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五十二章 枪是用来对着敌人的
  “干什么?”

  “送你的。”

  听到这三个字,傅殃眼里一亮,想要迫不及待的拿过来拆开,但又怕对方看出自己的急切,眼神在电视屏幕上转了几圈,才佯装不经意的拿起了礼盒。

  很中规中矩的一条领带,几乎是百搭的颜色,傅殃眼里软了软,不知为什么,心里竟然有些滚烫。

  “有点儿丑。”

  淡淡的四个字,瞬间让气氛凝固了一下,刚走进客厅的墨一听到这句话,为他家老板的情商默了一下哀,这样聊天,会把聊死的吧。

  宋九月也没有想到这个人会说的这么直接,嘴角抽了抽,想要把领带扯回来。

  “不过也不是不堪入目,凑合吧。”

  傅殃一边说着,一边将领带宝贝儿似的放在了一边,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是宋九月第一次主动送他东西吧,心神一晃。

  宋九月的脸已经有些黑了,心疼自己那张只剩下一元的银行卡,她这几天怎么过啊,虽然大多数都和傅殃在一起,但是总有花钱的时候吧,现在身上可是一分钱的现金都没有。

  愁眉苦脸了一会儿,突然想到上次单容送傅殃的那个领带夹,不是值十几万么,这么一想,瞬间觉得自己有钱了。

  待会儿就去把它当了。

  这么想着,宋九月的行动很快,找了个借口出门,那东西轻轻松松的当了十万块,因为是新货,虽然有些亏,但是那又怎样,又不是她的钱。

  宋九月差点儿乐疯了,想着以后是不是就跟在傅殃的身边,反正捡捡废品也能年收入过百万,何乐而不为。

  她不以为耻,反而觉得光荣,美滋滋的把钱存进了银行卡里。

  宋九月一巴掌拍在了小黑的屁股上,惹得小黑怒吼了一声,天蓝色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对这个女人的控诉,当初刚来的时候多可爱,多软萌啊,轻轻一吓就哭了,现在完全就是个老油条!

  宋九月嘴角弯了弯,笑眯眯的安抚了一下小黑,正好看到楼梯上走下来的傅殃,眉毛挑了挑。

  “你胳膊上的伤还没有好,这几天就别处理公司的事了吧?”

  “只是随意看看而已。”

  傅殃坐到了宋九月的身边,拿过对方喝过的茶,淡淡的抿了一口。

  “宝贝儿,你想学枪么?”

  云淡风轻的声音,却是瞬间勾起了宋九月心里强烈的兴趣儿,她没有忘了,自己刚到这个人的别墅时,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样子。

  如果要安全的待在傅殃的身边,这些技能是必备的……

  “你就不怕有一天我会把枪口指向你?”

  这句话只是随口问问,没想到傅殃的脸瞬间就严肃了起来,一根手指懒懒的伸向她的唇,缓缓的磨砂着。

  “不会有那么一天的,枪是用来对着敌人的,而我永远不会是你的敌人。”

  这算是承诺么?

  宋九月心思恍惚了一瞬,不再说话。

  “等你的胳膊好了再教我吧。”

  她这么说道,傅殃也点头答应了,宋九月不知道的是,她的内心已经悄无声息的发生了变化,习惯傅殃的各种暧昧动作,也习惯了这样……乖巧的待在她的身边。

  傍晚的时候,她去了街上,因为想买一点儿新鲜的蔬菜,自己做一顿饭,不过在里面挑挑捡捡的时候,她被旁边的两个女人吸引住了目光。

  其中一个怀孕了,看起来月份已经有些大了,一只手抚着肚子,满脸的光辉。

  “再有两个月就生了,这是第二个了吧,现在二胎可不多啊。”

  另一个女人这么笑眯眯的说道,两人的关系看起来很好,应该是闺蜜之类的。

  “这孩子是无意间来的,我和他其实没有想过要二胎,但是既然他来了,我们也欢迎。”

  怀孕的女人看着很幸福,边捡着菜,边对一旁的女人说道,这个时候过来了一个男人,将怀孕的女人搂住,声音有些怪罪。

  “不是说了让你别来弄这些吧,等着就好,想吃什么,我做给你吃。”

  “没事的……我不累……”

 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走远了,宋九月这才发现,自己已经发呆了有几分钟,他们真幸福啊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,想到什么脸上突然一白。

  孩子……

  她怎么忘了这个,和傅殃做了那么多次,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,要是怀孕了怎么办……

  一想到里面可能有傅殃的孩子,她便浑身一震,那种混蛋,她不会给他生孩子的!

  这么一想,匆匆的走出了超市,连菜也不买了,满脑子都是孩子这件事,走到不起眼的小药店,要了一盒早孕试纸,藏在了包里,这种东西,还是很羞耻的。

  回了别墅后,没有管坐沙发上逗着小黑的傅殃,匆匆的上了楼,然后把自己关了起来,打开那东西的时候,就连手都是抖的。

  她的生理期已经推迟三天了……

  十分钟后,宋九月脸色煞白的出了洗手间,怀孕了,她怀了傅殃的孩子,傅殃那种性格,孩子肯定也很霸道吧……

  宋九月有些想哭,她怎么就这么蠢呢,和对方亲热了那么多次,居然到现在才注意到这个问题。

  该怎么办?傅殃他会要这个孩子吗?她要不要悄悄的人去把孩子流了。

  那样肯定很痛吧。

  不过短短的几秒,宋九月脑海里的想法就已经千千万万了,在卧室待了一会儿,平复了激荡的心情,才决定去楼下,总得先试探试探对方再说。

  下了楼下后,傅殃正捏着小黑的耳朵,肆意蹂躏着,而小黑委屈吧啦的不敢反抗一下。

  宋九月坐了过去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斟酌再三,手伸向了小黑。

  “傅殃,小黑是公的还是母的,他有一天会不会给我们生一堆小小黑出来?”

  傅殃挑挑眉,小小黑?可能么。

  “公的,小黑眼光可高了,一般的母豹它看不上。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宋九月总感觉他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有些自豪,嘴角抽了抽。

  “还是不要一堆小小黑了吧,孩子最难养了,还调皮。”

  她特意强调了孩子这两个字,希望傅殃能够有所警觉,但是傅殃此时只顾着和小黑玩,哪里注意她的语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