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他强迫的我
  宋九月的伤并没有多严重,休息了几天后,就重新回了公司,中午的时候,吃完工作餐,她打算去公司外面转转。

  “叮!”

  电梯门打开,她直接与里面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。

  “美女,投怀送抱不好吧?”

  虽然他的口中是说着不好,但是一只手已经揽住了宋九月的腰,将人抵在了一旁的墙壁上,当看清人后,才阴阳怪气的叫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是你?!”

  盛琅自认倒霉的想要将人放开,只是扭头看到一旁走出来的人时,脸上僵了僵。

  宋九月也没想到居然是这个花花公子,一把将人推了开,看到旁边已经有些薄怒的傅殃,脸上无比平静。

  “他强迫的我。”

  五个云淡风轻的字儿,却是瞬间就把盛琅打入了地狱。

  盛琅没有想到,看起来这么乖巧的人,说起谎来竟然这么淡定,瞥到傅殃递来的不善的眼神,嘴角抽了抽。

  宋九月已经抽空进了电梯,也不管外面的两个男人,手速极快的按了关门按钮。

  “那是误会……”

  盛琅艰难的吞了两口唾沫,宋九月对他来说,那就是兄弟的女人,再饥渴也不会下手的。

  傅殃只是淡淡的瞥了对方一眼,没有说话,手插在裤兜里,率先朝着大楼外面走了出去,盛琅也紧跟在后面。

  “我说,那个宋九月还长了一张嘴利牙呀,说谎都不带脸红的,脸皮真厚。”

  傅殃的眉毛扬了扬,心里竟然诡异的有些自豪,他养出来的猫,牙齿自然会越来越锋利,这样才好玩不是。

  两人一路出了盛腾,上车后,直接去了洛城有名的酒吧。

  “怎么样,这地方不错吧?”

  洛城要论吃喝嫖赌,没有一个人比得上盛家小哥盛琅,光是盛家小哥这四个字,就已经奠定了他在这方面的地位。

  “还行。”

  傅殃眉眼浅淡的给出了这两个字,瞥到不远处醉醺醺的女人,眉毛挑了挑,这两个冤家,到这地步了还在互相折磨呢。

  盛琅又端了两杯鸡尾酒出来,放了一杯在傅殃的面前,这酒吧最近才被他买下来,停业重新装修了一番,现在看着,比以前更有格调了一些。

  “这可是新调的,名字一样,但是口味一定不同,喝喝看。”

  傅殃看着盛琅佯装镇定的表情,眉毛扬了扬。

  “你不管管?”

  不远处,一个女人正衣衫不整的被几个男人推攘着,看样子那女人应该是喝多了,长的还挺不错,前凸后翘,整个人都很有魅力,也难怪周围的雄性跟一辈子都没见过女人一样,都想扑上去。

  “她喜欢玩,随她吧。”

  盛琅声音清淡的说道,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,他的眼里竟然有了一丝泪意,瑰丽的眼睛如失了色彩般,麻木的盯着手里的酒。

  傅殃不说话,指尖在吧台上点了点,这两个人,还真是有的磨,比他和宋九月还有的磨。

  而不远处的女人,不是江影又是谁,不过她现在已经失去了大半的理智,被人推攘着,游走在一个又一个男人之间。

  “这可是天后江影啊,你们不上,老子可不客气了。”

  “哈哈,今晚还真是运气好。”

  有几个男人叫嚣了起来,已经慢慢的围向了江影,甚至已经有人将手伸向了江影的大腿。

  “这皮肤,啧啧,真滑……”

  有人小声的说了一声,那手还想再往上移,只是下一秒,那享受的喟叹就变成了惨叫,骨折的声音让周围的人头皮发麻。

  “滚!”

  盛琅阴着脸,到最后还是没忍住出了手,看到已经醉的失去了理智的江影,脸上忍不住嘲讽起来。

  “江影,你还真是越来越贱了,现在随便一个男人就能和你上床了是不是,他们应该都不知道,你这个天后不仅怀过孕,还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吧。”

  盛琅明明在嘲讽着这个女人,可是说着说着,他的胸前开始剧烈起伏了起来,那个孩子,她亲手杀死了他们的孩子……

  江影本来昏沉的脑袋在听到“孩子”这两个字时,瞬间清醒了起来,抬眼看到面前站着的一脸愤懑的人,突然觉得有些好笑,他有什么资格愤懑。

  嘴角勾了勾,大红的指甲衬托的整个人越发的颓废,她的整个人都是这样,散发着一股颓废的美感。

  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我们高高在上的盛家少爷,我们认识么?至于孩子,你是不是记错了,我可不记得什么孩子。”

  江影说完这句话,摇摇晃晃的起身,拿过一旁的小包,打算离开这个地方。

  盛琅的拳头握了起来,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,眼眶红了红,忍住了想要上前的脚步,声音沙哑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江影,你老实告诉我,你把我们的孩子怎么了?”

  江影背对着盛琅,心里如破开了一个大洞一般,哗啦啦的灌着凉风,凉的她整个人发抖。

  “死了,被我丢进垃圾桶饿死的,你不是都看见了么,他是孽种,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。”

  平静的声音,字字诛心。

  盛琅差点儿站不稳,她竟然真的把他们的孩子丢了,刚出生就丢了……

  “你这女人到底有没有良心?!”

  盛琅的双眼赤红,上前死命的摇着江影的肩膀,江影差点儿吐了出来,一把将人推了开,这个疯子!

  盛琅颤抖着手,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他一直在自我催眠着,也许那天垃圾桶里见到的死婴不是他的孩子,但是这个人短短的几句话,彻底戳破了他的幻想。

  江影嘴角勾了勾,都说痛苦需要转移,很奇怪,看到这个人痛苦的样子,她竟然奇迹般的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,将小包提在手上,踩着小高跟儿,摇曳生姿的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如一个高贵的女王一般,男人,爱情,对她来说都是浮云。

  盛琅颤抖着身子坐在沙发上,这个时候才忍不住低声抽泣了起来,肩膀一抖一抖的,以前所有的伪装,在这时瓦解,露出他早已千疮百孔的皮肉。

  傅殃拿着一杯酒,不知道怎么安慰,只能安静的坐在一边。

  “她杀了我们的孩子,她怎么那么狠心……”

  盛琅抽泣着,过了好一会儿,才抬起头,只是脸上的悲伤早已经被收了起来,变得沉寂。

  “傅殃,你说一个母亲,怎么对自己的孩子下得去手?”

  傅殃不说话,以他对江影的了解,她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才对,但是这两个人当时有着那么大的仇怨,人在受刺激时,也说不定会做什么疯狂的举动。

  盛琅这个时候已经平静了下来,狠狠的灌了一口酒,逼回了眼里还在汹涌着的湿润,那件事情能够怪他么,他的出身,自己都不能抉择。

  “别想了。”

  傅殃淡淡的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,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,没有说话,尽管酒吧里很喧闹,但是两人的周围,却是没有什么人敢上前来,就连搭讪的美女也只是离了几步的距离,意识到这两人之间的冷气后,只能远远的站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