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别太过分
  很奇怪,自己居然会为了那个人“倾家荡产”。

  快要到公司的时候,旁边拐角处突然跑出来一个女人,对方速度太快,她根本来不及看那是谁,只是被明晃晃的刀光刺的眼睛疼,惊慌失措的躲了开。

  “宋九月,你去死吧!”

  疯狂的女声,宋九月隐隐觉得熟悉,抬眼便看到苏青那张浓妆艳抹的脸,眉头蹙了蹙,这个女人怎么混成了现在这副样子。

  不过她根本来不及思考,差点儿被对方手里的刀刺伤胳膊,躲的有些狼狈,又因为礼盒突然掉了下来,她条件反射的想要去捡,那把刀就那样砍向了她的脸。

  锋利的刀锋,女人狰狞的表情,宋九月几乎认定自己要被毁容了,躲避不及,已经懒得反抗。

  “哧……”

  刀入骨肉的声音响起,宋九月的睫毛颤抖了两下,嘴唇紧紧的抿着,本以为会有剧烈的疼痛袭来,可奇怪的是,她什么也感受不到,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睛,就看到傅殃那张放大的俊脸,以及深深蹙起的眉头。

  “你怎么总是让人不省心。”

  傅殃苍白着脸色说了这么一句,刚刚情况太危急,他几乎是本能的想为这个人挡那一刀,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这个时候总算是落了下去。

  宋九月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,看到傅殃胳膊上血淋淋的伤口,眼眶瞬间红了,他背上的伤还没好呢……

  苏青这个时候已经被人制服了,墨一这个时候才感来,看到自家老板胳膊上一大片的血迹,心里抖了抖,马上送去了医院。

  宋九月自然也跟着去了,一路上眼眶都是红着的,眼泪在里面打转,手不停的把傅殃的伤口捂着,那血不一会儿就把她的手润湿了。

  “哭什么哭,真是没出息。”

  傅殃嫌弃的说了这么一句,嘴角却是暗地里勾了起来,压都压不住,呵,这个女人知道心疼他了,还好良心没有被狗吃,这一刀没有白挨。

  到了医院后,医生几乎是颤抖着手帮傅殃上药,就怕对方皱一下眉头,估计整个医院都得完。

  不过对方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,就连偶尔手抖把她弄疼了都没有斥责什么。

  上好药后,傅殃的手这段时间肯定是不能用了,也决定了在医院休息几天,愧疚难当的宋九月自然得陪着。

  傅殃为了加深宋九月的愧疚,是时不时的就呻吟两声,反正只要看到宋九月变得紧张的神情,他就高兴。

  苏青的那一刀其实挺深的,宋九月知道,傅殃肯定疼死了,所以这几天都在病床旁跑前跑后,就怕他你小心触碰到伤口。

  傅殃喜滋滋的看着宋九月为自己削苹果,嘴角勾了勾,另一只手明明没有问题,但他就是懒得深,张口,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宋九月。

  宋九月瞬间明白了这位大爷的意思,马上将苹果切成了小块,小心翼翼的喂着对方。

  傅殃满意的点点头,不错,孺子可教也,不过吃到一半,他的脸上就有些不对了,撇开了头,目光幽幽的看着窗外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宋九月的心瞬间提了起来,难道是伤口疼了?

  “宋九月……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……人有三急。”

  傅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耳朵尖儿有些红,想他堂堂洛城傅少,现在连上个洗手间都得弄个满城皆知,真是丢脸。

  “我帮你开门。”

  宋九月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,起身打开洗手间的门,看到傅殃从床上下来,进了洗手间后,脸上的燥热才好了一些。

  几秒过后,他听到了里面传来傅殃颇为郁闷的声音。

  “宋九月,这皮带怎么解来着?”

  宋九月刚刚平复下去的燥热再次升到了脸上,打开门,半闭着眼睛,摸索着对方的皮带,这种皮带是镂空设计,一只手自然解不开。

  “好了。”

  她不敢再看对方,脸上的热度已经快要把她烧化了,傅殃本来也挺难为情的,但是看到这个人装鸵鸟的姿态,心里存了几分想要戏弄她的意思。

  “宋九月,帮我扶一下,我手酸~”

  “傅殃!你别太过分!”

  解读了对方的意思后,宋九月恼羞成怒的吼了一句,听到身后传来的轻笑声,只觉得这个人实在太恶劣了。

  但是她忽略不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,如擂鼓一般,一锤一锤的敲击着。

  两人从洗手间出来后,宋九月懒得搭理这个人,坐在一旁生着闷气,直到墨一来,她才睁眼看了傅殃一眼。

  “解决了么?”

  这次已经是恶劣的伤人事件了,苏青不管怎么扑腾,都得先去牢里蹲着。

  “嗯,已经被警察带走了,这种人,我懒得动手。”

  墨一推推眼镜,神情有些高傲,他这双手可不是用来杀女人的。

  一旁的宋九月总算是听出了重点,苏青坐牢了,眉头蹙了蹙,要不是因为这一出,她恐怕早就把这个女人忘记了,没想到她还能蹦哒出来。

  想到那个礼盒,她马上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包,还好,还在。

  ……

  苏青坐牢,在盛腾已经传开了,单容也知道了这个消息,当听说苏青在大白天拿刀去埋伏宋九月的时候,脸上就已经满是讽刺了。

  真是蠢得跟猪一样,最后不仅搭进了自己,还把老板给弄伤了,听说是为了救宋九月而受伤的,看来宋九月给老板灌了不少迷魂汤啊。

  想到这里,心里更是不甘。

  “哎哟,单宝贝儿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  趴着的男人嚎了一句,背上瞬间被单容拧出了一小块青紫,看来她刚刚是把这人当宋九月了。

  “不好意思,白总。”

  单容娇滴滴的低头说了一声,眼里有些猩红,那一堆和她睡过的男人中,也就白封这个死变态不怕老婆,况且百川集团还和盛腾有合作关系……

  早晚会让宋九月尝尝这种滋味儿的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宋九月勤勤恳恳的照顾着傅殃,他背上的伤总算是结疤了,手臂上也不疼了,所以中午的时候,她直接给他办了出院手续。

  两人回到家,小黑见到傅殃,差点儿没高兴的扑上去,不过还好被宋九月拦住了,犹豫再三,她还是拿出了那条领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