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把他关进小黑屋
  不远处的众人已经捂了眼睛,根本不敢抬头看,宋九月也是,她觉得这次自己是死定了,咬着牙,等待着痛苦的到来。

  只是不过电光火石之间,她的手腕便被人狠狠的抓住了,有点儿疼,疼的她浑身冒冷汗,只能睁开眼睛,入目就是傅殃的那张俊脸。

  “看什么看!”

  傅殃嫌弃的蹙了蹙眉,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挺重的,他的手已经有些酸痛了。

  宋九月本来就是个怕死的,知道自己得救后,差点儿没蹦哒上来,只是脚底下悬空,百丈高楼,她已经有些缺氧了。

  “老……老公,快把我拉上去啊,我要掉下去了。”

  事关生命,哪里还管什么节操啊,反正是对方爱听什么她就叫什么。

  这句话果然很受用,傅殃觉得自己的手臂充满了力气,一个用力,宋九月就被拉了上来,靠在地上喘着气儿,心有余悸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。

  “你刚刚叫我什么?”

  傅殃在意的是这个,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宋九月,宋九月这个时候已经回过神来了,打算把糊涂装到底。

  “什么什么?”

  傅殃挑挑眉,一伸手,将人从地上拉了起来,脸上有着罕见的温柔。

  “忘记了就算了,反正下次还会叫的,先记着。”

  一旁的郑州早已经被警察制服住,有些狼狈的被压在地上,整张脸上都是疯狂,这个人潜伏在盛腾这么几年,要不是今天主动露出马脚,恐怕傅殃永远都不会知道。

  宋九月还有些惊魂未定,看了看楼层的高度,想到刚刚被推下去的老人,突然觉得有些可怜,他是好人,只不过想要寻找自己的女儿,被人利用,才会走到那一步。

  墨一这个时候才一瘸一拐的上来,脸上很平静,汗水顺着额头缓缓的流下来,看样子也只是在极力的忍耐着疼痛。

  本来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算完了,但是被制服住的郑州突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“傅殃,你以为这就完了,告诉你,我已经在盛腾的一些角落放了炸弹,只要明天上午九点一到,你这楼就完了,老子也没想过今天活着出去,大不了大家一起死!”

  郑州的话一出,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凝重,傅殃拦住了想要把郑州带走的警察,这件事关系到楼里那么多人的生命,他不能让这个人被带走。

  警察也有些为难,一面是傅少,一面又是法律,总不能真的把罪犯交给这个人吧。

  “傅少,要不这样吧,我们把他押走,但是关他的地方你随时可以来,抓紧时间,把那些炸弹找出来。”

  傅殃点点头,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宋九月,发现对方没有受伤,长长的松了口气,将人一把搂进了怀里,语气有些宠溺。

  “走,去警察局。”

  一行人坐电梯下楼,宋九月暗暗的观察了一下被制服的郑州,嘴角勾了勾,原来对方也有弱点啊。

  到了警察局以后,郑州死活不肯说出炸弹的藏处,一直到晚上十点,警察也有些急了,要是一直这么耽搁下去,那到了明天的九点,炸弹非得爆炸了不可。

  盛腾可是洛城的一大标志性建筑啊,这要是炸了,里面的员工虽然能提前疏散,但是肯定会弄得人心惶惶,还以为洛城涌入了什么恐怖分子呢。

  傅殃的嘴唇紧抿着,这个人是铁了心的不肯说出炸弹的位置了,他已经抱了必死的心态,这样的人是最难对付的。

  宋九月也在一旁静静的站着,这样严肃的场合,她不适合插嘴,但是想到刚刚自己注意的一个细节,忍不住拉了拉傅殃的衣摆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傅殃紧皱着的眉头松了两分,扭头看着宋九月,想着这人难道是受到的惊吓太多,想要回去了?

  “把他关在一个幽闭的屋子里试试,不要开灯,我怀疑他有幽闭恐惧症。”

  傅殃挑挑眉,想着这个人是怎么看出来的,但是他不会怀疑宋九月,对着一旁的警察打了个手势,不一会儿,郑州就被推进了一个黑暗的屋子,四周门窗紧闭,大家都在外面守候着。

  不出十分钟,里面就传来郑州的拍门声,那声音听着撕心裂肺的厉害,估计他拍门的手一定疼死了。

  傅殃嘴角勾了勾,将宋九月一把搂进了怀里,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他有幽闭恐惧症的?”

  宋九月低头,在抬头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璀璨。

  “刚刚在电梯里里,我注意到他很紧张,腿脚都在发抖,额头也一直冒汗,就连嘴唇都有些苍白,以前我的同学也有幽闭恐惧症,根本不敢坐电梯,本来我只是猜测,但是出大楼的时候趁机问了一下盛腾的员工,他们都说郑州很少坐电梯,我就更加坚定他应该是幽闭恐惧症。”

  傅殃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,如一只偷腥的猫一样,笑得有些欠揍。

  “很棒。”

  房间里又传来“砰砰砰”的声音,似乎是郑州在用头撞墙,警察同志趁机喊了一声。

  “把藏炸弹的位置说出来,我们马上放你出来,争取宽大处理。”

  “休想!!”

  里面传来郑州的怒吼,听得出来,已经忍耐不了多久了,大家都静静的等待着,郑州的声音从怒吼逐渐的低了下去,最后变成小声的低喃。

  “放我出去……”

  “放我出去……”

  “藏炸弹的地方,你到底说还是不说?”

  已经凌晨两点了,警察也没有多大的耐性,郑州颤抖的抱着自己,总感觉黑暗中有密密麻麻的东西正缓缓的爬着,让他头皮发麻,待在原地根本不敢动,恐惧,窒息,胸腔如同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住一般,弄的他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我说,我说,求你们了,放我出去……”

  他的声音已经有些虚弱,手脚发软,警察这才把房间的门打开,两个人进去把郑州架了出来,一张盛腾公司的模型图迅速的放在了他的面前。

  “画吧。”

  郑州颤抖的握住笔,嘴唇也哆哆嗦嗦的,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暗黑的房间,心里被巨大的恐慌充斥着,眼睛一闭,开始在图上画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