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三十章 被挟持了
  “干什么?当然是希望你死了,傅殃,这样吧,你从顶楼跳下去,我就放了这女人怎么样?反正我今天也不打算活着出去了,你最好别跟我耍什么花招!”

  宋九月平静了下来,稍微一动,那两把枪就抵得更紧,似乎随时打算把子弹射出来一样,两颗子弹,她的头估计都会被打爆吧。

  她这么想到,反倒是更冷静了一些,看了傅殃一眼,对方似乎在沉思什么。

  “这女人我一点儿都不在乎,她不过是那个人的替身而已,郑州,你大概是算错了,我要是喜欢她,当初就不会让他嫁给我哥,现在收留她,不过是觉得她可怜罢了。”

  傅殃的嘴角有些残忍,一双眼睛不屑的看着宋九月,从抽屉里缓缓的掏出了一把银色的枪,消音的,枪口指向了宋九月,眼里有些戏谑,根本没有一丝的情意。

  “不如我们来看看,谁的子弹更快一些,怎么样?不过正如你所说的,今天你别想活着走出这里,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,挖出公司里的一个大内奸,说起来,我可是赚了,毕竟女人这东西,没有了还能再找。”

 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,想着我要是死了,指不定你怎么哭呢,口是心非。

  郑州也愣了愣,没有想到这个人是这种反应,眉头一蹙,仔细思考后,眼里闪过一丝疯狂。

  “傅殃,别装了,其实你在乎她在乎的要命吧,既然这样,我现在就带着她上天台,在你的面前把她推下去,你不是不喜欢她么,我倒要看看,咱们谁笑到最后。”

  墨一的腿疼的完全动不了,压根儿没想到郑州会来这么一出,嘴角抿了抿,看着宋九月的目光有些担忧。

  宋九月的头上抵着两把枪,连动一下都不敢,只能任由这两个人把她往办公室的外面推。

  办公室的大门一打开,外面就轰动了起来,但是盛腾的员工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,大家短暂的惊慌后,开始暗地里报警,然后跟在两人的身后,寻找时机。

  “你们别靠近,不然我现在就开枪,退后。”

  郑州和那个老人挟持着宋九月,一路来到了天台,天台上的风很大,众人都只敢远远的看着,只要靠近一步,那人的手指便要作势开枪,所以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宋九月的头发被大风吹的有些凌乱,眼神往下一垂,看到这么高的地方,腿有些软,我的个乖乖,这要是摔下去,铁定成一滩肉泥了吧,故作镇定的沉默着,知道现在不能太没出息,只能暗地里握紧了拳头,指甲深深的嵌进了肉里。

  “傅殃,你不是不在乎她么,哈哈,我现在就把她推下去,让她摔成一滩肉泥。”

  傅殃的脸上阴沉,目光转向了一旁早已呆住的老人,对方大概是已经知道事情不对劲儿了,整张脸上都是慌乱。

  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不是说帮我要回女儿吗?你这样是要坐牢的……”

  老人吓的浑身发抖,本来只是配合这个人,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,再让那个叫傅殃的交出他的女儿,但是面前这个人,竟然想把人推下去,这要是出了人命,他这辈子估计都见不到自己的女儿了。

  “要回你的女儿?老不死的,实话告诉你吧,你女儿早被我玩死了,想要女儿,下地狱要去吧!”

  郑州现在已经完全露出了凶狠的一面,将人狠狠地的一推,现在马上发出了一声尖叫。

  宋九月闭上眼睛,压根儿不敢看着一幕,睁开眼后,老人已经消失在视线里了,这么高的楼,也不知道下面是怎样的一个惨状,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人……生命在他的眼里,不过是玩玩而已。

  宋九月吓得脸上发白,哆嗦着嘴唇,尽管已经努力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,但毕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,百米高楼,也许下一个躺在下面的人就是自己。

  “怎么,小美人知道怕了,别担心,我现在还不会推你。”

  说着,他的目光看向了傅殃,嘴角有些玩味的勾起,一只手抬高,手枪紧紧的地抵着宋九月的太阳穴,目光里有些挑衅。

  “傅殃,你不是万能的嘛么,我今天倒要看看,你是怎么把这女人从我手上救出去的。”

  傅殃抿着唇不说话,这个时候越是激怒对方,宋九月的处境就越危险,他只能默默地观察着周围的地形,一双眼睛如鹰隼一般,紧紧的把对方盯着,就怕他手一抖,宋九月就会被推下去。

  盛腾的楼下已经围了很多人,老人的尸体就躺在那里,鲜血在地上汇聚成一滩,有的渗透到了地缝里。

  那尸体的模样实在太惨了,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退后了很远,只有警察在下面守着,周围拉起了白线,这个地方突然喧闹了起来。

  “谁啊,敢在盛腾闹事,不想活了吧,那老人也太惨了。”

  “是啊,从上面摔下来,当场死亡,听说是被人怂恿着来找女儿的,真是可怜。”

  “那歹徒还在上面,听说还挟持了一个人,也想推下来呢,我看他是疯了。”

  众人议论纷纷,下面的警察却是异常的严肃,大家都紧张的盯着上面,已经有人在想办法与歹徒交流。

  天台依旧剑拔弩张,郑州也不想再耗下去了,眼里有些凶狠,将刚刚从老人身上缴来的枪扔给了傅殃,嘴角有些玩味的勾起。

  “我只给你一分钟的时间,傅殃,你自行了断,不然,我可就把这女人推下去了。”

  说着,他把宋九月的身子往外面推了推,不远处的众人看的心惊肉跳,那一只腿可都已经迈出去了啊,要是再出去一点点,宋九月的下场估计也和那个老人一样。

  傅殃的嘴角紧紧的抿着,弯腰从地上捡起来枪,心里一狠,抬手的瞬间开枪,“嘭”的一声,子弹快速的射向了郑州的手掌,对方手里的枪马上就掉在了地上。

  “去死吧!!”

  他大叫了一声,手上一个用力,宋九月的身体就那样倒了下去。

  “啊啊啊!”

  “天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