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二十八章 冤家路窄
  抬脚就踏进了店里,导购员很热情,马上招呼了上来。

  “小姐,你好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么?”

  “那条裙子,给我包起来吧,我买了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导购员正打算将裙子取下,只是还没有行动,门口就又进来了一个女人,声音都带着几分张扬跋扈。

  “这条裙子我要了!”

  宋九月眉毛一挑,抬头就看到了一脸傲气的沈染,对方的眼神如看一个乞丐一般,紧紧的把她盯着。

  “但是……这位小姐已经买了,沈小姐,你看看其他的吧。”

  导购员有些为难,顾客就是上帝,任何一个他们都不能得罪,但是目前这个情况,总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吧。

  然而回应那个导购小姐的,是一个响亮的巴掌,扇的她有些头晕,却不能还回去,只能委屈沉默的站在一旁。

  这沈小姐可是店里的常客,是金主儿,她要是把对方给得罪了,好不容易找到的这份工作,恐怕得彻底丢了不可。

  沈染有些嫌恶的揉了揉自己的手,这个店员还真是没有眼色,竟然帮着宋九月说话,难道不知道她和宋九月有过节么。

  宋九月眉头蹙了蹙,看到一脸委屈的导购员,突然有些不忍心。

  “你要就拿去好了,干嘛打人?”

  沈染这一听可就不乐意了,感情这宋九月是在教训她呢,她算老几啊。

  “宋九月,不是我说你啊,手上恐怕没几个钱吧,这条裙子是新款,至少得大几万,你这穷光蛋能掏出那么多钱么?”

  宋九月没想到这条裙子会这么贵,刚刚走进店里的时候,她也忘了看这是什么品牌的服装店,但是她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自卑,看到装潢高端的店就不敢进去,几万块钱,她还是拿得出来的。

  “我要是能拿出来,这条裙子就归我了么?”

  沈染的脸上一顿,就算能拿出来,她也不可能把这条裙子给对方的,这可是自己好不容易等到的新款,这个乡巴佬穿地摊货就好了,这么高档的东西,她还撑不起这个场子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就算你能拿出来,这条裙子也是我的,宋九月,你凭什么跟我抢?”

  沈染说完这句话,满脸的得意,嫌恶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导购员,真是没出息,一个巴掌还能伤心这么久呢,嘴角一勾。

  “把裙子给我包起来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导购员有些为难的看着宋九月,宋九月却是目光平静,看起来丝毫不介意一般。

  “给她吧,我再看看其他的。”

  导购员点点头,路过宋九月的时候,特意顿了顿。

  “谢谢你,宋小姐。”

  沈染拿到裙子后,看了宋九月一眼,如一只斗胜的公鸡一般,雄赳赳,气昂昂的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宋九月叹了口气,好不容易看上了一条裙子,没想到都快到手了还能被这个人抢去,这下是丝毫没了逛街的心情,直接打了出租,回了傅殃的地方。

  那个人已经回来了,因为生病的原因,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儿,但是精神状态很好,还有心情逗弄小黑。

  “宝贝儿,过来我抱一下。”

  傅殃嘴角弯弯的说了这一句,今天那爷孙俩闹进盛腾的时候,他刚好不在,还以为这人会吃什么亏,结果她倒还击的漂亮,这个人果然是变了

  宋九月听话的走了过去,窝进了傅殃的怀里,傅殃受用的摸着她的脑袋,如同摸着一只听话的猫咪。

  其实宋九月已经想通了,傅殃这么好,她干嘛要一直犹豫不决,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离开就是了。

  “今天你做的很好,记住,下次还有人欺负你,就狠狠的还击回去,盛阑珊太娇纵了,做事不考虑后果,从小又是娇生惯养的性子,这样的敌人只能算是很低级的那种,你只能当作练练手,将来要面对的,可比盛阑珊恐怖一百倍不止。”

  待在他的身边,就得做好这些准备,至少得有保护自己的能力,不然她也会像当初的那个人一样,从他的生命中消失,找不到丝毫的痕迹。

  宋九月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尽管不知道傅殃还有其他什么身份,但是就这满客厅的玩意儿,她就知道,对方绝对不只是傅家二少这么简单,至少还和黑道有点儿关系。

  这么一想,更觉得自己现在还远远不够,傅殃的身边需要的不是懦弱的女人,她不想成为他的负担,他的包袱,就一定要快快的成长。

  第二天的时候,她就听说盛阑珊推了所有通告,打算休息两个月的事,嘴角勾了勾,那人要是忍不住抓自己的脸,那印子可就永远消不了了啊。

  她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,开始处理堆积的文件,只是快到中午的时候,门口突然传来了老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,所有人都顿了顿,向着电梯门口望去。

  只见电梯门里出来了一个狼狈的老人,正被几个保安制服着,不过从保安的手上也能看出,他们并没有用力,免得老人受伤。

  “我的女儿啊,盛腾,你今天必须给个交代,为什么我的女儿刚来上班一个月,就不见了,一定是你们把她藏起来了……”

  老人家边说边哭,看着实在可怜,不一会儿,周围就围了一大圈儿的人。

  “老人家,你要找闺女也来错地方了啊,你女儿不在我们这。”

  “是啊,快下去吧,我们老板要是生气了,后果很严重的。”

  大家纷纷劝着,老人却是坐在地上不愿意起来,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,看的众人也有一些难受。

  宋九月眉头蹙了蹙,看了几个保安一眼,发现对方也有些为难,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办公室的门已经打开了,墨一站在门口,看到围着的众人,眉头一皱,开了口。

  “你们围在那里做什么?”

  “墨助理,这里有个老人迷路了,要找自己的女儿,也不知道怎么就上了这顶层。”

  老人听对方这么一说,马上抬了头,声音有些愤怒。

  “我没有迷路,我的女儿就是在这里上班,她叫陈璐,刚毕业的大学生,你们把她藏哪儿去了,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还给我好不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