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四十九章 欢迎你回来报仇
  苏青缠绕着钢管,恣意的扭动着身体,偶尔将脚下的衣服或者裤子,扔向周围的男人,每扔一件,必定引得疯抢。

  单容静静的看着这一幕,男人啊,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。

  一舞结束,很多人将钱扔上了台,嘴里不停地吹着口哨,激动的满眼通红,灼热的视线似乎已经透过苏青那点儿零星的布料,在她的身体上逡巡着。

  苏青撩了撩长发,蹲身开始捡地上的钱,偶尔抛给周围的男人一个飞吻,惹来一阵阵的惊呼声。

  她现在在这个酒吧已经小有名气了,也有了自己独立的房间,和那些可以随意被人带出去的小姐不一样,她要是带出去,价钱可就得翻倍。

  将钱捡得干净以后,她才去了后台,穿上后台准备好的衣服,拿出一根烟,悠悠的抽了起来,眼里有些笑意。

  男人就是人傻,钱多,稍微勾引一下,他们就腿软了。

  但是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样,当初傅少她可是勾引了不止一次,对方可是连正眼都没有给过她。

  难道傅少其实不行?

  正这么想着,旁边冷不丁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  “你是苏青是吧?以前盛腾的员工,老板身边的秘书,你好,我是单容,也是老板身边的秘书,当初接替了你的位置。”

  苏青拿着烟的手抖了抖,所以这个人是来炫耀的么,呵,她都已经这个样子了,对方竟然还能找上她。

  “哦?所以呢?单小姐,你很得意是吗?”

  单容挑挑眉,放下了举着的手,嘴角勾了勾,自己在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,并没有介意这个人言语之间的不善。

  “我得意什么,现在还不是和你一样被迫离开公司了,苏青,我记得你当时是因为合同出了问题,所以才离开的吧?”

  苏青淡淡的抽了一根烟,红色指甲油看着有些廉价和低俗,但是配上她这副妆容,有种堕落的美感。

  “是又如何?”

  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,现在还提出来干什么。

  “你难道不想知道是谁逼你离开的么?苏青,你当初小看了宋九月,所以被人家阴了还不知道,呵,我犯了和你一样的错误,所以今天也离开盛腾了,宋九月,她是披了兔子皮的狼,专门玩阴的!”

  单容现在提到这三个字,依旧觉得愤恨的很,那个贱女人今天真是得意极了,自己被一群泼妇围攻,她则站在矜贵的男人面前,满脸笑意,真是刺眼。

  苏青听到这个人的话,夹着烟的手顿了顿,宋九月?可能么,那只小白兔。

  单容也看出了对方的想法,眼里暗沉,要是宋九月真的是小白兔就好了,可是对方一直扮猪吃老虎,真是可恨。

  “你爱信不信,我被宋九月毁了名声,在盛腾已经待不下去了,但是我不会算了的,早晚有一天会找宋九月讨回来,还有苏青你,你本来该是老板身边最让人嫉妒的大美人,可是因为宋九月,现在变成这个样子,你就甘心吗?”

  甘心吗?

  当然不甘心!!

  手里的烟悄无声息的被苏青折断,当初她一直以为,害她的应该是办公室其他的女秘书,从来没有往宋九月的身上想过,没想到啊,她居然藏的这么深!

  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苏青,也许我们能合作。”

  苏青的眼里猩红,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女人,不过也是一个掉入了老板这个迷局当中的可怜女人罢了。

  老板那样的男人,只要靠近了,就没有几个人能够抗拒得了,只是没想到啊,前不久网上曝光跟在老板身边的是宋九月那只小白兔,当时她心里便有些不平衡,现在知道了当初是那女人害的自己后,她更加讨厌宋九月。

  恨不得她去死!

  “我没兴趣和你结盟,我有自己的解决方法,单小姐,你还是走吧。”

  苏青说着,将手里断了的香烟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,心里早已经如滚烫的泥浆一般,沸腾了起来。

  单容挑挑眉,她并不在意这个人会不会真的跟自己结盟,反正只要她想要对付宋九月,自己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。

  嘴角勾了勾,看着衣着暴露的苏青,掩下了眼里的轻蔑。

  “我现在就走,苏青小姐,我相信你不会咽下这口恶气的,我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而宋九月还享受着老板的宠爱,她不配,不是么?”

  呵呵,是啊,她不配。

  苏青的眼里闪过一丝疯狂,她最讨厌的,就是像宋九月那样矫揉造作的白莲花了,她这次竟然栽到了这种人手里,还真是讽刺。

  单容走后,苏青又掏了一根烟出来,点燃抽了两口,只觉得满嘴的苦涩,一想到宋九月这三个字,心里便堵的慌。

  “小青宝贝儿,走吧,今晚可是给了钱的,一定把爷给伺候舒坦了,明天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  一个看着像是暴发户的男人说道,脖子上是拇指粗的金项链,十个手指头都戴了戒指,一个比一个昂贵,就连嘴里都镶了金牙,整个人就是一座移动的金山。

  苏青实在搞不懂这种人的品味,眼里有些嫌弃,但是这个人已经连续包了她几晚了,出手阔绰,动不动就给小费,她对这个还是挺满意的。

  “哎呀,别急嘛,人家这不是来了吗。”

  苏青的声音娇滴滴的,娇软的挽上了男人的手,两人一路相拥着出了乱糟糟的酒吧,最后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  ……

  盛腾门口发生了那样的事情,大家都在讨论单容这个人,没想到第二天还是在顶层看到了她,不过她是来递辞呈的。

  单容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,路过宋九月的时候,脚步顿了顿,这次栽在这个人的手里,是自己大意了,眼里暗了暗。

  “宋九月,是我看轻你了,没想到你给我来这招,你等着,看我怎么玩死你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威胁她,呵,她还从来没有怕过,嘴角勾了勾,淡定的喝了一口桌上的咖啡,说出的话带着浓浓的挑衅。

  “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玩死我的,单容,你能栽我手里一次,就能栽两次,随时欢迎你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