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注定被踩脚下
  傅殃的整张脸上都是暴怒,拳头捏的紧紧的,散发的冷气直接把进来的医生逼的齐齐一抖,脚步艰难的走到宋九月的面前,为她打点滴。

  做好这一切后,医生才后怕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不过是打个点滴而已,他竟然觉得比做完一场手术都要累。

  “老板……”

  墨一早已经赶了过来,看到昏迷的宋小姐,突然觉得这人还真是多灾多难啊,怎么走到哪儿都能受伤。

  “查!”

  冷冷的一个字吐出来,墨一却是瞬间就明白了这个人的意思,郑重的点点头,马上出了病房。

  留下傅殃眉头蹙着,浑身阴冷的坐在病床前,握过宋九月垂在一旁的手,眼里氤氲着风暴,敢在洛城明目张胆的伤她的人,放火的人真是活腻歪了!

  然而得出的结果却很让人失望,他以为会是什么不知死活的大人物,没想到只是一个拿钱办事的流浪汉。

  流浪汉浑身颤抖的跪在地上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气派的房子,也没有见过这么高贵的人,只能哆哆嗦嗦的不敢说话。

  “谁给你的钱?”

  傅殃问出这句,翘起了二郎腿,眼睛眯了眯,指尖在一旁的茶几上淡淡的敲着,那声音分明很轻,可是那股森凉和恐惧却沿着人的尾椎骨,一路蔓延到了心里。

  “一……一个姑娘。”

  流浪汉吓的嘴唇发白,根本不敢抬头看着这个人,似乎只要一眼,就是对这个人的亵渎,他如高高在上的皇帝,随便一句话,就能掌握人的生死。

  傅殃的眉头皱了起来,看了流浪汉一眼,虽然他可怜,但是犯法了就是犯法了,不能因为可怜就饶了他这一回,要是宋九月这一次没有被救出来,谁来可怜她。

  “墨一,把人送去警察局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墨一应了一声,准备让人将这个流浪汉带出去,但是流浪汉却突然哭了起来,跪在地上不肯起来。

  “饶了我吧,饶了我吧,我只是鬼迷心窍,我还有一个儿子,要是我进了监狱,就没有人来照顾他了,求你们行行好……”

  傅殃的眉头皱了一下,眼里渐渐的暗了下去,弱并不是一个人被原谅的理由,法律就是法律,在做事之前,就要想好后果。

  “带走!”

  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,将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,皱起的眉毛如小山聚拢一般,整个人都多了几分矜贵。

  墨一将人带了出去,直接交给了警察。

  而与此同时,一个满身邋遢,十七八岁的小男生站在了大街上,满脸的泪水,看到在一旁等着自己的大姐姐,“呜呜”的哭了起来。

  “来,小弟弟,别哭了,哭没有用的,你的爸爸是被宋九月害死的,你要为你的爸爸报仇,明白吗?这是十万块钱,你先拿着。”

  “我不要钱!我不要钱!只要爸爸回来!!”

  单容的眼里有些讽刺,穷鬼,十万块已经够他这样的人生活很久了,竟然还嫌弃,真是作死,但是这个时候,她不能把自己的想法表现出来,只能暗暗压了脾气。

  “小弟弟,你斗不过宋九月的,只有等自己变强大了才能回来报仇,你的爸爸是被宋九月冤枉的,你一定得记住这三个字啊。”

  小男生抬起头,脸上有些坚定,似乎一下子就成长了一般,拿过单容手里的钱,背影挺直,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单容挑挑眉,低头笑着,一身职业装衬托的整个人越发娇媚,她似乎越来越会打扮自己了,那笑声越来越大,到最后,她已经笑出了眼泪,看吧,宋九月,你是无论如何都斗不过我的。

  注定了会被我狠狠的踩在脚下!

  ……

  宋九月对这一切并不知情,在医院醒来后,整个人都很沉默,花店没了,那个地方现在估计已经变成一堆黑漆漆的碎渣了。

  她的小梦想,就这样被别人粉碎了……

  她不去招惹别人,但是总有人来主动招惹她。

  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意外,在发生火灾前,她分明闻到了汽油的味道,肯定是有人蓄意纵火,想到这里,眼里深了深,傅殃说的对,要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!

  拿过一旁的手机,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,手指顿了顿。

  ——你是?

  这个人似乎也知道她出事了,发了短信来问候,但是这个号码她的手机里并没有存,只能这样问对方。

  ——九月姐,我是秦墨,你没事吧?

  宋九月松了口气,花店没了,和这个人的牵绊也就到此结束了,她早已结了工资,也不欠他什么了才对。

  ——没事,这是你的新号码吗?如你所见,我已经破产了,以后恐怕不能再雇用你了。

  秦墨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将手机丢在了一旁,心里竟然有些小小的遗憾。

  “少爷,你在笑什么?”

  一旁的管家疑惑的问道,自家少爷虽然处事不惊,小小年纪就很老道,但说来说去,也不过是一个小年轻而已,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会心的笑过了。

  “没什么,发现一个有趣儿的人罢了。”

  他端过一旁的咖啡,淡淡的喝了一口,白皙的皮肤泛着莹润的光。

  “先生已经在催促了,让你赶紧回去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这个时候的秦墨,根本没有一丝学生的样子,举手投足,都带着淡淡的优雅,再加上周身的气度,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贵公子,很难想象,这样的人到底是怎样在花店里围着围裙卖花的。

  宋九月一直以为自己捡到了宝贝,却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偶然而已,因为秦墨想在大学体验一下打工的感觉,想抛下自己的身份,真真切切的融入到普通人的生活。

  不得不说,在花店的日子还挺快乐的。

  “现在就出发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宋九月挂了电话后,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怅然若失的,说到底,她挺喜欢那个花店,那是傅殃送给她的,能够还原出黑板报里的细节,可见用了多大的心思,可是如今一把火,什么都没了,她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些酸涩,真是心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