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故意纵火
  “谢谢老板。”

  她虚弱的说了这么一句,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,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,拼命的想要找话题,套近乎,这副态度,更是让傅殃挑了挑眉。

  宋九月进来的时候,单容已经醒了一个时辰了,傅殃不在病房,应该是回公司了。

  “九月,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,那块玻璃那么大,要是砸在你的脸上,不知道会出什么事。”

  单容的声音有些调笑,丝毫不介意自己身上的伤,这让宋九月更是疑惑,但还是说了一句,

  “单容,谢谢你。”

  经历了宋妍的事情,她知道女人有多恐怖,不过目前挑不出这个人的什么错,她也不好贸贸然的评论,只能将秋姨送来的粥盛了出来,小心的给对方递了勺子。

  “这个粥很好喝的,你尝尝吧,争取早点儿恢复过来。”

  “嗯,九月,你不要愧疚,我在公司也就和你走得近,我把你当朋友,为你受伤也是自愿的,你眼眶通红的样子,还真是让我难受。”

  单容一边喝粥一边说道,心里却是冷笑了起来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只要这次取得了对方的信任,下次想要她的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,况且老板已经对她有了好感,再努力,她迟早能取代宋九月的。

  其实玻璃掉下来的时候,她特意护住了自己的脸,至于其他的,也懒得管,现在看来,收获还是挺大的,不亏。

  她的伤口并不深,只是在医院呆了几天,就出院了,身上的伤口也早已经结了疤,不过最近她只能穿长袖。

  下午的时候,宋九月又去了花店,这次没有和单容一起。

  “九月姐,你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来过了,忙什么?”

  秦墨一边整理着花束,一边随意开口问道。

  这个地方对宋九月来说,就是一块人间乐土,只要到了这,整个人都会很轻松,毕竟这里是完完整整的属于她。

  “你还记得上次跟我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子吗?那次回去后,从二楼突然砸下了一块玻璃,她把我推开了,然后自己受伤了,我最近一直在照顾她,昨天才出院。”

  秦墨眉毛一挑,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宋九月。

  “你说她为你挡了玻璃,然后自己受伤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秦墨听到对方的回答,突然沉默了下来,一阵毛骨悚然,上次那女人和九月姐一起来的时候,眼里疯狂的嫉妒可是掩都掩不住啊,她居然会为这个人挡玻璃,应该是为了博取信任吧。

  一块从二楼砸下来的玻璃,谁知道受伤的人会怎么样,也许会被玻璃渣戳的毁容也说不定,也许会一命呜呼也说不定,那女人还真是狠啊。

  不过对自己都能这么狠,对别人狠起来,那可比炸弹还要恐怖。

  秦墨的心里对女人这生物又有了新的认知,胳膊上都起了鸡皮疙瘩,以后还是躲着一点儿为好。

  宋九月并不知道秦墨的小九九,到了下班时间后,对方照常脱下身上的围裙,离开了这个地方,她依旧低头,静静的整理着花枝。

  大概到了晚上七八点,她总觉得自己的鼻子里传来的一股奇怪的味道,抬头看了看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将手中的花美美的叠成一束,正打算起身,手突然僵了僵,腿也因为长时间的下蹲有些发麻,差点跌到了地上。

  这个时候那股味道又传了来,熏的她整个鼻腔都是,心里抖了抖,刚刚那味道很淡,她并没有闻出那是什么,这个时候,眼里已经有了些黑暗,汽油,这居然是汽油的味道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她起身,揉了揉腿,等到腿恢复知觉了,才走玻璃门边,只是那玻璃门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人从外面锁了起来,根本打不开。

  宋九月这个时候才有些慌乱了起来,用力的拍了拍门,还好这个点儿有人路过,花店里已经有了火势,浓烟很大,外面的人也打不开这扇门,眼看着屋里的浓烟弥漫,已经看不清那个女人的影子了,有人这才反应过来,拨打了119。

  傅殃是从微博上看到这则消息的,二话不说,直接飙车去了现场,看到一堆围着的人,脸上有些恼怒,拿过座位下的工具开始砸玻璃门,门不一会儿就被砸开了一个口子,他的长腿一踢,将剩下的玻璃都踢的粉碎,浓烟瞬间向外面弥漫了出来,他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。

  “宋九月!”

  “宋九月!”

  喊了两声,没有人答应,只能在这个地方摸索着,不一会儿,就在一堆花的中间找到了倒在了地上的宋九月,应该是吸入了大量浓烟,昏迷过去了。

  他将人抱了起来,还好这女人不蠢,知道用打湿的布捂着鼻子,不然这时候早窒息了。

 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,这个时候的傅殃像一个英雄一样,只是他并没有理,满脑子都是昏迷的这个人。

  抱着宋九月上车,踩油门去了医院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根本没人来得及为他拍照,所以当天的新闻也只是一个神秘人救了花店老板娘,谁也不知道那个神秘人的身份。

  单容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,嘴角勾了勾,没有弄死这个人,毁了她的花店也不错,本来还想着一举两得的,还真是可惜。

  她嫉妒宋九月,不仅嫉妒,还恨,明明是家族里最不受待见的人,为什么能得到老板的喜欢,为什么能那么轻松的进入盛腾。

  她努力了那么久,才进了盛腾,没想到还比不上这个女人的地位,真是可笑!

  单容在拐角处捏紧拳头,眼里有着疯狂的愤恨,从拔掉妈妈氧气管的那一刻开始,她就已经不是以前的单容了。

  那么漂亮的花店,宋九月根本配不上!她只配让人践踏!

  她在这里这么想着,另一边却早已乱作了一团,迫于傅殃给的压力,医生根本不敢弄疼宋九月,尽管她还昏迷着。

  “傅少,宋小姐没事,吸入的浓烟并不多,时间也不久,大概两个小时就能醒过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