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骚气的老板大人
  夏冰松了一口气,只要傅家的人都反对那两个人在一起,一切都还有转机,僵硬的表情松了松。

  “不晚了,先送你回去吧,宋九月有点儿小心机,你对付不来的,我们慢慢想办法。”

  “好的,夏冰姐,在我心里,二哥的妻子只有你一个,其他的女人想都别想。”

  傅雪雅嘟囔着说道,脑袋看着外面,还在思索该怎样告诉爸妈,宋九月怀孕了的事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夏冰轻轻的说了一声,心里却是有些怅然,你这么想有什么用,她最在乎的,只有傅殃的想法,不过那个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在乎过她。

  ……

  傅雪雅来别墅里闹,并没有影响到宋九月的心情,该吃吃,该喝喝,反正傅殃又给她放了假,结结实实的堕落了两天,才决定去上班。

  傅殃的伤已经开始结疤,看着没有大碍了,不过出于愧疚,宋九月端咖啡更加殷勤了一些。

  只是今天的傅殃,怎么说呢,他踏进顶层的那一刻开始,骚气便溢满了整层楼。

  总裁脖子上的红印好刺眼啊,好羞涩啊,都有画面感了……

  众人脸上红了红,那印子该不会是宋九月咬出来的吧,看不出来啊,平时温温柔柔的一个人,没想到私下里这么会玩。

  大家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把偶尔出办公室的傅殃盯着,确实啊,那脖子上的印子确实是咬出来的,上面还有牙印呢,也就只有宋九月敢在老板大人的脖子上留下印迹了吧。

  一群女员工简直是羡慕嫉妒恨,怎么这人就这么好命,先是嫁了老板的哥哥不说,离婚了都能被老板这样宠着,未免太招恨了一些。

  宋九月懒得管别人的目光,其实从反抗宋家的那一刻开始,她就已经决定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了,人总得为自己而活。

  所以这样骚气的傅殃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,反正要丢脸就一起丢脸好了。

  其实顶层的员工不知道的是,比起他们来,墨一才是最惨的一个,因为办公室已经骚气熏天了,偏偏他家的老板大人还要特意把衣领往下拉,露出精致的锁骨和一团红印,看着真是暧昧的不行,可见昨晚有多激烈了。

  傅殃确实是把衣领往下拉了的,这可是第一次啊,有女人在他的身上留下东西。

  “好看么?”

  他的眼神瞟向了墨一,带着询问,还不等对方回答,便带着笑意说了一句。

  “她咬的,真是只猫,还知道咬人了。”

  虽然嘴上这么责怪着,但是脸上可是高兴的很呐,这副场景,差点儿把墨一的眼睛闪瞎了,但是有什么办法,这是老板,哪怕他指着天上的太阳说是月亮,自己也会附和着,月亮好圆。

  所以他推了推眼镜,说着言不由衷的话。

  “挺耐看。”

  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,他的良心有些剧痛。

  傅殃的眉毛上扬的更厉害,拿着从员工那里顺来的镜子,文件也不批了,就那样看着里面的自己。

  墨一以为这已经够出格的啦,可是中午的时候,这人竟然直接拉了宋小姐去员工食堂,恨不得所有人都看到他脖子上的东西,知道他昨晚干了什么。

  傅殃这样的行为,也直接刷新了宋九月的三观,咬牙被对方拉着,一句话都没说。

  总之,整个食堂里都是满满的骚气。

  这些都是普通员工,平时根本见不到傅殃的影子,这个时候看到对方来了食堂,差点儿拍手惊呼,奔走相告了。

  “姗姗,老板大人来员工食堂了,就在我的不远处坐着,天呐,好帅!我真的要流鼻血了。”

  “小莎,我看到老板大人了,我的妈呀,真人帅惨了。”

  周围的女员工不停地打着电话,争相告知已经去外面吃饭的小伙伴。

  不出十分钟,员工食堂里就已经挤满了人,但是傅殃和宋九月周围的几桌,依旧空着,没有人敢上前来,只能远远的看着。

  一些花痴的女生已经拿出手机,开始疯狂拍照了,一直只知道老板是钻石王老五,没想到就连这张脸,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帅,不管怎么拍,都够舔屏大半年了。

  前不久大家都听说了老板和宋九月的传闻,这个时候大家是彻底的相信了。

  老板多温柔啊,眼里宠溺,还给宋九月夹菜……

  宋九月的手将筷子捏的紧紧的,搞不懂这个人今天的动机是什么,只能僵硬的握着,看到对方脖子上的红印,脸上热了一下,昨晚他们真的太疯狂了……

  吃完饭后,傅殃拉着宋九月骚气的转了一圈儿,直到确定所有人都看到自己脖子上的东西了,才满意的带着她回顶层。

  大家都有些风中凌乱,愣了几分钟后,才开始低头捡自己掉落的眼珠子……

  “傅殃,你的脸皮是什么做的,刀枪不入,还真是厉害,防弹衣就是你脸皮做的吧,傅氏出品,必属精品。”

  宋九月甩开对方的手,冷冷的讽刺道,回了座位后,脸上还是沉着的,今天被人当猴子看了一中午,不郁闷那是假的。

  傅殃挑挑眉,这个人讽刺人的水平见长了啊,嘴角勾了勾,脚步轻松的进了办公室。

  然后抬手,一个内线打给了宋九月,语气有些暧昧,不再是咖啡两个字,他的嘴里吐出的是——进来暖床。

  宋九月嘴角狠狠的抽了抽,这人是到了发情期了吧,刚想将电话摔下去,就听到傅殃吊儿郎当的声音。

  “宋九月,你是我的秘书,秘书的另一个身份就是地下情人,有事你去做,没事我做你,端端咖啡暖暖床,是不是挺好?”

  宋九月牙齿咬了咬,呵呵,好,好你妹……

  挂了电话后,懒得再搭理里面的人,但是不一会儿,电梯里就出来了一群装修的工人,将傅殃办公室对着她的一小块墙拆了,然后装了黑乎乎看着很高大上的东西。

  宋九月并不知道那是什么,不过一两个小时后,她就知道了。

  “宋九月,上班不许玩手机!”

  “宋九月,你又多看了那个男人一眼,明天我就把他开了。”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