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五十章 让亦白哥帮忙
  单容看到这样的宋九月,还以为自己眼花了,这个人真是变化的太快了,刚开始的时候,傻兮兮的被自己牵着鼻子走,没想到短短的时间,她就能变化这么快,果然藏的太深了么……

  “别得意太早。”

  甩下这句话,她就抱着纸箱子下了楼,看到周围瞥来的异样目光,依旧抬头挺胸,没有难堪一下。

  走出盛腾后,她回头看了看这栋气派的建筑,眼里淡漠,早晚有一天,她会把宋九月那个贱人踩在脚下的。

  宋九月就站在傅殃办公室的落地窗前,直到单容的身影不见了,她才嘴角弯弯的转身,看到坐皮椅上的某个男人,突然觉得这大腿实在是太强了。

  “过来我抱抱。”

  对于单容的离开,傅殃并不觉得有什么,倒是面前的女人,变得越来越有趣儿了。

  “你爸爸的公司打算怎么办,已经晾了几天了,整个公司需要运营,得有一个领头人,不然会垮的。”

  傅殃摸了摸宋九月的头发,这个人的头发很软,摸着很舒服,整个人也软萌软萌的,但是现在,她已经开始长利爪了。

  “我也在想这个问题,当初把公司要到手上,不过是为了让他心疼一下,现在反倒让自己头疼了。”

  宋九月说到这的时候,眉头蹙了蹙,想到什么,突然拿起了一旁的手机,翻来了陈亦白的号码,打算拨过去。

  傅殃看到她手机里亦白哥这三个字,嘴唇抿了抿,宋氏他虽然看不上,但是这个女人拱手就能让给别人,还真是让人窝火。

  宋九月并没有发现傅殃的心理变化,约亦白哥出来见面,挂了电话后,正美滋滋的想着把公司甩给对方,抬眼就看到傅殃有些阴沉的面孔。

  有些纳闷了,难道自己又惹这个人不开心了?

  “你打算把公司让给那个陈亦白?”

  一股名为嫉妒的怒火已经在疯狂的烧灼着他的心脏了。

  “也不是让吧,让亦白哥先帮忙搭理一下,他见过的世面比我多,肯定处理的比我好。”

  “一个自闭症的人,到现在话都不能说两句,你告诉我他见过的世面多,在逗我?”

  宋九月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说漏嘴了,亦白哥可是说过,不要把他已经康复的事告诉别人,可是现在,傅殃显然已经在怀疑了。

  “你难道不知道,自闭症的人在其他方面有着超群的天赋吗?况且我上次去见亦白哥的时候,他差不多已经恢复了,把公司交给他,我放心。”

  陈亦白好了?

  傅殃的眼里深了深,他当初派人照顾陈亦白,其实也只是保障了他的人身安全和生活环境,对于他的病情,并没有多大的关心,没想到对方已经好了,还真是意外。

  “你自己的公司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  傅殃的手依旧在宋九月的头上摸着,眼里有着宠溺,直到中午休息,宋九月说要去见陈亦白,傅殃才闷闷不乐的放人。

  宋九月越来越奇怪她和傅殃的这种相处模式,怎么看怎么像一对情侣,但是她似乎无形中已经接受这样的模式了,这才是最可怕的。

 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好像是那一次这个人推掉地下室的墙,从宋家人的手里救出自己的时候,那个时候她就想着,啊,就是这个人了吧。

  宋九月眼里暗了暗,她不清楚这段关系能够维持多久,但是只要傅殃对自己好,她就不会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情。

  下了楼后,她直接去了和亦白哥约好的地点,因为离公司不远,所以她并没有让司机送,而是自己慢悠悠的走了过去。

  到了地方,陈亦白已经在等着了,嘴里叼着一根吸管,看到她后,眼里一亮,差点儿被果汁呛着。

  这个人越来越像一个小孩子了,特别是在宋九月的面前。

  宋九月以为这就是真实的陈亦白,却不知道这个人恐怖的时候,连鬼神也要忌惮三分,因为自闭症,他的脾气总是喜怒无常,但是在宋九月的面前,更多的是像个大哥哥一样。

  “亦白哥。”

  宋九月叫了一声,走过去坐着后,同样要了一杯果汁。

  “九月,你这么着急的召唤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  陈亦白撑着脑袋,满脸疑惑的看着这个人。

  “确实有事,亦白哥,我把我爸的公司抢过来了,现在还晾着,高层们肯定已经急了,我想问问你,你会管理公司么?”

  抢……抢过来了……

  陈亦白本来以为这个人在开玩笑,但是抬头接触到对方亮晶晶的眼神,心里狠狠的抖了一下,他要是说不会,岂不是很没有面子,在九月的面前,面子第一。

  “当然会了,九月,你放心吧。”

  宋九月松了一口气,拿过果汁喝了一口,嘴角弯了弯。

  “亦白哥,我真佩服你,感觉你什么都会,电脑还玩的那么好,对了,黑客方面的知识,能不能多教我一点儿?”

  陈亦白被对方夸的有些飘飘然,整个人简直要上天了,要是身后有条尾巴的话,他的尾巴估计已经摇了起来。

  “那可不,我厉害着呢。”

  他的眼里盛满笑意,看到面前的人拿出一串钥匙时,眉头轻轻皱了一下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上面有地址,是我的地方,前夫哥送我的别墅,以后你要是没事,就去那里吧,公寓那里快到期了,我不会再回去了。”

  陈亦白接过钥匙,点点头,两人又商量了一会儿,才分开。

  宋九月路过商场的时候,突然看到了里面的一条领带,上一次单容送傅殃领带夹的时候,她就在旁边看着,说起来,傅殃帮了她那么多次,她似乎还没有送过她什么礼物。

  想到这里,她进了商场,傅殃身上的东西,无一不是奢侈品,但是她目前的消费水平,根本不可能买那么贵的东西,只能咬咬牙,买了一条一万左右的领带,刷卡后,服务员很同情的告诉她,卡里只剩下一元了。

  一元……

  她能用来干什么?

  宋九月几乎当场就想把领带退了,想着等有钱了再来买,可是傅殃的脸只是在脑海中闪了闪,她就把领带礼盒放进了包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