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四十一章 小黑上新闻了
  “对不起,江影,今晚太晚了,我们改天再聚吧,再见。”

  匆匆的告别,她拎着小包就往家里赶,心里牵挂着不知道去哪儿的小黑,整个人都有些焦躁。

  然后刚到家门口,就看到正威风凛凛站在一旁的小黑,她差点儿激动的扑过去叫豹爷,还好没有走丢。

  “去哪儿了?”

  冷不丁的男声传来,宋九月抚摸着小黑的手一顿,心里抖了抖,抬头就看到傅殃已经打开了门,正站在家门口,一脸的愠怒,后面钛白的灯光从他的身后穿过来,标准的身材,深邃的五官,这样的他,竟然有些迷人。

  宋九月脸上红了红,拍了拍小黑的头。

  “我遛小黑去了。”

  傅殃挑挑眉,遛小黑?你当它是狗呢。

  但是这个时候小黑已经走到了傅殃的身边,将尾巴狠狠的抽在了傅殃的腿上,疼的傅殃皱了一下眉,这只该死的豹子,明早就用来炖汤喝。

  “遛小黑还需要喝酒?”

  傅殃一把将宋九月拉了过来,毫不犹豫的覆上了她的唇,浓烈的酒味更是清晰的传进了他的口腔里。

  眼里闪过一丝黑暗,直接将某个半夜喝酒的女人拖进了屋,一把按在了沙发上。

  “宝贝儿,给我好好解释一下,遛小黑为什么要喝酒。”

  宋九月急的满脸通红,所有的理智到了傅殃这里,就如一阵烟一样,倏忽一下就飘走了。

  “是……是小黑让我喝的。”

  这句话一出来,宋九月自己都不信,但是告诉傅殃她去了酒吧,今晚一定会被打断腿不可。

  有意思了……

  傅殃知道这个人已经醉了,开始说胡话,那酒的后劲儿很大,这个人酒量不好,这个时候也该醉了。

  小黑在一旁流下了悔恨的泪水,这个该死的丑女人,早知道就不救她了,居然当着豹爷的面戳刀子。

  傅殃意味深长的看了小黑一眼,嘴角勾了勾,往后一靠,将背懒散的靠在了沙发上,一只手将宋九月揽了过来,眼里有些宠溺。

  “你倒是说说,小黑怎么带你去喝酒的?”

  宋九月的脑袋昏昏沉沉的,太阳穴突突的跳着,小黑?小黑是怎么带她去喝酒的……她努力了的回想,却发现自己有些断片儿了,脑袋懵了懵。

  “它说……”

  “嘭!”

  话还没说完,就一头倒进了傅殃的怀里,傅殃无奈的揉揉太阳穴,瞥了一旁的某只豹。

  “以后不能再跟着她出去胡闹了。”

  小黑委屈的嚎了一声,屁颠屁颠的跟在傅殃的身边,直到跟到卧室,差点儿被对方关门的动作压到它高贵的爪子,尾巴甩了甩,去了自己的屋。

  而傅殃将宋九月放到卧室的床上,熟练的脱了她的衣服,本来只是单纯的想给她洗个澡,毕竟他对一个酒鬼,还真是没什么兴趣。

  但是宋九月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袖,缓缓上摸,解着他的皮带……

  傅殃眉头狠狠的皱了一下,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

  可是思考的瞬间,宋九月已经轻巧的解开了他的皮带,手没有停,继续向上滑去,落到了最近的一颗扣子上。

  傅殃狠狠的顿了顿,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,转身想要离开这里,去浴室用冷水淋淋身体。

  但是他刚转身,宋九月就已经一把搂住了他的腰,乖巧的蹭了蹭,这下子彻底的把傅殃压抑住的火热勾了起来。

  这可是人家主动的,他不客气了。

  这么想着,直接开动,房间里不一会儿就是少儿不宜的声音,一直响了两个小时,才堪堪的停下。

  傅殃看着天花板,还在回忆刚刚的美好,要知道这女人喝醉酒了这么主动,他早就该把她灌醉了。

  嘴角勾了勾,一把将对方抱进怀里,向着浴室走去,仔细的为对方洗完澡,用旁边的浴巾一裹,又把她放到了床上。

  自己则拿了一旁的烟盒,走到阳台上点了烟,一手撑着栏杆,眉眼清淡的吐着烟雾。

  宋九月,不知不觉这三个字,已经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,只要她肯留在他的身边,他愿意把自己一切美好的东西都送给她。

  傅殃这么想着,连带着洛城的景色,似乎也更美了两分,一根完毕后,将烟头捻灭在了烟灰缸里,吹了会儿凉风,等胸腔里澎湃着的情绪平静后,他才进了屋,看到床上那小小的一团,眼里一软,直接倒对方旁边睡了下来。

  ……

  宋九月迷迷糊糊的醒后,觉得脑袋里依旧疼的厉害,不过关于昨晚上的一切,她自然是没有印象,完全断片了。

  下了楼,发现秋姨还在做早餐,她也不急,打开一旁的电视看了起来,不过这一看可把她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早间新闻,昨天晚上,一只庞然大物闯进地下超市,引起巨大恐慌。拒当时的目击者回应,那可能是一只体型达到一米九的黑豹,目前还没有黑豹被找到的消息,希望出行的人注意安全。”

  宋九月嘴角抽了抽,这下完了,小黑上新闻了……

  一只在城市间自由穿梭的豹子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,也许你走到某个地方,就会被这东西扑食,为了洛城百姓的安全,新闻里说警察已经出动,寻找这只豹子。

  小黑的尾巴甩了甩,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已经闯祸了,趴在沙发上,半眯着眼睛,睡的香甜。

  傅殃这个时候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,看到宋九月满脸憋屈的表情,眉头皱了皱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宋九月浑身一震,总不可能把小黑闯祸的事儿告诉这个人吧,毕竟昨晚可是她带着小黑出去的。

  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
  “头还疼么?”

  傅殃说着,已经在宋九月的身边坐了下来,但是宋九月正心虚着,被对方这突然的动作吓的心肝抖了抖。

  “不疼了。”

  “那昨晚的事,你还记得么?”

  傅殃嘴角勾了勾,偏头看着这个人,昨晚那么主动,叫的那么大声,难道都没有印象了?

  昨晚……傅殃知道小黑闯祸了?宋九月心里一抖,怎么就脑袋抽了出去遛豹子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