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傅殃,你快来吧
  司机注意到这边的不对劲儿,想要冲过来,却被不知道从哪里跑上来的人,一把摁在了地上,动弹不得,接着头上便一疼,晕了过去。

  白封满脸急切的看着宋九月这张近在咫尺的小脸,恨不得现在就能将人抱去别墅,然后在床上好好的折腾一番。

  不远处的民工都忙着手里的活,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里,不过就算注意到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行动,这种有钱人的事,他们还是少掺和为好。

  白封将宋九月弄到了车上,肥胖的身体这个时候倒是麻利了不少,单容也在车上,看到昏迷不醒的宋九月,嘴角勾了勾,这女人也有今天。

  “白总,这药好用吧,你要是成功了,可得好好感谢人家,不过我可说好了,不能跟任何人说这药是我给的。”

  单容心里虽然担忧傅殃的报复,但是一想到能让宋九月受尽屈辱,心里就无比畅快。

  白封让司机的车速加快一些,整个人都有些火热,将宋九月搂在怀里,,笑得浑身的肉都在颤抖。

  “单容宝贝儿,今晚你歇着,我有新玩具了。”

  单容眼里闪过一丝厌恶,不过一想到宋九月要经历那些恶心的事,心里无比畅快。

  “白总,你可悠着点儿,行,人家今晚就不来找你了。”

  说着,她便让司机停了车,自己则走了下去,看到汽车重新启动,渐渐的没了影子,嘴角勾了勾,宋九月,今晚有你哭的。

  ……

  宋九月迷迷糊糊的,感觉身体一直在晃动,有不属于傅殃的气息一直萦绕着她,尽管意识清醒,她却是浑身没有力气,白封,那头死肥猪竟然算计她,该死的。

  白封不知道宋九月已经快有意识了,看到别墅已经到了,高兴的不行,直接把人往怀里一搂,想要帅气的来个公主抱,但是肥胖亏空的身体根本不允许他做这个动作。

  “咔!”

  腰闪了……

  他嚎了一嗓子,差点儿把宋九月扔下去,幸好司机过来接住了人。

  “把她放去我的床上。”

  白封揉着腰,想着大概是今天和单容玩的太过火了,现在有些体力不支,额头上已经流了不少虚汗,他进客厅喘着粗气,想到床上有个小美人还等着,流失的力气又渐渐的回到了身体里。

  宋九月已经醒过来了,因为吸入的药物的原因,现在浑身还发软着,看到周围的装饰,不用想,一定是到了白封那个恶心男的住处了。

  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头,在巨大的痛楚面前,身体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力气,起身看了看房间里,也就一些家具,没有电脑,也没有手机,根本不能与外界联系。

  走了几步脑袋便有些晕了,正想打开房间,就听到外面由远及近的脚步声,心里抖了抖,如果这别墅里只有白封一个人,她是不用怕的,毕竟那人的身子,早已经是一副空壳子,她要是奋力挣扎,对方拿她没有办法,除非用药。

  眼疾手快的将门反锁,又推来了沙发,家具,将入口堵的死死的,听到白封的怪叫,没有理,转身去了阳台,不高,连傅殃那里的阳台她都跳过,这点儿怕什么。

  故意将自己的裙子撕了一截布料下来,放在衣柜里夹着,露出小小的一角在外面,要是不知道的,肯定以为她藏在那里。

  一切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,做完后,她就跳了下去,还好,没有受伤。

  宋九月心里没有丝毫的害怕,以前遇到这些事,也许她会惊慌,但是现在,更多的是冷静,冷静的自保。

  这个地方是别墅区,周围都是别墅,每一栋都有独立的院子,比起傅殃那个地方,可是差远了。

  白封气的要死,谁知道那个女人竟然已经醒过来了,门打不开,他只能让人来砸了,四五个人推,总算是推开了一条缝,他肥胖的身体从那条缝里蠕动了进去。

  当看到露出衣柜的那截布料时,眼里闪过一丝猥琐,脸上也开始下流了起来。

  “宝贝儿,你藏也不藏个隐蔽的地方,我可是发现你了,来吧。”

  说着,便兴冲冲的跑了过去,只是打开门后,大失所望,宋九月根本不在里面,又在房间的其他地方翻了一遍后,脸上有些暴怒,那女人竟然离开了,肯定是跳阳台了,呵,也不怕摔死。

  “去找去找!!谁找到今晚我们就一起玩!!”

  他这么吼了一声,一群男人便开始去别墅周围找了起来,别墅的外面有几个保镖,白封这样的人,定然是十足怕死的,所以他的别墅周围,雇佣了十几个保镖。

  宋九月并没有出去自投罗网,反而是爬去了房顶,看到下面不停跑来跑去找她的人,眼里噙着笑意,像只壁虎一样趴在顶层,没有动,这个地方是视角盲区,就不信这群傻逼能找到她。

  只要时间拖的够久,傅殃一定会来救她的,到时候再弄死白封那个恶心男。

  宋九月这么想到,其实并不轻松,顶层被阳光暴晒过,发烫的要命,尽管现在太阳已经收敛了一些,但依旧如在滚水里游泳似的。

  哎,傅殃,你快来吧,你的小可爱要被烫熟了……

  宋九月有些泄气的想到,本以为只要不和白封去吃饭,就不会有什么事,没想到对方会来这招,阴险。

  ……

  傅殃抬头看了看时间,宋九月已经去了两个小时了,按她的性格,不会和白封吃饭,电话也不来一个,难道是出事了?

  这么一想,他的气息都变了,起身扯了扯领带,下楼上车,一气呵成,整个人都有些暴怒。

  “带人!跟我走!”

  一票黑衣人如打了鸡血一般,哗啦啦的跟在他车的后面,纷纷从座位下拿出了枪支,“啪嗒啪嗒”的组装着,几秒的时间,每个人手里都拿了一把。

  其中一个小弟蹙蹙眉,犹豫的问了一下。

  “老大,要炸药么?手榴弹呢?这玩意儿我有。”

  被叫做老大的男人嘴角抽了抽,炸药,手榴弹,你当是枪战呢。