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想他再受伤
  老人说着,又哭了起来,一旁的单容眉头皱了皱,这个陈璐,她好像有点儿印象,当初她和自己同一批进入的盛腾,难道对方失踪了?

  “这个陈璐我知道,长的还挺漂亮的。”

  “就是营销总监的那个小女朋友吧,听说他们在谈恋爱呢。”

  女人八卦起来那就是百事通,不一会儿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理了个干净,看来这老人确实没有骗他们,人家真的是来寻女儿的。

  “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家了,你们公司总得给个说法吧,我只要我的女儿能够回来。”

  老人颤颤巍巍的站起来,嘴角开了裂,一双眼睛有些浑浊,也不知道是怎样越过那么多层障碍,来到这顶层办公室的。

  “去把营销总监叫来。”

  墨一发了话,不一会儿就有人屁颠屁颠的的跑去叫人,大家都在原地等待着。

  那个营销总监已经在公司待了好几年了,从来没有出过什么错,这中间,会不会有些误会?

  “进办公室吧,你们继续忙你们的,宋小姐,老板叫你。”

  墨一出来本来就是为了叫宋九月进去,没有想到会碰上这个事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扶着老人起来,三个人一起进了傅殃的办公室,剩下的人都好奇的想要伸长了耳朵去偷听,但是办公室的门一关,他们就什么都听不到了,只能自己在心里YY着里面的情况。

  傅殃看着颤颤巍巍站在自己面前的老人,大致了解了情况后,伸出素白的指尖揉了揉太阳穴,嘴角紧紧的抿着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,你的女儿被郑总监藏起来了,你不得已,才闯到了这上面,想要我为你主持公道?”

  老人的脸上有些惶恐,他们只是普通百姓,平时连这些人的面都见不着,要不是走投无路,他也不至冒着危险闯上来。

  “傅总,我就她一个女儿,你也看到了,我比其他的父亲都更苍老,这几年被病痛折磨,看起来就像她的爷爷一样,我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,唯一的请求就是,希望我的女儿不要出什么事。”

  老人说着,连手指都颤抖了起来。

  办公室门被敲响,营销总监已经走进来了,看着是个正直的人,大概三十五岁左右,眉眼清淡。

  “老板,你找我?”

  傅殃的眼神示意了一下,指尖手掌淡淡的撑着下巴,嘴角不高兴的抿着。

  “看看这个老人,你认识么?”

  “不认识。”

  郑州毫不犹豫的吐出这几个字,倒是一旁的宋九月开了口。

  “公司的人都说你和陈璐是男女朋友,她的爸爸你怎么会不认识?”

  郑州的眉头蹙了起来,眼里没有一点儿的隐瞒。

  “我和陈璐确实是男女朋友,但是关系还没有到见家长的地步,她跟我说过,她是被收养的,这个,应该是她的养父吧?”

  “陈璐虽然是我收养的孩子,但是我一直把她当作亲生女儿对待,你把她藏哪儿去了,把她交出来。”

  老人已经有些激动,想要上前紧紧的抓住郑州的衣袖,却不知道因为什么,突然向傅殃摔了过去,傅殃条件反射的一推,反应过来后又重新扶起了对方,脸上有些愠怒。

  他很讨厌陌生人的靠近,但是这人是个老人,他刚刚要不是及时收手,恐怕这人已经躺在地上了。

  老人咬咬牙,看样子这群人是不想交出他的女儿了,果然和那个人说的一样,这群人有钱有权,根本不把普通人的命当一回事儿。

  “啊!”

  宋九月猝不及防的被那个老人抓了过去,一把枪赤裸裸的抵在了她的脑门,冰凉的温度让她浑身一抖,脸上马上变得苍白。

  “傅殃,我告诉你,今天不把我的女儿还回来,我就让这里的人都跟着我陪葬!”

  郑州的嘴角在暗地里勾了勾,掩盖住眼里的欣喜,看着这一幕,缓缓的站到了老人的身边。

  “你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,别做错事。”

  “滚!都给我滚!!”

  老人家已经完全疯狂了起来,压根儿听不进去任何的解释,指尖动了又动,宋九月闭着眼睛,不知道什么时候,子弹就会穿过她的脑袋。

  傅殃从座位上起身,给了一旁的墨一一个眼神,墨一心领神会,悄无声息的靠近了那老人两步,想要趁机把枪夺下来。

 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,他正打算纵身一跃的时候,却被一旁的郑州狠狠地撞了开,整个人直接向着黑色大理石的办公桌摔去,腿一抖,剧烈的疼痛瞬间传来。

  这一幕,让宋九月也呆了呆,看了看郑州,此时对方的脸上哪里还有刚刚的半分温和,看起来竟然诡异无比,带着笑容,向着宋九月靠近,那个老人奇迹般的没有拦住他。

  “我说过会帮你的,老人家,你的女儿就是这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杀了,不仅是杀,他还让一群人把你的女儿侮辱了,那惨叫声,啧啧,我当时都觉得可怜……”

  傅殃的眼神漆黑,真是没有想到,他的公司竟然有内奸,那群人都是饭桶么,竟然还让他藏了这么几年。

  郑州从怀里掏出一把枪,指在了宋九月的头顶,嘴角得意的勾了勾。

  “真是遗憾啊,傅殃,本以为那个女人走了之后,你没有什么弱点了,没想到这才四年,你竟然又爱上了这个,嗯,我还真是庆幸,不用在这破公司待到老了。”

  郑州的手指紧了紧,看到浑身绷的僵硬的傅殃,眼里闪过一丝快意,他听上级的话来这里做内应,向外面传送傅殃在公司的一切消息。

  奈何这傅殃实在是太谨慎了,几乎已经达到完美的地步,直到宋九月的出现,他才觉得自己有了机会,所以一直在暗中观察,这个人果然是在乎这女人的,不然他今天也不可能出手。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傅殃开了口,看到宋九月紧张的发白的小脸,心里淡淡的疼了一下,如一根针,不小心扎在了心脏最柔软的地方。

  然而宋九月并不是紧张,她只是害怕,傅殃这次又会因为她受伤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