
  不一会儿,视频中就出现了画面,先是宋九月从电梯里出来,拉着单容在角落里聊天,两人看样子聊的很欢快,但是拐角处,盛阑珊一直站着,默默的偷听,眼里惊喜,路过宋九月的桌子的时候,眼神四处瞟了瞟,趁没有人注意,将那瓶护肤霜塞进了自己的兜里,然后脚步欢快的进了电梯。

  随后宋九月似乎是发现东西不见了,很伤心的拿着手机四处问人,只是到最后,都没有找到她的东西。

  视频到这里没有了,但是众人已经清楚的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,宋九月挑眉看了盛阑珊一眼,又将视线移到了盛凌的身上。

  “老爷子,你也看见了,那东西可不是我故意送给你孙女的,那是她自己偷去的,偷了我的东西,出了问题还要我负责,这未免太可笑了一些吧。”

  盛凌的眉头蹙的更深了一些,将他这个孙女望着,对方似乎知道自己做错了一般,全程不敢抬头,微咬着嘴唇不说话。

  然而心里却是把宋九月骂了个半死,要不是她,自己的脸也不会毁,爷爷也不会用那种失望的目光看着她。

  都这样了,盛凌不可能再追究宋九月什么责任,毕竟那东西,可真是他家孙女偷的,叹了口气。

  “这件事情就到这里吧,阑珊,走,跟爷爷回去。”

  盛阑珊点点头,不敢反驳这个人半句,虽然爷爷平时都不发火,但是要真的发起火来,可是比炸弹都还恐怖。

  两人一路上了车,她一句话都没有说,直到汽车启动了,才低头开口。

  “爷爷,对不起……”

  盛凌将拐杖紧紧的捏在手里,他并不是气孙女偷了人家的东西,而是气他这个孙女,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,竟然还会留下这么大的把柄,洛城的上流社会,明争暗斗本就厉害,要是下次再这么大意,恐怕受伤的就不只是脸了。

  “阑珊,你真该跟夏冰那孩子学一学了。”

  盛阑珊听他这么说,嘴角撇了撇,那个夏冰从小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,几乎没有听说过她有犯什么错,也没有和谁发生过纠纷,完美的像一尊雕塑一样,她的性子张扬,人又长得美,算是洛城的公子哥儿们最喜欢的对象了。

  盛凌叹了口气,下次再这样,可是早晚要吃大亏的。

  两人不再说话,比起盛阑珊的失意,宋九月这回总算是将憋着的气吐了个干净,上次那人砸她花店的时候,可是把她气了个半死,想着你砸我的店是吧,那好,我就毁了你的脸。

  嘴角勾了勾,盛阑珊可是明星,脸要是毁了,损失不是一般的大,以对方的性子,那副模样是不敢出门的,那脸上的疹子,没有两三个月,可是好不了,她最近应该都不会去自己的花店找茬了吧。

  想到这,宋九月的眉眼更是亮了几分,倒是一旁的单容小声提醒。

  “九月,我看那个盛阑珊不是什么大气的人,有仇必报,你以后可得小心一点儿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

  单容的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,脸上却是一派亲和。

  “九月,我们是朋友,帮你那是应该的,况且那个盛阑珊,真是太过分了,还把盛老爷子给请来,今天要不是有视频,恐怕你得吃大亏。”

  是啊,今天要不是视频,宋九月是绝对会吃亏的,但是在给盛阑珊下套之前,她就知道了这里有视频的事情,甚至连盛阑珊可能说的话,都在心里排练了一遍,她不打没有准备的仗。

  下午的时候,她又去了花店一趟,门口依旧是一堆女孩子,那玻璃门都要被她们挤破了一般,嘴角抽了抽,这果然是个看脸的时代啊。

  “九月姐,你来了啊。”

  秦墨从忙碌中抬头,看了宋九月一眼,脸上突然绽开一个微笑,瞬间把周围的女孩子电的找不到北。

  宋九月照样帮忙把花卖完,一切都结束了以后,秦墨把腰间的围裙解开,叠好了后放在一旁,他看着也就二十二岁左右,本来不应该叫宋九月姐的,但是她是他的老板,这样叫也算是一种尊重。

  “你要是上课忙的话,以后过来晚一点儿也行。”

  “不忙。”

  秦墨的眼里噙着一丝笑意,嘴角微勾的看着面前的人,她很清纯灵动,站在这百花之间,如最干净的那朵白莲。

  “九月姐,我就先走了,明天见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宋九月站原地思索了一会儿,总觉得自己聘用了秦墨,完全省了一大笔宣传费,小财迷模样的眼角弯了弯,看来她改天得请对方吃顿饭才行啊。

  这么想着,她开始轻点花店里还剩下的花,又和进货那边商量了一下,敲定了明天要送来的品种,做完这一切后,她打算走回去,不坐出租。

  这个时候已经是傍晚了,洛城的霓虹灯早已争相斗艳了起来,大街上都是来往匆匆的行人。

  洛城这样快节奏的城市,你要是停下来,只会被淹没在极速的洪流当中,大家为了各自的生活忙碌着,其实准确的来说,这里面的大部分人,都不是为了生活,而是为了能在这个城市生存下来。

  哪怕是每个月两三万的工资,除去房租费,水电费和生活费后,也只剩下堪堪的几百,这里面的很多人,都是买不起房子的。

  宋九月一直都搞不明白,每个月两三万的工资,去其他的二三线城市,要不了几年那也是个中产阶级,为什么大家都要削尖了脑袋往洛城里钻呢。

  但是现在她看到夜晚的洛城,顿时有些明白了,这个城市太繁华了,繁华迷眼,声色犬马,万丈红尘,灯红酒绿,没有几个人能够忍受得了这样的诱惑,哪怕是身背巨额房贷,也要在这个地方有一席之地。

  她要不是遇上傅殃,估计也很难在这个地方生存,这么一想,似乎遇上傅殃并不是什么坏事,虽然当初的见面不是那么光彩。

  她的嘴角撇了撇,眼神一转,突然看到了橱窗里的一条裙子,应该是刚挂出来的新款,看着很优雅,她一眼就喜欢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