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三十四章 博取信任
  吃完饭后,宋九月照例想去一趟花店,刚从座位上起身,就被单容给叫住了。

  “九月,你这每天神神秘秘的,到底是去哪儿呢?是不是偷偷去见什么帅哥了?”

  宋九月脑海里突然浮出了秦墨那张脸,别说,还真是挺帅的。

  “你想跟着去吗?”

  她这么一开口,单容就答应了,本来就想把宋九月约出去,只是一直都找不到什么借口,没想到对方倒是主动约她了。

  两人一路去了花店,氤氲的香气有些醉人,又加上秦墨那张帅脸,这个地方无疑成了最受女孩子欢迎的地方。

  单容看着这个大大的花店,还门口招牌上的几个大字,静谧时光,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嫉妒,她小时候的梦想,就是开一个花店,每次去县城,都会在那些花店门口驻足很久,没想到现在这个唯美的花店竟然是宋九月的。

  她的心里有些扭曲的嫉妒,帮着把花包扎,清理,一顿忙活下来,午休时间已经过了。

  秦墨看着宋九月旁边的女人,面上闪过一丝高深,嘴角勾了勾,对着宋九月招了招手。

  “九月姐,你过来一下。”

  宋九月看对方这么神神秘秘的样子,有些好奇的走了过去,低声询问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小心你旁边的那个女人。”

  宋九月一怔,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帮自己打包的单容,眉头蹙了蹙,连秦墨都看出来了么,最近这个人还是刻意的和自己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,还没有露出马脚,不过上次的绑架事件后,她就已经有些怀疑了。

  秦墨话已经说到这里了,没有再提示,低头做好自己的工作。宋九月只是每天中午和下午来一次,偶尔还缺席不来,店里的工作,大多都是他在做。

  “九月,走吧,下午还有工作呢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宋九月应了一声,跟在单容的身后,一直在思索秦墨那句话的意思。

  “九月,你刚刚和那个男孩子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呢?”

  单容疑惑的开口,看到宋九月纠结的表情,眼里有些阴暗,难道内容是关于自己的?

  “没什么,单容,你不是说要去裁缝店取一个东西吗?走吧,我们顺道回公司。”

  呵,居然学会转移话题了,难道这个女人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?眼里有些阴沉,看来得做点什么,挽回对方的信任啊,不然一切可都百搭了。

  在单容看来,宋九月这样的女人蠢的要死,根本不配拥有那么多的好东西,更何况是老板的喜欢,她不配!

  两人并排走着,走到裁缝店后,单容跟着店家走进去拿东西,而宋九月就在外面等着。

  不过十分钟,对方就出来了,宋九月正打算隔着不远的距离和她说点儿什么,但看到单容满脸惊慌的扑过来,下一秒,她的身体就被撞出去了,再然后是玻璃破碎的声音。

  宋九月的脑海里有些懵,反应过来后,发现单容已经浑身是血的躺在了地上,她的嘴唇白了白,从那次宋妍的事情以后,她对这种浑身是血趟地上的场景就已经有些阴影了,不过也没有多害怕,顶多有些心慌,只能掏出手机打了傅殃的电话。

  “傅殃,你快过来,单容她出事了……”

  宋九月这么一说,直接吓了傅殃一大跳,然而不出几秒就冷静了。

  “你有没有事?”

  他最关心的是这个,至于其他的女人,关他什么事。

  “我没事,她救了我,现在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,傅殃,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宋九月吐字清晰,听起来应该是没有被吓着。

  傅殃心里松了口气,让对方发了地址,还好不远,赶到的时候,直接让人把单容送去了医院,地上依旧是一滩血迹,宋九月被那鲜艳的颜色刺的眼睛发疼,好像她的人生,已经每天都在和这恶心的东西打交道了。

  “别怕。”

  傅殃将她搂进了怀里,刚刚他其实看了一下,单容伤的并不轻,不过还好伤口在身上,并没有划伤脸,不然宋九月估计会愧疚一辈子。

  手术两个小时,成功取出身上的玻璃渣,只是失血过多,只要好好休息,就没有事。

  宋九月听到医生的保证,瞬间松了气,想到单容这次救了自己,心里的某些东西又跑出来了,她不是傻子,难道真的这么巧?当时对方是扑过来的,把自己推出去,那么一大块玻璃砸下来,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,可见她是真的没来得及思考,难不成自己误会她了?

  因为心里的不确定,接下来的几天,她就在医院守着单容,毕竟对方也没有什么家人,她就一直在病床前守着,傅殃偶尔也抽空过来看看,瞥到宋九月眼睛上挂着的两个黑眼圈,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。

  “去睡觉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宋九月还想再可是一点什么,瞥到傅殃皱成“川”字的眉头,瞬间就怂了,就在旁边的病房,将就着打算睡一觉。

  ……

  单容刚睁开眼睛,就看到正站在窗户前的傅殃,一颗心瞬间跳的飞快,但是她不会忘了自己这次的目的,眼里闪过一丝得逞,声音却很虚弱。

  “老板……九月她没事儿吧?”

  傅殃听到这个人的声音,知道她是醒了。

  “她没事,公司那里你不用担心,我准许你带薪休假。”

  傅殃虽然不会经常冷脸,但脾气也是出了名的阴晴不定,还从来没有对哪个员工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过话,那些高层,哪一次不是被骂的狗血淋头的。

  呵,自己这回算是赌对了。

  然而她却错过了傅眼里一闪而过的精光。傅殃淡淡的看着窗外,嘴角勾了勾,那女人的敌人一次比一次会装,就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识破,要不要自己提醒她一下呢。

  不过想到这里他还是摇了摇头,宋九月已经不是以前的宋九月了,相信她会发现点儿什么的,不过是时间的早晚问题。

  说实话,很期待那个女人最后的蜕变,不知道会怎样耀眼,那个时候恐怕会有更多的人来和他抢吧,看来要把人抓牢一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