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要睡几次
  所幸伤口不深,并没有什么大碍,但是醒来的白封脸色很不好看,特别是在看到单容后,满脸的嘲讽。

  “我倒是没有想到,单小姐力气还挺大的,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?合同已经毁了,你这样对我,我不可能和你签合同的,还有我的律师函明天就会送到你的手上,单小姐你做好准备。”

  单容嘴唇抿了抿,不知道该说什么,拿过一旁的包,转身下楼,她并没有觉得自己打错了,反而是不知道明天该怎么跟老板说这件事,毕竟今天可是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要拿到合同的,想到这里,她的心里沉了沉。

  单容陷害了宋九月那么多次,自然不知道这次会掉入宋九月的圈套里,毕竟现在的宋九月,毫无底线可言,在傅殃的教导下,已经越来越像一只小恶魔了。

  宋九月很期待单容的结局,下班后,她与傅殃一起上了车,无视周围投来的带有深意的眼神,懒懒的撑着脑袋。

  “宝贝儿,你说的么么哒呢?现在应该给我了吧。”

  傅殃绞着对方的头发丝,似乎连自己的指尖都带了几丝香气,有些沉醉的闻了闻。

  宋九月侧头,毫不犹豫的吻上了傅殃的唇,傅殃也不客气,化被动为主动,深深的品尝着她的味道。

  这个吻一直到汽车停下,都没有结束,墨一假装看不到后面在做什么,,看到想要上来开车门的佣人,伸手制止住了对方,然后几个人规规矩矩的在汽车一旁等着。

  傅殃吻的有些忘我,哪里管到没到,嘴上一疼,有些郁闷的看了宋九月一眼,这个人居然咬他。

  宋九月挑挑眉,缓缓的将他唇上的血舔干净,然后看了看外面,人家已经等了好久了。

  “下车吧。”

  傅殃嘴角勾了勾,因为背上的伤,动作幅度不敢太大,所以也没有将宋九月搂在怀里,两人就那样下了车。

  秋姨早已做好了晚饭,看到两个人和和气气的回来,开心的将饭菜端上了桌。

  傅殃一直惦记着宋九月欠自己么么哒的事,所以吃完饭后,直接把对方拉上了楼上的卧室,一推,一压,马上开始做坏事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的时候,宋九月与傅殃的关系持续恶化,两人似乎已经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,现在就连端咖啡的差事,也落到单容的头上,每一次进入傅殃的办公室,单容就觉得自己有些呼吸不过来。

  老板真的很有魅力,很迷人,要是他属于自己,该多好啊……

  “昨天给你说的合同,弄好了么?”

  傅殃冷不丁的出声,让单容的心里凉了一下,昨晚发生了什么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,白封那个老男人竟然想轻薄她,呵,做梦。

  可是现在听老板这么一问,她竟然接到有些心虚,毕竟没有完成任务,她不想对方对自己的好感下降,只能忍着头皮回到。

  “还在谈,老板你放心,不出来两天我一定帮你把合同拿到手。”

  傅殃嘴角勾了勾,眼里的暗沉一闪,颇为欣赏的看着这个人。

  “单容,你的能力很强,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。”

  那样的眼神如一股温柔的风,瞬间抚平了单容心里所有的焦躁,脸上有些燥热。

  “老板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  傅殃点点头,视线继续移到了面前的文件上,而单容贪心的想要多站一会儿,看这个人批阅文件时的脸庞,看他握笔龙飞凤舞写出他的名字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这股迷恋就已经这么深刻了,嘴角勾了勾,所以那个碍眼的宋九月,就更应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。

  不过想到昨晚,她的心情就阴沉了下来,白封那边还真是不好对付,看来只能牺牲一下了,为了让老板的目光常驻在自己身上,她不得不那样选择。

  出了办公室后,她直接去了医院,白封那肥胖的身体依旧躺在病床上,脑袋上缠着绷带,看到她来,眼里有些讽刺。

  “怎么,单小姐,这下知道来求情了,我告诉你,律师函已经拟好了,我们之间没完。”

  单容脸上带着笑意坐了下来,要不是有求于这个人,她真想将手中的包砸他脸上。

  “白总,我们明人不说暗话,你要怎样才肯在那合同上签字。”

  白封的眼里一亮,这女人是妥协了?嘴角一弯。

  “单小姐,你何必装糊涂,昨晚我的表现应该很明显了吧,我要你陪我睡一晚,怎么样?反正不过是一层膜,没了还能再去补上,不影响你什么的。”

  单容听到对方的话,觉得心里实在是恶心的厉害,但是一想到老板,想到他看自己的眼神,便生生的将那股恶心压了回去。

  她一定要取代宋九月,待在老板的身边!

  “你要睡几次?白总,你要睡几次,才肯把合同签了?”

  这次是她在求对方,姿态自然要放低一点儿,不过看到男人毫不掩饰的下流表情,她觉得心里跟吃了只苍蝇一样难受。

  “这是今晚的地址,单小姐记得来找我,我等你。”

  单容接过,手指都在发抖,但最终还是将卡片放进了自己的小包里,撩撩头发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地方,反正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好了,别人不会知道的。

  回到公司,看到不远处坐着的懦弱的宋九月,眼里嗤了嗤,她要是活成这个样子,还不如去死好了。

  工作了两个小时以后,傅殃的办公室门开了,他拿着外套,从里面走了出来,路过宋九月的时候,眼神都没有给对方一个。

  而宋九月可怜兮兮的跟在他的身后,一只手捏着傅殃的衣角,想要说什么,却最终委屈吧啦的什么也没说,看来老板不想理这个人,是这个人主动想扒上去的。。

  真是做作!

  单容心里鄙视了一声,将刚刚路过商场时买好的礼物拿了出来,是一个领带夹,十几万,并不便宜,老板这样的人,应该也不会用什么便宜的东西,嘴角勾了勾,缓缓的像两个人走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