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把我的孩子怎么了
  尽管知道这些,心里会堵的慌,上车后,她把手放在了肚子上,一想到里面有个生命,指尖就有些僵硬。

  “宋小姐,老板让你早点儿回去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  宋九月看着外面不断倒退的街景,突然有些迷茫,怎么这么巧,会怀上傅殃的孩子,以后她该怎么办……

  “停车,倒回去,我刚刚把药忘在医院了。”

  似乎是下了一个重大决定般,宋九月颤抖着声音说道。

  司机听话的找了个地方,将车又开回了医院。宋九月打开车门下车,眼里闪过一丝坚定,再回来的时候,手里多了一盒药片,只是司机并没有看清那是什么。

  “现在走吧,送我回去。”

  “好的,宋小姐。”

  汽车重新启动,宋九月紧紧的捏着那盒药片,把它捏的变了形,心里短暂的挣扎后,还是放松了下来。

  这个孩子要是生下来,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,一定会很痛苦,还不如果断一点儿。

  回到别墅后,听秋姨说傅殃在书房,她松了一口气,端了一杯白开水去卧室,甚至是有些心虚的进了洗手间,那盒药片的包装上写着,米非司酮,是堕胎药。

  宋九月拿了两颗出来,指尖有些抖,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,不知道是什么感觉。

  “咔擦。”

  卧室门被推开的声音,宋九月紧张的手抖了一下,其中一颗药丸掉地上滚远了,她蹲下来找了找,不知道滚去了哪里,只能重新拿了一颗。

  “宋九月,你在里面吗?”

  傅殃敲了敲门,大中午的,怎么在里面待那么久。

  “马上就好。”

  宋九月佯装镇定的回了一声,最后眼睛一闭,将药丸吞进了肚子里,猛喝了一口水,眼眶有些红。

  拿着杯子出去,正好撞见了拿着文件的傅殃,看来对方是把文件落在卧室了,特意过来拿一下。

  “你怎么了?脸色怎么那么白?”

  傅殃眉头蹙了蹙,将她拉了过来,手放上了她的额头,发现对方没有发烧,心里松了一口气,嘴角勾了勾,想要在对方的脸上偷个香,却被宋九月躲了开。

  他更加的疑惑,这人今天是怎么了,好像比往常都更加抗拒他。

  “我……我今天出去,看到一只被人抛弃的小猫,觉得好可怜。”

  傅殃挑挑眉,知道这个人是又不忍心了,叹了口气。

  “世上可怜的事很多,那都是命。”

  是啊,都是命。

  宋九月将傅殃搂着自己的手拍开,不知道为什么,特别讨厌他说这样的话,人怎么能信命。

  一言不发的开门走了出去,也不管还愣在原地的傅殃。

  傅殃确实是有些愣的,怎么这女人变化这么快,就出门一趟,回来竟然还给他甩脸子,胆子肥了。

  眉头蹙了蹙,低头发现自己的脚边有一颗白色的药丸,眼里的疑惑更深,刚刚宋九月是拿着杯子从洗手间出来的,也就是说她在里面吃药?可是没病吃什么药。

  鬼使神差的,他把药捡了起来,放进兜里,出卧室又去书房里呆了一会儿,总觉得那颗药有些烫口袋了,不弄明白,还真是抓心的慌。

  起身去了楼下,发现宋九月不在,想来应该是去睡觉了,要不先去看一趟盛琅吧,那小子从车祸中好了以后,就没见过了,至于药丸的事,待会儿回来再问宋九月。

  这么一想,他直接拿过外套出了门,上车后,看到司机,心里有了计较。

  “今天她去哪儿了?”

  这个她自然指的是宋九月,司机又怎么会不明白,但是宋小姐告诉过她他,不能说。

  傅殃看司机支支吾吾的,心里瞬间凉了下来,那个女人果然有事情瞒着他。

  “你不说?”

  他的气场没有几个人受得了,司机差点儿被吓cry,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,最后一咬牙,说出了真相。

  “宋小姐好像去医院买药了。”

  “什么药?”

  “不知道……”

  傅殃的眼里深了深,指尖触碰到自己衣服口袋里的东西,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。

  “去医院。”

  他倒要看看,那个女人到底在玩什么鬼。

  “好……好的。”

  司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被强大的气场压的不敢动弹,恢复了一些知觉后,油门一踩,将车开去了医院。

  傅殃的脸一直都是沉着的,一想到宋九月那女人有事儿瞒着他,心里便如同憋了颗炸弹似的,这颗炸弹一直憋到医院,在医生开口后,彻底的爆发了出来。

  “什么是米非司酮?”

  他对这些根本不了解。

  “额,傅少,简单的说就是堕胎药,但是吃这个会有副作用的,如果吃药的是你的朋友,为了安全起见,还是请她到医院来检查一下。”

  傅殃的心里一抖,整个人瞬间炸了,堕胎药?!宋九月怀孕了,她竟然还打算杀了他们的孩子!!那个该死的!!

  男人巨变的脸色把医生吓了一大跳,根本不敢再开口说任何话。

  傅殃这下是真的炸了,整个人都散发着骇人的气息,脚步带风的上了车,阴冷的凉气把司机吓得一抖。

  傅殃没有犹豫,直接把司机提了下来,然后自己坐了上去,将油门踩到底,汽车便横冲直撞的跑了出去,可见开车人的心情。

  一路无视红路灯,车屁股后面一句跟了一圈儿的交警,但是无论他们怎么示意,开车的人都没有理会一下,汽车依旧高速的行驶着,马上就把他们甩在了后面。

  “哧!”

  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刺激着耳膜,他暴怒的情绪依旧没有变好,每一个毛孔,每一个细胞似乎都要炸了似的。

  “老板……”

  墨一正打算开口讲话,就被对方身上的冷气冰冻住。

  “处理一下后面的警察。”

  冷冷的甩下这一句,他便进了屋,看到已经穿了睡衣坐沙发上的宋九月,理智之弦怦然垮塌。

  “宋九月!!你个该死的女人!你把我的孩子怎么样了?!”

  宋九月拿遥控器的手狠狠一抖,被对方凶恶的声音吓了一大跳,起身便打算往楼上跑,反正先躲过这一劫再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